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27歲,家是農村的,家里條件不是太好。我高中畢業後就出來 打工了,從公司的前台慢慢做到銷售部的主管,其中的艱辛可以想見。曾經為了簽下一個大單,我喝酒喝到胃出血。也曾經為了挽留一個大客戶,我默默忍受他的各種騷擾。

印象最深的是那次,我們公司和另一家公司爭一個大客戶,老板下了死命令,拿不下這個客戶,銷售部全體走人。

我托了好多層關系才把那個大客戶請出來,對方是個快六十歲的老頭,禿頂,大肚,臉上肥肉橫生,一雙小眼睛色迷迷的,見面他就拉住 我的手不鬆。我跟他說簽單的事,他說,不急,隻要你把哥陪高興了,往後所有的單子都給你。

我隻好硬著頭皮全程陪同,吃飯,唱歌,喝酒,最後,他硬拉著我去酒店開房……

那次之後我就有了心理障礙,看到那些禿頂挺著啤酒肚的老男人就反胃,嘔吐。

不管在外面怎麼辛苦,我從不敢回家和父母說,怕他們擔心。我把賺的錢幾乎全都拿回了家,眼看著家里的狀況有了改善,新房蓋起來了,弟弟上了大學,父母臉上也有了紅潤的笑意。

看到這些,我就覺得自己的付出是有意義的。

我以為往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卻沒想到,天有不測風雲這句話,又在我身上得到了驗證。

我弟弟竟然查出得了尿毒症。

他還不到20歲,人生才剛剛開始,老天怎麼這樣殘忍?

父母一夜間就白了頭發,弟弟躺在病床上,一雙淚眼可憐巴巴地求我:“姐,你一定要救我!”

我當然要救他,他是我唯一的弟弟啊。

可是救他,得要錢。醫生說,得換腎。首先要有匹配的腎源,然後還有相關的醫療費用,數額巨大。

我急得四處求救,但親戚,朋友,同事都借遍了,也不過是杯水車薪。

後來同事李姐說,她有個親戚,是做大生意的,喪偶,現在想找個合適的女人結婚。如果你和他成了,幾十萬醫藥費不在話下。隻是,他年齡有點大。比你大了30歲。

我直接就拒絕了。他年齡比我爸還大呢。

可是沒幾天,醫院打來電話,說找到了匹配的腎源,可以給弟弟換腎了。先準備30萬。要盡快,找到匹配的腎源不容易。

我懵了,無奈中我又找了李姐,答應和那人見見。

他叫祁建,也是禿頂,大肚,矮胖身材。一看到他,我就條件反射,一陣嘔吐。他關切地問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然後直接就給了我一張卡說:“知道你是遇到了難處,這卡里有50萬,你先用著,不夠了再說。”

我也顧不上許多,拿了卡就直奔醫院。

弟弟康複出院時,我嫁給了祁建。

新婚夜,他脫去外衣,我看到他肚子上層層疊疊的肥肉,又忍不住嘔吐起來。我真是沒辦法和他在一張床上睡。他也沒有勉強我,自己抱著被子去了另一個房間。

一連好多天都這樣。後來,祁建問我,是不是有什麼病?

祁建是個好人,也是我們家的救命恩人,我不能騙他。

我把緣由告訴了他。

我以為他會生氣,或者嫌棄我。沒想到他卻憐惜地擦去我的眼淚,愛憐地說:“你受了太多的苦,以後我來疼你吧。”

他帶我去谘詢心理醫生,像父親一樣安慰我,寵愛我,給我足夠的安全感。而且,他從來沒有強迫我和他上床。結婚快一年了他一直都和我分床睡。

我漸漸對他有了信任和依賴。直到有一次,他去外地出差。

他走了三天,我就像過了三年,每天度日如年。

他回來那天,一聽到樓道里響起他重重的腳步聲,我就迫不及待地打開門迎了出去。

那一晚,我們終於圓滿了。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