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tj.sina.com.cn/www.nsshu.com 示意圖 非本人


       


       


       

注:華益慰著名醫學專家、北京軍區總醫院主任醫師、中華醫學會外科學會常務委員,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專長為普通外科:胃腸道、乳腺、甲狀腺疾病的外科診斷治療。從醫56年,始終如一地像白求恩那樣對事業極端負責,對人民極端熱忱,對技術精益求精,把全部愛心奉獻給人民,把畢生精力傾注在軍隊醫學事業。


       


       


       

2005年7月,華益慰的飯量突然減少,消化也不大好,就去進行檢查。經開腹探查後,發現已是胃癌晚期,華益慰隻好接受常規處理,做了全胃切除。


       

全胃切除手術,就是把胃全部拿掉,將小腸直接與食道連接起來,由於沒有賁門了,堿性的腸液和膽汁就直往上返,病人會出現返流、燒心等症狀。


       

術後,華益慰返流特別嚴重,食道總是燒得疼,嗓子經常被嗆得發炎,連耳咽管也被刺激得很疼。人隻能是半臥著,根本不能平躺。

       

全胃切除的痛苦還沒有結束,下一個痛苦接踵而來,為了控製癌細胞的擴散,華益慰接受了腹腔熱化療。


對腹腔熱化療的痛苦,華益慰生前說“都不敢想像我是如何支持下來的”:90分鍾躺在那里不能動,腹腔加溫到41攝氏度,人不停地出汗,大汗淋漓,以至於熱療結束後他得連續換兩套衣服。


每次治療後,腹部陣陣絞痛,疼得他在病床上翻來覆去,需要用藥來止疼。華益慰一周化療兩次,一個月內共做8次。期間,人根本沒有喘息的機會,剛緩和一點,馬上就進行下一次。


“他原來身體的基礎很好,第一次手術後體重還維持不錯。如果不做化療,慢慢恢複飲食,也許能恢複得好一些。是化療把他徹底搞垮了。”老伴張燕容說。
化療期間,華益慰嘔吐得曆害,無法進食,隻能靠鼻飼營養液。他和家人都認為這是化療的反應,扛過去就可以恢複進食了。誰都沒想到、更大的痛苦更悄然走近華益慰。


通常情況下,化療結束後,副反應也會慢慢減輕,病人可以恢複進食。但是,化療結束兩三周後,華益慰仍舊惡心、嘔吐,不能進食。胃腸造影發現,已發生了回腸末段腸梗阻!


隨著腸梗阻日漸加重,後來連一點大便都沒有了。腹脹,嘔吐嚴重,不僅沒能恢複飲食,連鼻飼營養液都進不去了。在疾病折磨下,華益慰更加衰弱,出現了心功能不全,全身水腫、肝、腎功能均不正常。


在這種情況下,隻好進行以解除腸梗阻為目的的第二次手術。然而手術後,腸吻合口漏了,腸液,糞便、血液流入腹腔,造成嚴重感染,腸道已不可能恢複了。這時即便沒有癌症,人都很難活下去。


第二次手術失敗後,華益慰的身體徹底衰竭。醫院為他安排了特護組,華益慰由ICU病房轉回到肝膽外科。


“我還沒有護理過這樣的病人。”ICU病房特護組護士閆寒說。


當時,華益慰渾身上下插滿了管子:有靜脈輸液的管子——由於他不能吃任何食物,因而全靠各種營養液支持著;氣管切開導管,用以幫助呼吸;從鼻子進入的是腸胃減壓管,管子很細,要隨時看著防止被堵塞;腹腔有兩條管子,用於引流腹腔內的血液、糞便以及腸道其他分泌物,每根管子都由兩根管子套在一起,要防止發生錯位使管內液體外流時引起感染;還有導尿管……此外,由於手術後肛門有分泌物,因而尿墊需兩小時換一次。


       

而護理中最為關鍵的還是隨時吸痰。


由於此時華益慰已無力咳嗽,需要外力幫助將氣管中痰液及時吸出,幾分鍾就要吸一次,否則一旦被痰液窒息立刻就有生命危險。今年2月底氣管被切開後,吸痰的工作就更重了,有時睡覺時痰液也會不停地往外湧,需要不停地用紙巾擦試。
生命的最後幾天,華益慰曾不止一次地對給他輸液、輸血漿的醫生說:“別輸了,別再浪費了。”也不止一次地對老伴張燕容說:“我不想再撐下去了,我受不了了!”


