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別於路飛的全神貫注,目標直指核心;也不同於索隆的永不退縮,正面硬撼到底。山治的戰鬥里充斥著遊弋和迂迴,因此他往往能走到最合適的地方,獲取最有用的信息。


       

如果說索隆是戰場上的奪命武士,長刀遙指,所向披靡;那麼山治更像肆意縱橫的騎士,瞬息千里,扭轉乾坤。進能奇兵突進,退能千里馳援,山治每次都在用心的修補著戰局裡的一絲絲裂痕,偏又潤物無聲,不著痕跡。

草帽海賊團的每一次勝利,他都功不可沒。


       

小花園

巨人們有著足夠的時間去等待著指針,但是草帽一行人連一天的閒暇都欠奉。可是面對著自然的法則,誰也無力抗爭。


       

這裡還有巴洛克工作社,有卑鄙齷齪的偷襲,有蠟燭和色彩。索隆娜美薇薇被禁錮了腳步,路飛被迷惑了心神,一行人在戰場上費勁了周折,才險險獲得了勝利。


       

而此時的山治,自己在叢林裡發現了小蠟屋。本來隻是和索隆的賭約,卻發現了最大的獵物。

永久指針√

情報截獲√

封鎖消息√

我們每每談起艾爾巴夫箴言下的偉大決鬥時,卻常常遺忘一個事實:

如果不是山治發現了永久指針,他們這些人不知道還要花費多少時間在這裡。

即使找到了,等那時再到阿拉巴斯坦,恐怕什麼都來不及。

阿拉巴斯坦

sponsored

他們遭遇了斯摩格的海軍,在一片混亂中闖進了沙鱷魚的雨宴。而在路飛,索隆,甚至包括斯摩格都身陷囹圄時,山治的突然出現讓一切劇情有了接下去的可能。

才子佳人,英雄救美。單單從王子和公主的傳說來看的話,Mr.王子這個稱號倒也確實是恰如其分,至於誰是公主...你猜呢?


       

山治做事似乎很少衝動,也很少接受什麼領導,他的習慣套路是:先在亂戰中悄悄隱身,耐心的等待著自己最合適出場的時機。他的出擊可能是趁虛而入的突進,一如沙鱷魚剛剛離開,他就闖入了雨宴,攪了個天翻地覆。

迅疾如風,當如是。

空島

如果他是索隆,那麼在他和烏索普走上飛船之前,他已經迷路了...呸!


       

是,在走到飛船上時,索隆會拉開烏索普,咬住和道一文字對上艾尼路,然後被電的外焦里嫩,卻堅挺的站好久。說起來很殘酷,但是那時候的索隆,對上自然系,再大的決心都隻是送死。

還好,走上去的,是山治。

所以烏索普作為誘餌拖住了神的腳步,然後山治闖進了飛船的核心所在,然後幾分鐘後,飛翔的黃金飛船隻能靠著風貝來漂浮。

漂浮和飛翔有什麼不同?

不同在於,當娜美和路飛夫婦倆...咳!當娜美和路飛兩個人再次沖到艾尼路面前時,這艘承載著艾尼路所有野心的飛船,這顆蘊含著毀滅性力量的雷迎,這位高高在上不可戰勝的神明,避無可避。

在我們為了路飛最後孤注一擲,絕地反擊擊節讚歎時,我們真的不該忘記山治定住了飄忽不定的神靈,以及他最終還要藉個火的冷酷。


       


       

不能一劍封喉,總要一針見血。

七水之都

你大概會記得他那句稱得上經典的話:

「能原諒女人謊言的,才是男人」。


       

