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麗二十六歲了,長得不漂亮,身材也不苗條,可性格溫柔,為人善良,有聰明上進。李強喜歡這樣的女孩,追了她三年。李強的真誠打動了周麗,周麗答應嫁給他,但她有個要求,要在他們的臥室里掛一把殺豬刀。

李強對周麗的這個想法表示不能理解,可還是尊重周麗的想法,答應了她。

結婚那天,親朋好友都不解,問洞房裡掛把殺豬殺豬刀幹什麼?李強解釋,是為了辟邪。周麗半開玩笑的說:殺豬刀是不是辟邪我不清楚,但殺豬刀可以一刀切下對她不忠男人的小雞雞。

一聽此話,李強嚇出一身冷汗,但細想周麗的做法可以理解。李強這麼一位帥哥,又是大學生,工作也不錯,難免會有女人喜歡他;她周麗是一般的打工妹,除了心腸好,可沒別的特長,叫周麗怎麼不擔心?

還別說,這把殺豬刀還很起作用,周麗經常叫李強看看它,所以,他從來不敢在外面亂來。

李強對得起周麗,做妻子的周麗,對李強也特別好,為李強生了個漂亮的女兒,還把雙腿癱瘓的婆婆接到城裡來生活,為婆婆端屎倒尿。因為要照顧婆婆,又要帶女兒,周麗辭了工在家做家務。但她沒閒著,有時間就推著木板車賣點水果,貼補家裡。


       

這天,周麗賣水果回來,一個抱著孩子的女人與婆婆在說著什麼。走近一看,這不是李強的寡婦老闆嗎?

周麗對寡婦老闆有好感,李強在她那裡工作,她對他不錯,後來還提升李強為部門經理。只是李強沒那福分,當經理不久,被不明身份的人把腦袋打壞了,傻了半年。這寡婦老闆心腸不錯,看李強傻了,給了李強一些經濟補償。這事都過去一年了,寡婦老闆突然來幹什麼?

周麗熱情地向寡婦老闆打招呼。寡婦老闆也是笑容可掬,並叫周麗看她兒子。周麗看孩子長得可愛,不停地夸小傢伙。夸著夸著,覺得不對,這孩子好像在哪裡見過?

寡婦老闆看出周麗的疑惑,就給她指出來:「不要想了,孩子的大眼睛、高鼻子、國字臉,與李強小時候的樣子很像吧?我告訴你,他就是李強的孩子,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與你商量怎麼辦?只要你願意與李強離了,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周麗一時愣了,不知道說什麼好。她看著寡婦老闆,真想搧她幾耳光。但一想她抱著孩子,就不忍心下手。再說,也不能單獨怪她,李強也有責任。

想到李強的責任,周麗就想起臥室里的那把殺豬刀,她什麼也不說,從臥室里拿出殺豬刀。

寡婦老闆看到周麗拿著殺豬刀,嚇得抱著兒子跑,邊跑邊說:「你要幹什麼?你不要亂來。」

寡婦老闆知道帶著孩子來找周麗不太好,但也沒想到周麗這麼凶。寡婦老闆這樣做,也是情有可原,她真的喜歡李強,一年前提升他為部門經理,勸他與周麗離了,與她組成一個家。可是李強寧願不要這個經理的位子,也不願意與周麗離。寡婦沒辦法,用了逼上梁山一招,一天晚上叫他加班,然後在他的茶水裡下了迷藥,把他睡了,還錄了像,逼他就範,可他還是猶豫。就在他猶豫的時候,出事了,他被不明身份的人打了,腦袋給打壞了,傻了,真是與他沒緣。可是,一個月後她發現,她竟然懷上了。寡婦當然高興,她決定生下這個孩子。幾個月後,肚子快要露面時,她跑到香港老家躲起來,把兒子生下了。生了兒子又回到公司,聽說李強又好了,她又找李強,要求他與周麗離了。可李強還是沒同意,寡婦老闆知道一定是周麗的原因,所以就直接找周麗。

寡婦老闆護著孩子,跑了好遠,才聽到後面的聲音:「我不是沖你,我是等李強回來。」

寡婦回到自己的車上,趕快給李強打電話,把這裡的情況告訴李強。

李強一聽傻了,寡婦老闆真的去找周麗了,他該怎麼辦?