8月12日下午6點,華益慰與世長辭。


從前給別的胃癌病人治療時,華益慰也采用全胃切除手術,但是自從他自己接受了全胃切除手術,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之時,開始了對胃癌治療的方法進行深刻反思。


當時,病房里住著一位胃病患者,華益慰對他的病情十分關注,有一天特意找到於聰慧說:“聰慧,對這個病人的治療要好好斟酌一下,全胃切除帶來的不光是吃飯的問題,還有術後返流的問題……做全胃切除,病人遭受的痛苦太大,以後做胃切除時,能不全切就不要全切。”


於聰慧清楚地記得,華益慰特意用兩手比劃著說:“哪怕留一點點胃,就比全切強,病人就沒有那麼痛苦。”


通常,醫生首要考慮的是將腫瘤切除干淨。比如,腫瘤有3厘米,手術時常要將腫瘤以外3—5厘米的組織全部切掉,這樣才不易複發。醫生隻關心手術做得是否成功,有無並發症,並不知道病人的感受。而病人通常不懂醫學,甚至認為反應是正常的,就應該這樣。


而華益慰由一名醫生轉化為病人,使他從病人的角度對這一醫學問題有了全新的理解:作為一名醫生,在生活質量和疾病之間進行取舍時,主要看哪一方給病人的益處更大。如果胃全切除後活一年半,但病人要在痛苦中度過;胃不全切除能活一年,但病人可以活得快樂和充實,那麼這時他寧可選擇後者。


於聰慧說:“那時,華主任常常語氣沉重地對我說:“我們當醫生的,不能單純治病,而是要治療患了病的病人啊!”


“後來,我們接受了華主任的建議,在為以後的胃癌病人治療時,改進了手術的方法:能不全切的盡量不全切;必須全切除的,也改進了術式,想辦法將膽汁和腸液引流掉,使其減少向上返流,並想辦法用腸子成形後代胃,使食物仍可以像在胃中一樣停留一下,這樣病人就舒服多了。”


華大夫是新中國第一批8年製醫學畢業生。


周圍人對他的回憶:天亮為病人查體前,他總是先搓熱雙手,焐熱聽診器,盡可能地少暴露病人的身體;手術前,他總是在電梯口等候病人,讓患者在麻醉前看到醫生。


退休後每年還要做100多台手術的老醫生,最後一台手術是為63歲的楊華老人做的甲狀腺腫物切除手術。


手術當天,他本來已經約好做胃鏡檢查,可為了不影響病人的情緒,他平靜地走進了手術室。


手術後第二天,華益慰就住進了病房。8天後,他全胃切除。


醫生如何面對死亡?醫生面對死亡時,他們也是病人,但出於職業習慣,他們可能仍然在思考關於疾病的問題。


他的臨終感悟,也讓我們更加認識到醫學有限的事實。如果能治愈,那就努力去治愈我的小患者;如果治愈不了,那就盡力緩解病情、減輕他們的痛苦;如果什麼都不能做,那也要讓他們感覺到,我們已經懷著對生命的尊重盡力幫助他們了!比如華大夫,他讓人肅然起敬。


如果他們能懂得養生的重要性——營養,那麼他們會更好的維護自已的健康造福更多人健康。那麼我們談談營養怎樣調理疾病的:


一、 營養是生命的源泉


那讓我們來看這樣一個事實:如果一個健康的人7—10天不吃任何食物,你說會發生什麼事情?不容置疑,這個人肯定會死掉。人用來維持生命的主要東西除了空氣和水以外就是食物,也就是食物里面的營養給予了人的生命。營養是生命的源泉,從人的胚胎形成的一瞬間到人的生命結束,營養無時無刻不滋養著人的生命,這就是“營養與生命”的關系。


二、 藥物控製疾病


看看我們身邊那些身患疾病的人:高血壓、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痛風、乙肝、脂肪肝、甲亢、關節炎、胃炎、嚴重失眠、癌症等,面對這一大堆常見慢性病,通過藥物可以將疾病治愈?其實藥物頂多就是將慢性病症控製在一定範圍內,能做到這一點已經算不錯了。


三、 營養修複細胞


而真正能讓自己康複的絕對不是藥物,因為藥物的成分不是細胞修複所需要的成分。而一旦給足時間,給足營養物質,如蛋白質、維生素、礦物質、脂肪等這些人體構成所需要的材料,人體就會啟動自我修複的過程。因為所有人身上的細胞在經過六個月左右的時間,大部分細胞組織都會被更新90%,產生新的組織。
胃細胞7天更新一次; 皮膚細胞28天左右更新一次; 肝髒細胞在180天更換一次;紅血球細胞120天更新一次……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身體98%的細胞都會被重新更新一遍。隻要營養充足,受損的器官通過細胞的不斷“新陳代謝”和“自我修複”,經過一段時間,受損的組織和器官就會被“軟性置換”,產生出“新”的組織與器官。很多很多的疾病,都有機會徹底康複。


       


就這麼簡單?你也許不信,但千真萬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