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在朋友圈刷屏的照片,把嫌疑人也嚇壞了。

嚇得主動把孩子送回去了

小芳(化名)今年10歲,在新昌縣澄潭鎮東旺小學上學。前天下午3點多放學後,小芳和同學們站在路邊,和往常一樣,他們會在這裡坐上回老家燕窠村的中巴車。

可是,這一天,偏偏就出了一件和往常不一樣的事。

「你要回家嗎?叔叔的車帶你回家!」一個陌生叔叔出現在小芳面前,提出了這個看上去很友好的建議。當時中巴車還沒到,10歲的小芳沒有猶豫,便坐上了那人的摩托車。

之後的事情可想而知。小姑娘被這個陌生男人拐走,家裡人瘋了一樣地到處找人,警方介入調查。

好在,警方發動全城市民做了一件事——朋友圈刷屏。很快,拐走小芳的那個男人也在朋友圈裡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警方調查後發現

女孩很可能已被帶到嵊州

第一個發現小芳失蹤的是她的奶奶。平時,下午4點左右小芳就到家了,可前天下午,奶奶左等右等都沒等到孫女。別的孩子放學回來告訴她,小芳上了一個陌生人的摩托車。

奶奶一聽就知道不對了,馬上打電話給在嵊州工作的兒子。

4點多,小芳的父親在嵊州當地報警。他同時託了一個朋友,趕到新昌縣公安局澄潭派出所報警。

接到報警後,新昌警方兵分兩路。

一組民警調取了事發地周邊的監控視頻,很快找到了嫌疑摩托車。視頻顯示,當天下午3點30分之後,嫌疑人正帶著小女孩行駛在路上。民警跟著摩托車的行駛軌跡,發現車輛最後出現在嵊州的三江街道。

同時,另一組民警正對周邊群眾展開排查,他們很快獲得了一條有用線索:視頻中的嫌疑男子來過村裡幾次,腿部有殘疾,聽口音是嵊州人。

兩條線索,都指向了嵊州。最後,在嵊州警方的配合下,新昌警方鎖定了嫌疑人葉某。

葉某,嵊州黃澤人,今年49歲。

尋人消息刷爆朋友圈

嫌疑人主動送回小女孩

警方介入後不久,有民警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布了尋人信息,並號召大家及時向警方提供有用線索。除了文字消息之外,還配上一張嫌疑人騎車帶著小女孩的監控截圖。

之後,紹興各地熱心網友都開始轉發,錢江晚報記者的微信朋友圈中,也多次被這條消息刷屏。

事實上,在解救小女孩的過程中,這一波接著一波的轉發,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當時,嫌疑人自己的朋友圈也被這條尋人消息刷屏了,看到手機里時不時就出現自己帶著一個小女孩的照片,他心裡也亂了。「可能是做賊心虛吧,一看到微信朋友圈裡全是我帶著她的照片,我害怕了。」事後,他這樣向警方交代。

當天晚上7點左右,當辦案民警在葉某位於嵊州市三江街道的出租房外蹲守時,小芳的父親接到了嫌疑人打來的電話,對方說願意送回小女孩,讓他去當地汽車西站接人。

幾分鐘後,小芳的父親在嵊州市東橋附近,找到了獨自一人站在橋邊的小芳。

而送走小芳後返回出租房的葉某,也被蹲守民警抓獲。

目前,葉某因涉嫌拐騙兒童被刑拘,此案還在進一步審理當中。


       

7月2日,廣州市公安局舉行新聞發布會通報廣州的打拐工作,並通報今年5月份遠赴雲南山區抓獲一名潛逃8年之久的拐賣婦女犯罪嫌疑人,由此揭開了一名15歲少女在廣州打工時被男友拐賣到河南給人做了7年老婆的悲劇。圖為與父母團圓的小紅(化名)抱著家人痛哭。


       

被男友及其叔叔出賣,又被「公公」強 暴,割腕、喝毒酒自殺;「老公」死後,又被賣給第二戶人家……「我恨賣我的人,恨傷害我的人,恨毀了我青春的人。我這一生被他們給毀了……」坐在廣州市刑警支隊的會議室里,小紅(化名)幾乎是一直抽泣著講完她被拐7年的慘痛經歷。


       

小紅生於1992年,祖籍雲南文山州廣南縣,2005年隨父母到廣東打工,2007年經親表哥介紹到廣州白雲一家手袋廠工作,認識了同廠打工的堂表哥楊某忠,並很快戀愛。不久後,楊某忠以家人不同意婚事為由拒絕了小紅。為了擺脫小紅,將其介紹給他的叔叔楊某文,並許諾讓她到雲南等他。


       

楊某文準備把小紅帶到雲南,在廣州火車站候車廳時,楊某文給了她一瓶水。「我喝了兩三口,然後就感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被他帶到了雲南。」等醒來時,小紅髮現自己躺在一個黑屋子的床上。她站起來想往外走,剛走到門口,就被楊某文一把拽住,重重甩回床上。


       

當她再次反抗時,楊某文拿了一把匕首,威脅要殺了她,小紅不得不妥協。小紅說很恨楊某忠和他的叔叔。在雲南待了不久,楊某文與另外一人熊某合謀將小紅5000元賣到了河南汝南縣一個唐姓的家裡。圖為小紅被帶到雲南的所在地。


       

小紅稱被賣到河南的第1天,她被注射了一針藥水,在接下來的兩三個月中,她就整天對著房間裡一台電視。「3個月後,我感覺慢慢清醒了,我已經被他們賣了。」小紅開始絕望,喝過毒蠍子酒,也用打破的鏡子割過腕,但未能如願,反而讓婆婆將房間內所有可能會讓她自殺的東西都藏起來了。


       

16歲時因為生不出小孩,小紅被帶去做疏通輸卵管手術。回來一個星期後,小紅被她的公公強 姦,並被威脅。「如果我不答應他,以後我也沒好日子過,如果有小孩了就是他兒子的。」在唐家待了近一年,第一任老公因病去世。為了將買小紅的錢賺回來,唐家又把她轉手賣給了河南上蔡的王家。


       

到王家後,小紅依然被限製了自由,最後婆婆對她說,「你給我們生兩個小孩,到時候放你出去給我們掙錢蓋房子。」2009年,小紅的大兒子出生,1年後小兒子也出世,沒想到婆家又提出結紮的要求。接受完結紮手術後,小紅和第二任老公一起於2011年到深圳打工。圖為小紅的父親。


       

由於小紅離家時非常小,對家鄉的記憶非常模糊,對父母也沒有印象。深圳打工的第2年,小紅遇到一個老鄉,並問到了回老家的方式,近10個小時車程後,小紅終於回到雲南。得知父母都在廣東陽江打工,一位堂姐幫買好車票,小紅隻身前往,一家人終於團聚。圖為廣州警方赴雲南抓捕。


       

「爸爸因為我的失蹤恨媽媽恨了整整7年,他以為媽媽知道我為什麼失蹤。」小紅痛哭,稱很見到爸爸時抱著他一直說對不起。2014年7月,小紅在父母的陪同下報案。廣州市公安機關接案時,距受害人初次被拐賣已時隔7年。


       

刑警支隊民警調查發現其中一名嫌疑人楊某忠因涉及另一宗拐賣案件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調查該案之時剛被假釋。另一名嫌疑人楊某文在2007年拐賣受害人後,一直藏匿在雲南老家。圖為嫌疑人楊某文落網。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