李強吸了好幾根煙,才想到有一個人可以幫他,這個人就是猛子。

猛子是李強的好朋友,他也在寡婦老闆公司里打工。李強找到他,將寡婦老闆抱兒子到他家裡的事說了,想讓猛子勸周麗。猛子責怪李強:「你也是,周麗對你多好啊,你還干出這種事,也難怪別人要用殺豬刀砍你。」

李強是來找猛子想辦法的,不是聽他的責怪,李強問猛子:「你知道我讓你將我腦袋打一棒的真正目的嗎?」猛子說:「我們不是為了敲詐老闆一把嗎?」「敲詐?你也不細想一下,我當經理了,還會用腦袋受傷來敲詐?」李強這一提醒,猛子覺得也是,便問他是為什麼?這時李強把寡婦提升他為經理,把他睡了錄了像的事告訴猛子,他沒辦法,讓猛子打一棒,裝傻,讓寡婦可憐他,不再逼他。李強是愛周麗的,捨不得讓周麗知道他們這一檔子事,所以對自己狠了一點。

聽李強這樣一說,猛子覺得李強真的對周麗不錯,願意為李強說情。

可是,氣頭上的周麗哪裡聽勸,猛子還沒說幾句,周麗到臥室拿出那把掛在牆上的殺豬刀,告訴猛子,叫李強到寡婦老闆那裡去過,別踏進這個家一步,他要是敢回來,就用這把殺豬刀對付他。

周麗雖然心好,可她的脾氣很倔,是個說一不二的女人,憑她的性格,說要砍李強,說不定她真會砍了他的!

猛子還想勸幾句,周麗就捂住耳朵說不聽不聽,叫猛子不要勸,再勸連猛子一起砍,把猛子嚇跑了。

這個晚上,李強沒敢回家睡覺,猛子建議他在外面躲幾天,說不定過幾天,周麗消消氣就沒事了。


       

按猛子說的辦法,李強在外面躲了幾天後,才悄悄回家探一下虛實。李強到了家門口,還是不敢進,只好偷偷看屋裡的動靜再作打算。透過窗戶,看到屋裡桌上那把殺豬刀,李強不禁心驚肉跳。那就是掛在臥室里的殺豬刀,現在放在桌子上,不是等著他回去砍他的?李強哪裡敢回家?

李強又在外面躲了幾天,後來覺得這樣也不是辦法,不可能總這樣躲下去,再說,那事真的不是他的錯,他李強是真的對她周麗好,為什麼還要這樣躲著她?不如發信息,把事情向她說清楚,再殺再砍,就由她!

李強把事情經過編成幾則信息發給了周麗,最後一則說:「你砍殘了我,還要養我;你砍死了我,至少也得坐一輩子的牢,這些對我來說都無所謂;但你想過沒有,女兒誰管?我給你一天的思考時間,我明天回去,要殺要砍,全由你!」

第二天,李強抬頭挺胸向家裡走去。周麗拿著殺豬刀在等他。李強愣了一會,心裡有點發虛,但還是沒改變初衷,走進去了。

看到李強進來了,周麗咬緊牙關舉起殺豬刀就沖向李強。李強沒跑,只是眼睜睜地看著周麗舉起殺豬刀向他砍來。李強腿一軟,被周麗砍倒在地上……

周麗在李強身上砍了數十殺豬刀,出了一口惡氣,感到滿足了,才停下來。然後對輪椅上的婆婆說:「媽,我出了惡氣,舒服了,我賣水果去了。」然後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再對5歲的女兒說:「媽出去了,在家聽話。」大步流星地走出去了。


       


周麗一走,女兒走到李強面前,用小手拍著李強的臉,叫道:「爸,你醒醒。」女兒拍了好幾下,才把李強拍清醒。李強被周麗砍蒙了,以為自己被砍死了。被女兒叫醒後,他摸摸身上,雖然有些疼痛,也有些傷痕,但並沒被砍得血肉模糊,李強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問母親。母親告訴李強,那把殺豬刀叫「色字殺豬刀」,是把橡皮殺豬刀,周麗在網站上買的,跟真的一模一樣。這家網站專門出售「色字殺豬刀」,即是裝飾品,也是用來警告想出軌的男人的。只是周麗沒告訴他這個秘密,他自己也沒動過它,不知道它是把橡皮殺豬刀。

李強過了一次鬼門關,像丟了魂似的,母親就安慰他:「你也別怪周麗這麼恨你,不管是不是你的錯,她心裡也難受,就讓她出出氣吧。以後記住,千萬別做讓周麗傷心的事,周麗是個好女人。」


此時的李強,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一個勁地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