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一遇:水牛強行用角「撕碎」非洲獅

 

鬱鬱蔥蔥的非洲大草原,這是一個天然的動物園,野獸獸性十足,完全沒有一絲被馴化的痕迹。在這裡,人工干預是對自然的最大不敬。


一路行來,我們在觀光車上看到形形色色的動物,有河馬,有鱷魚,有獅子,有角馬,有狒狒……不勝枚舉。


然而,我們拍攝到的這組圖片,卻「亮瞎」了我們的雙眼。


一頭非洲獅靜靜的蹲在路中,凝視著不遠處的水牛,水牛在悠閑的吃著鮮嫩的水草。好一幅春意盎然的和諧田園生活。如果不是看到獅子渾身肌肉繃緊,還真被它騙了。



               


水牛逐漸消失在了河邊,非洲獅還在靜靜的等著,它沒有把握能夠一擊必中,它的心中在權衡,什麼時候是合適的出擊時間!在出手之前,堅決不能暴露出任何一個攻擊的苗頭,以免敵人察覺,有所準備。



               


我們在觀光車上,可以看到這頭水牛依然在悠閑的吃著腳下的食物,完全沒有意識到即將而來的大災難。



               


獅子猛的撲了上去!瞬間咬住了水牛臀部!這是一招「弱點擊破」!對於水牛而言,臀部和背部是其無法防禦的盲點,這裡受到攻擊,就直接意味著戰爭的勝利天平已經不再向自己傾瀉。





               


我們的觀光車加快了速度,趕緊換了一個角度,而獅子在水牛的掙紮下,也被拖到了道路中間。這真是一個拍攝最佳視角!我們的人並不能上去干預這場戰爭,這是一場大自然的生存法則,獅子在非洲,是食物鏈的頂端,而水牛是底端,如果我們衝上去阻撓這場戰爭,那麼會給食物鏈帶來惡性後果,最終可能導致食物鏈崩潰。


 



               


水牛一個轉身旋轉180度,想把獅子甩下來,獅子也是用力,牙齒牢牢的咬在水牛的臀部,那裡的肉質最鮮美。


 



               


水牛逐漸扛不住,蹲了下來,想要接受這悲慘的命運。說時遲那時快,一群水牛從叢林中奔騰而出,它們之前就在遠處發現了這頭不幸的小水牛!緊趕慢趕,終於趕到了戰場。


 



               


這頭水牛急不可耐,應該是被獅子攻擊的小水牛的父親。父愛是偉大的,在這種高速奔跑下,它還能先行一步領先同族的隊友。


 



               


它沖了上去,發現了小水牛身後的獅子。頭部傾斜,尖銳的牛角頂在獅子腹部。



               


獅子被頂起來了!空中轉體360度!


 



               


我們再來看看慢動作:獅子在空中控制不住身形,身體被大幅度扭曲,前腿和後腿被扭曲成90度夾角


 



               


這張照片更直觀一點。暴怒的水牛直接下殺招。


 



               


鏡頭再回放,我們再來分析一遍事件發生的全過程。這頭水牛衝上前。


 



               


尖角頂住獅子。



               


使出一招「猛回頭」,獅子便鬆口,甩到了空中



               


獅子被甩落在了一旁,這頭水牛不開心,已經在降落地點附近等著獅子了。



               


老水牛掉頭,尖角又沖著剛剛掉落的獅子,旁邊的水牛想過去幫忙。



               


它俯下了碩大的頭顱,似乎是已經可以看到獅子的結局,旁邊的水牛停止了腳步,靜靜觀看時態發展,準備隨時支援。



               


旁邊的這頭水牛已經不忍觀看了,獅子又被頂在了空中!深陷「殺子之仇」中的水牛顯然是毫無理智的!這頭獅子也是悲慘,人家老子在周圍,就敢上去教訓人家的孩子。



               


場面已經完全不能看了,旁邊的水牛扭頭目視遠方,它能預見,這頭獅子哪怕不死也要重傷!



               


獅子降落了下來,這次水牛沒有再攻擊,擺好的攻擊姿勢還沒來得及用,獅子已經奄奄一息了。



               


它停止了攻擊,旁邊的水牛轉身,終於要來到現場



               


它在四周警戒,保護這父子兩



               


老水牛伸出舌頭,舔了舔被獅子攻擊的小水牛臀部,一旁是獅子的遺體。這場戰爭顛覆了我們對天敵的認知。在我們是思維中,水牛應該是弱勢的一方,是應該被獅子所獵捕的,遇到獅子應該是害怕的,是不敢反抗的。但是父愛的力量,讓這種自然天性變的瞬間無影,它可以讓弱小者瞬間爆發出可以匹敵,甚至強於強者的力量,在這種「愛」面前,一切的阻撓都是紙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