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攝自每日郵報)

義大利神經學家卡納韋羅(Sergio Canavero)早前提出進行破天荒的人頭移植手術,近日更聲稱自己跟中國醫學團隊合作,成功為一隻猴子「換頭」。

卡納韋羅表示,他最近跟中國及南韓的專家合作,研究「換頭」手術的可行性,並透露哈爾濱醫科大學任曉平成功為一隻猴子進行手術,為牠駁回連接頭與身體血管,惟並非最重要的脊髓神經。他表示事後只讓猴子存活了20小時,卻沒解釋原因。


不過,卡納韋羅表示,手術證明如果將猴頭冷藏至零下攝氏15度,猴子可在手術過程中存活,並不會損害腦部。現階段未知動物在手術過程中是否感到痛楚。

俄羅斯男子史比利多諾夫患先天患有嚴重型脊髓性肌肉萎縮症,因此願意當白老鼠,接受「換頭」手術,卡納韋羅早前跟他首次見面。


卡納韋羅(右)的下一目標,是為史比利多諾夫(左)「換頭」。


頭部移植,也許會出現在科幻電影中。而現實中,醫生會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生活中,有一位俄羅斯男子願意一試。他相信飽受爭議的賽季奧·卡利奴醫生,那位聲稱可以切斷人的頭再把頭移植到另一個身體上的人。身患重症的他渴望得到一個健全的身體。

30歲的基博諾夫史·比利道一生遭受著一種罕有的遺傳性肌肉萎縮症折磨。自從他一歲,他就被診斷患上此症,病情每天都在惡化。“在很小的時候,我的肌肉便停止發育了。因此,我無法生長,骨骼畸形。”

“我幾乎不能控制我的身體,”他補充道,“我每時每刻都需要幫助。我現在30歲,很多病友都活不過20歲。”備受折磨30多年,他現在只想在死前,感受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他聽說了卡利奴醫生的移植計劃,決定試一試。


“我想讓這個手術成為可能。我們素未謀面,只通過電子郵件交流。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們一直在討論這個手術。”

“我當然害怕。”他表示,“但也不是很可怕,只是很有趣。你必須明白,我真的沒有選擇。如果我不嘗試,我的命運還是那麼艱難。每年,我身體越來越差。”


卡利奴把這項手術命名為“天堂”——頭部吻合的縮寫。吻合這一術語,是用於描述身體兩個部位的連接。他解釋,現代科學已經具備此類移植的水準。這包括切斷捐贈者和病人的一部分,把病人的頭放到捐贈者的身體,在添加魔法——聚乙二醇。用這種“膠水”連接兩部分。

隨後,肌肉和血液會連接起來,讓患者昏迷四周,使頭和身體長在一起。病人醒來後,他們應該能夠移動,有知覺,保持原來的聲線。為了阻止頭和身體互斥,要使用強有力的免疫藥物。


這項手術估計需時36小時,成本過千萬美元。新的身體將來自逝世的人,但是是健康的。到目前為止,他們缺乏資金和150名醫生護士的人手。

這聽起來太瘋狂了,有批評人士說,卡利奴的計劃只是美好幻想。一些人戲稱卡利奴為小說中的那位佛蘭肯斯坦博士,有的人稱他為堅果。他們大多數人認為卡利奴無視連接脊髓的複雜性。來自美國神經學協會的一位博士說:“我不希望任何人做一些比死更糟糕的事。”


然而,卡利奴無視了一切批評,對過程抱有信心。他很有可能在明年做這個手術。他表示,如果想做,就做,而且他的家人也支持他。

“我理解這種手術的風險。到時甚至會出現我們從未想像過的錯誤。我怕我不夠壽命等到這些發生在別人身上。”


“某種程度上,這不道德。很多人討論靈魂,但心臟移植是道德的。醫生,是在拯救人的生命。”

“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已經有這樣的想法了,再不做就更晚了。就像宇航員,當初進入太空第一人。人們假設了300種出錯的可能,但宇航員還是成功了。這就是第301種可能。”

有趣的是,40年前,有一個猴子頭部移植的實驗,後果是災難的。1970年,羅伯特·懷特博士把猴子的頭移植到另一個身體。8天後,猴子因排斥反應而死亡。它無法呼吸,因為脊髓連接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