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從小就在一起,在我的記憶里,從我懂事以來,都是他一直陪伴著我。後來,因為種種原因,父母帶著我搬家了。那時候,我們就分開了,唯一的聯繫方式就是書信。

我19歲高考完那年,我父母出了車禍,不幸去世,肇事司機一直沒找到。剩下我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後來我給他寫信,把自己的悲傷全部寫給他,那段時間我有了退學的念頭。

那時候的他已經在外面打工了兩年,因為上學時候淘氣,不愛聽老師講課,加上學習成績不突出,就這樣,輟了學。


       

當他得知我父母去世之後,不遠萬里的來到了我的身邊。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我說我也想出去闖蕩,沒了家,也就沒了生活來源。可是他一直勸我不要放棄學業,他說從小我就很聰明,學習一直很好。這剛剛考上大學,就選擇不念書,很可惜。

後來他說,讓我放心的念書,四年的大學費用他替我出。對於他的建議,我提出了委婉拒絕。因為我不想自己欠別人的。可是他說沒事,他說,只要我好好念書,將來畢業後讓我嫁給他就好。從小我就喜歡他,喜歡跟他在一起。不論我們去哪兒玩,他都帶著我,如果遇到什麼危險,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把我拉到他的身後。


       

我們書信來往的那幾年,他也告訴了對我的心思。我們彼此喜歡著對方。可是由於家庭相差懸殊,我們一直未能在一起。而今,我成了孤兒,無依無靠,他依然選擇保護我,照顧我,還要供我上大學。

四年的大學我很努力,也很節儉。沒有課的時候我都會去學校的超市幫忙賣東西,每個月也能賺到一些零花錢。但是他依然每個月給我好多生活費。我把他給我的那些錢都偷偷的藏了起來,我想著,畢業之後我把錢拿出來,我們在一起住。將來一起努力打拚,在城市裡買一套屬於自己的小房子。


       

那時候,我每天最開心的就是收到他的簡訊和接到他的電話。他會把自己每天遇到的新鮮事都告訴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怎麼也離不開他。可是當我畢業之後,就失去了他的消息。當我打電話的時候,手機號已經成為空號,跑去他打工的地方找他,別人說他一年前就已經不在那裡上班了。我跑遍了整個城市找他的下落。

一次次滿懷希望,一次次的絕望。在我工作後的第二年,我突然收到了他郵寄給我的包裹,地址是他們老家。包裹里是他們家鄉的土特產。畢業之後,我一直沒有離開這個城市,我害怕他哪天回來後找不到我。每天下班,我都會在大學門口路過,在門崗上問有沒有我的信或者包裹。而這一次,我沒失望,他真的郵寄來了包裹。

之前我去過他的家鄉找他,別人說他父親去世之後,母親就改嫁了。因為嫁給的男人自己有孩子,所以他就成了拖累。為了不妨礙母親繼續生活,他選擇了15歲就出去打工掙錢。之前告訴我的那些因為學習不好而輟學,都是善意的謊言。


       

那時候,他得知我父母去世時,他已經工作了好幾年。他家鄉的人都說他已經出去好幾年沒回過家了。也是因為那次,我徹徹底底的絕望了。一個大活人平白無故的就消失了。但是我內心仍然期待他能回來找我。因為他說過,要我畢業之後嫁給他。

收到他郵寄來的包裹後,我興奮的一夜未眠。第二天便打電話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我要去他的家鄉找他。

按照包裹郵寄的地址,我找到了他的住所。不是他原來的家了,而是另一個村莊。我抱著僅有的希望到處打聽,後來有人給我帶路,到了他家。我懷著激動的心情跑進他家的大門,一個婦人手裡拿著一根拐杖坐在院子裡,眼睛閉著,但好像沒睡著。她聽到聲響,問了一句:「阿強,是你回來了嗎?」


       

這一句話讓我整個人猶如雷擊了一般,這個女人是誰?她為什麼叫他「阿強」?正在我胡思亂想的功夫,聽到背後東西掉了的聲音,我轉過身,他就站在我的背後,身體不聽使喚的差點跌倒。

當我看到他的樣子之後,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會這樣?我衝上前去抱住他,然後放聲大哭起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你的腿..."他把手輕輕的撫在我的背上拍著我說沒事了,不哭了。這時候那個拿著拐杖的女人站了起來,另一隻手一直摸索著什麼。「阿強,家裡來客人了?是誰呀?」

坐在他們夫妻的對面,面對著一桌子的飯菜,我卻一點兒胃口都沒有。那個拿著拐杖的女人是個瞎子,不過她的性格和脾氣挺好。他們結婚三年了,有一個可愛的女兒,是那瞎眼女人的母親幫忙照顧。他帶著平和的口氣告訴我,我上大四那年,為了給我湊足學費,他誤信了傳銷組織的話,被騙去做了傳銷。後來因為想逃出來,在翻牆的時候把腿摔斷了。


       

因為搶救不及時,無奈截肢。他擔心我會嫌棄他,所以自己想盡了辦法給我湊學費,最後他回家鄉,娶了這個瞎眼女人,才拿到了給我足夠學費的錢。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很平淡,我在他眼中看不到一絲的閃爍。他苦笑著說,他現在生活很好,有個知冷知熱的妻子,有個蹣跚學步的可愛女兒,他現在很幸福!

送我走的那天中午,他吻了我的額頭,他說祝我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