“什麽是幸福呢?”

牛魔王問了一個非常深刻的問題。黑山老妖也看向此時此刻被陽光照耀賦予神聖光輝的小白。

“其實幸福很簡單。”小白白白胖胖的小臉上挂著快樂的笑容:“就像貓吃魚,狗吃肉,奧特曼打小怪獸那樣順其自然。”

“怪不得每一個成功的奧特曼背后,都有一個默默挨打的小怪獸。”牛魔王一副深入思考的樣子。“可是小怪獸那得多痛苦啊?”

“唉,誰讓它演的是反派呢!”小白感歎一句:“下輩子別再投胎做怪獸了,做一株花花草草也比它幸福。”

“你們在聊什麽呢?”

豬八戒嘴里叼著一根狗尾巴草向黑山老妖這邊走了過來。

“我們在探討幸福的真谛。”黑山老妖一臉高深莫測的說道。

“你們探討......幸福的真谛?”

豬八戒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叼在嘴里的狗尾巴草都掉在了地上,黑山老妖那張黑臉頓時就變得更加黑了。

“很好笑嗎?”黑山老妖幽怨的看著豬八戒。

“對不起,對不起。”豬八戒強忍住笑意,努力使自己看起來很嚴肅,可是眼角的卻仍然在忍不住歡跳著,模樣看起來十分滑稽。

“拜托,你們是妖怪好不好,不是多情善感的文人騷客,也不是有事沒事看著一朵花就能度過一整天的大哲學家。”

豬八戒掃了在場的妖怪們一眼,恨鐵不成鋼道:“你們邪惡,霸道,狠毒,你們是深夜里的王者,是這個世界上最猖獗的惡魔,可是現在你們看看,看看自己都墮落成什麽模樣了?”

“思考人生?探討幸福?這是你們應該做的嗎?你們以爲讓自己活得像人就是人了嗎?”豬八戒越說聲音越大,到了最后近乎是吼出來。


“不!你們永遠都不會是,在滿天諸佛,在世人的眼里你們永遠都是最卑微,最惡心的種族。”

“說夠了嗎?”

牛魔王聲音冷冷的看著在發狂了似得豬八戒,那份神情,姿態讓站在一旁的黑山老妖不由詫異的看向它。

此時此刻的牛魔王好陌生!

“怎麽?被我說中了,要翻臉?”

豬八戒冷笑著看著一臉寒意的牛魔王譏諷道:“知道爲什麽老天都把黑暗給了魔鬼,因爲它們除了狠毒,邪惡,冷血,最重要的一點是別的種族所缺乏的。”

“那就是勇敢,敢于生活在暗無天日的黑暗之中。”

“而現在,你們變的多愁深感,憂郁寡歡,芝麻綠豆大的小事都會影響你們的心情,要死要活的,是你們自己抛棄了自己最寶貝的東西。頑強的活下去勇敢面對一些艱難的勇氣。”

“是你們抛棄了幸福,還有臉去找它?”

豬八戒憤怒的抛下一句話轉身離去。

“爲什麽老天都把黑暗給了魔鬼,因爲他們勇敢,都不怕黑.....”

“是你們自己抛棄了自己最寶貝的東西,頑強的活下去勇敢面對一些艱難的勇氣。”

“是你們抛棄了幸福,還有臉去找它?”

牛魔王,黑山老妖,小白,全部都全身僵硬的立在那里,表情驚愕,憤怒,還有絲絲的反思。那三句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它們的胸口,壓得它們喘不過氣來,只能僵硬的立在那里。

........................................................

“哎呀媽呀,緊張死我了。”

離開之后的豬八戒大口大口喘著氣。回想起牛魔王,黑山老妖小白它們的表情豬八戒心里不由有些得意,自己那超越奧斯卡影帝的演技果然是上能欺神仙,下能騙妖怪,中間還能泡妹子啊,溫柔摸了摸自己可愛的娃娃臉,自信一路飙升。

“哎,壞了,阿奴還在山下等我呢。”豬八戒頓時一驚,想起了重要的事,現在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眼下要趕緊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不然被那幾個被激怒的妖怪抓到了還不知道會遭受什麽罪呢。想到此處,豬八戒急忙往山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