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有一位建築商,年輕時就以精明著稱於業內。那時的他,雖然頗具商業頭腦,做事也成熟幹練,但摸爬滾打許多年,事業不僅沒有起色,最後還以破產告終。在那段失落而迷茫的日子裡,他不斷地反思自己失敗的原因,想破腦殼也找尋不到答案。    


   

論才智,論勤奮,論計謀,他都不遜於別人,為什麼有人成功了,而他離成功越來越遠呢?    

百無聊賴的時候,他來到街頭漫無目的地閑轉,路過一家書報亭,就買了一份報紙隨便翻看。看著看著,他的眼前豁然一亮,報紙上的一段話如電光石火般擊中他的心靈。後來,他以一萬元為本金,再戰商場。

 

 

這次,他的生意好像被施加了魔法,從雜質鋪到水泥廠,從包工頭到建築商,一路順風順順水,合夥夥伴趨之若鶩。短短幾年內,他的資產就突飛猛進到一億元,創造了一個商業神話。

有很多記者追問他東山再起的秘訣,他只透露四個字:只拿六分。又過了幾年,他的資產如滾雪般越來越大,達到一百億元。有一次,他來到大學演講,期間不斷有學生提問,問他從一萬元變成一百億元到底有何秘訣。他笑著回答,因為我一直堅持少拿兩分。學生們聽得如墜雲裡霧裡。

望著學生們渴望成功的眼神,他終於說出一段往事。他說,當年在街頭看見一篇採訪李澤楷的文章,讀後很有感觸。

記者問李澤楷:“你的父親李嘉誠究竟教會了你怎樣的賺錢秘訣?”李澤楷說:“父親從沒告訴我賺錢的方法,只教了我一些做人處事的道理。”記者大驚,不信。李澤楷又說:“父親叮囑過,你和別人合作,假如你拿七分合理,八分也可以,那我們李家拿六分就可以了。”    

說到這裡,他動情地說,這段採訪我看了不下一百遍,終於弄明白一個道理:                                                                                            

做人最高的境界是厚道,所以精明的最高境界也是厚道。細想一下就知道,李嘉誠總是讓別人多賺兩分,所以,每個人都知道和他合作會佔便宜,就有更多的人願意和他合作。    

 

 

如此一來,雖然他只拿六分,生意卻多了一百個,假如拿八分的話,一百個會變成五個。到底哪個更賺呢?奧秘就在其中。我最初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過於精明,總是千方百計地從對方身上多賺錢,以為賺得越多,就越成功,結果是,多賺了眼前,輸掉了未來。

演講結束後,他從包裡掏出一張他珍藏了多年的已經泛黃的報紙,這張報紙改變了他的命運。

這份報紙正是報道李澤楷的那張,多年來,他一直珍藏著。報紙的空白處,有一行毛筆書寫的小楷:

七分合理,八分也可以,那我只拿六分。    

這位建築商就是臺北全盛房地產開發公司董事長林正家。他說,這就是一百億的起點。

個人發展的可持續觀就是合作共贏。小勝靠智,大勝靠德,厚積薄發,氣勢如虹。 只懂追逐利潤,是常人所為;更懂分享利潤,是超人所作。人生百年,不可享盡世間所有榮華;惠及百人,能夠得到人間更多真愛。    

當我讀完這篇傳記時我深刻反省自己,也警醒自己要做一個厚道而非精明的人。給別人借過時實際是在給自己修路,厚道的人,人生路總是很寬很長…厚德載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