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輸光家產,竟夥同母親把我賣給56歲老男人!就這樣被奪走第一次生下孩子!但15年後我竟成了老師的妻子...!!

被賣給56歲老男人後,她生不如死!最後竟...!


       

上高中的時候,我離開家去另外一個小鎮讀書。

離高考不遠的一個周末,我回家發現母親正在房間落淚,我問母親緣故,母親竟一下子撲進我的懷裡,宛若一個受傷的小孩子,她把我當成了大人,我瘦小的肩膀成了她可依靠的臂彎。

她向我哭訴,父親這幾年賺了些錢,卻整天跟著一些老闆在一起賭博,成了爛賭鬼。

原來父親已失蹤幾天了,這一次的賭博是非同小可的豪賭,父親孤注一擲,把家產全輸光了!家裡的「孖通」、「白沙」摩托車、彩電和影碟機等值錢的東西已被追債的人搬走了!

父親還攤上了高利貸,那些人放出風聲,再不還錢就剁了父親的手。聽了母親的哭訴,我也被嚇哭了。

母親已提前安置弟妹在舅舅的家裡,我是家裡的大姐,她迫不得已讓我分擔她的滿腹憂愁!可是我作為女兒又有什麼辦法呢?


       

那個星期天的傍晚,我將要回校,母親從外面回來,滿懷心事地跟我商量,說隻有我能解決眼下的景況。我疑惑地望著母親,如果我能解決,我決斷會全力以赴。

母親說,有一個有錢的男人看上我,隻要我肯嫁給他,他會幫我們還清父親欠下二十多萬元的債務。我聽了,發瘋似的衝著母親大聲嚷,我不要這樣,我不要嫁人。

母親擁著我也淚如泉湧,這是救我們一家人的唯一辦法。

那晚,我沒法再去上學了,我伏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喊!

母親竟跪在我面前,我渾渾噩噩地答應了母親的哀求!

第二天,有人開小車來接我,是母親送我出去的。

三個多小時後到另一個城市,這時,我才知道,我是嫁給一個56歲的老頭——與其說嫁,不如說是賣!不久,我還知道老頭根本就是有了老婆的,我隻不過是一個小妾!

那個老頭其實對我還算好,隻是我不可能愛上一個可以當我爺爺的老頭。

他是一個經營房地產、木材、五金等生意的大商人,我被安排在他的一幢別墅里,家裡有一名保姆,我如同一隻籠里的金絲鳥,不見天日,不接觸外面的世界。

一年後,我有了女兒楚楚,老頭見是個女孩,沒有驚喜也沒有嫌棄。

我提出讓我母親來幫照顧孩子,不料他卻不同意,他寧願再請一名臨時保姆也不能讓我找家裡人,他說我已經是他的人了,就不能再與家裡的人有來往。這樣的人生,其實是生不如死!

楚楚五歲那年,老頭突然腦溢血,搶救無效死了。

我沒有悲痛,我也想不到我會如此的冷血,反而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我正在思考如何養育楚楚成人的問題,老頭的老婆帶著一幫人到別墅來,她要趕我母女倆出去。房子是老頭的,她是老頭的妻子,老頭所有的財產都歸她了,而我隻是一個無名無分的小三!        


       

我據理力爭,楚楚是老頭的,理應占一份財產。可是她卻以不能證明楚楚是老頭的孩子,非要趕盡殺絕。        

我帶著楚楚千辛萬苦回到家鄉,這是我闊別六年後第一次回家。

自從父親那次豪賭後,已是家道中落了,兩鬢斑白的母親見到我,悲喜交加,擁著我嚎啕大哭;父親躲在牆角邊抹著眼淚不敢見我;弟弟妹妹都已打工去了。


       

回到這衰敗不堪的家庭,我不禁潸然淚下,這便是我魂牽夢縈的家?

因為那次欠債,父親的右手被人打成殘廢,不能正常工作,家裡靠母親打些零工維持生活。

我和楚楚回來後,家裡的經濟條件更加困難,我要去打工以補貼生活。

我沒有文化,隻好找些粗重活兒。我在小鎮的一間燒窯廠里做雜工,在那兒我聽到很多有關我的傳聞,有的說我去當二奶了,有的說我當小姐去了,還帶回了一個野種,我很苦惱,我無法承受這種傷害,迫不得已我讓母親帶著楚楚,自己隻身去了另外的小鎮尋找出路。

我當過五金廠的雜工、化肥廠的雜工、養殖的雜工……林林總總,但都沒能幹得長久,因為那都是要力氣的活兒,對於一個弱小女子,是沒能承受那樣的工作強度的。

後來,我找到了一份酒店的雜工,就這樣過了四年,其間,有人曾向我表白過愛慕之情,可是誰能接受一個有六七歲小孩的婦女呢?我想,我的人生便是這樣平平淡淡過了算吧。

直至有一天,我見到了我高中時的數學老師。那天,我在酒店忙碌,來了一位背影熟悉的客人,他便是我最尊敬的李老師。

我情緒很激動,但我不敢相認,擔心他認出我,我轉身離開,慌亂中卻碰落了桌面的茶杯。

經理過來讓我跟客人道歉,我低著頭不敢正眼望李老師,也沒能說出一句話!

這時,李老師說算了,並端詳著我,他突然問經理我的名字是不是叫傲芙,經理詫異他怎麼認識我。

李老師猛然站起來問我,你真是傲芙啊?見此,我不得不承認了。

李老師細問當年我怎麼突然不參加高考了,我當時可是班裡的數學尖子生,他最疼愛我了!

我久違的眼淚又奪眶而出,我簡略地說了我那時的處境和之後的情況。


       

他很同情我,也嘆惜我悲慘的人生!我抹著眼淚說我以後能平平淡淡過就不錯了。

他聽了,卻搖著頭,他當年認定我是最刻苦努力的學生,必能考取重點的理工大學。

良久,他語重心長對我說:「不要放棄,現在開始也不晚,如果你能以你當年的努力勁頭,你人生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大器晚成!」我頓時哽咽著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有了李老師的鼓勵,我重新捧起了書本。

讀書的時候,我的特長是數學,所以我隻有向數學有關的方向努力。

對於一個已丟棄書本近十年的29歲婦女,重新拿起書是異常的困難,很多知識都已經遺忘了。

自學半年後,我沒有多大的進展,於是想過放棄,這時李老師又激勵我,說如果我放棄了,我的人生才是真正的遺憾。

後來,我報名參加電大的會計專業學習,白天工作,晚上學習。

那時工友們笑我這般勤奮不知圖個啥,其實,當時的我也不知圖個啥,反正我的目標是考個會計證。

通過努力,我32歲那年終於考取了會計從業資格證書。

有了證書,我便去公司應聘會計工作崗位,一個公司錄用了我,從此,我的人生充滿陽光,我在公司乾了四年後還評上了助理會計師職稱。

這一年,李老師的妻子不幸遭遇車禍身亡,他處在喪偶的悲痛中不能自拔,我感激他的知遇之恩,常去慰藉,後來我們也自然而然地產生了愛情,一年後,我們舉行了婚禮。


       

我非常感謝李老師——我的丈夫的鼓勵,是他挽救了我殘缺的人生;也很感謝努力生活的自己,這才會有如今滿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