一如堂吉訶德那般的所謂古典騎士,總要有個貴夫人作為效忠對象。

然後他便上了路,還不知道原因,還不清楚未來,還不知道同伴們到底是輸是贏,卻義無反顧的潛入了冒煙的湯姆號。

但凡騎兵,無論在布置戰術時有多少迂迴縱深,在發起戰鬥那一刻,多多少少都帶著些近乎魯莽的狠辣果決,比如你很少見到騎兵在衝鋒時會減速,或者轉彎。山治就像是嵌入了對方陣營的一顆釘子,攪了個天翻地覆之餘,順手解救了弗蘭奇和烏索普。而後來,我們看到了狙擊王擊穿旗幟,看到了他高台上傳送鑰匙的英武。你會發現這一切好像又離不開某個人的提前出發。


       

自然,我們也不能忘記那句話:

「留住命就行了,人都有做得到和做不到的事。」

覓戰機於電光火石,知己知彼而各司其職者,得勝矣。

正義之門

我覺得這一幕的關鍵,不隻是在於山治的聰明,更在於他的冷靜,以及最後的自然。

當時所有人都在慶祝路飛來之不易的勝利,都在慶幸自己人全身而退,都在感恩著梅麗號,都在圍著羅賓激動萬分。唯獨這個平素花癡到極點的人,這個連戰報都要寫一半情書的色河童,悄悄地跑去打開了唯一的通道,唯一的求生之路。

這件事情有多重要呢?假如沒有山治的靈光乍現,他們之前所有的努力,就會盡付東流。就像那句話一樣「我承認你們到現在還全部倖存是個奇蹟,但是好運到此為止了」

但幸虧有山治,航海士小姐就乘著海流穿過了這唯一的通道。

重點來了!!!

當你追一個姑娘的時候,一味的糾纏和寵溺,並不能幫你成為她身邊的另一半,所以不妨學學好男人山治君吧:


       

首先你要長得帥...呸!誰和你扯這個!

平時你可以花式殷勤沒個正型,但一定要彬彬有禮。

在最緊要的時候,一定要搞清楚,到底什麼,才是姑娘家最需要的事情。

咳!以上是胡說八道你們不要介意...


       

山治君最讓人看不透的地方也在於此,你可以看的到他的智商絕對不是基於姑娘的愛之力量,而是那種平素隱藏的智慧。他每每給我一種這樣的感覺:他可以安心的做個廚子,不是因為他做不來其他的事情,而是因為世界上的任何事他都可以輕描淡寫的做到優秀,所以就再沒什麼挑戰性和吸引力。

一個刀工卓越的廚師做不做得來劍客?


       

一個分分鐘了解大門結構和飛船齒輪組的人做不做的來船工?

沒人知道答案,但是山治知道,唯有美女和美食不可辜負(我最近真是迷上這句話了...)

我想,也正是基於這點,山治才能如此的灑脫,明明是做了了不得的事情,他卻還是一副很平常的表情,似乎隻是順手料理了一個小麻煩。

「有的時候還要動一點腦筋!」

古井不波,而萬般影像,盡映於心。

德雷克羅薩

姑且把新世界的戰鬥歸為一篇吧,畢竟千里馳援的好戲,山治也做了不止一次。

所以他能趕來救下達斯琪,阻擋住維爾戈,倒也真是應景,畢竟索隆肯定要迷路,路飛還在抓凱撒,剩下的人來了,那就是送送送了。

山治有的時候真的很奇怪,明明是第三戰力,卻總是做著縫縫補補的活。到了德島,更是直接閃光了一下瞬間就掉了線。

山治在德島做了什麼呢?這個你得看怎麼算。

如果按照山治腦子裡的想法的話,那麼:

他被某個美貌姑娘迷了個神魂顛倒,不曾想對方是敵人的幹部,被海扁了一通卻依然死不悔改,可是陰差陽錯的姑娘被自己的帥(tao)氣(se)震驚和感動了,當即決定跳反。

但是如果開了上帝視角,那麼他做的則是:

首先綴上了對方的幹部紫羅蘭,利用對方積攢了許多年的脆弱,成功的突破了這個最關鍵的情報網絡核心,之後掌握了對方的全盤計劃的同時,還擁有了一個全圖般的雷達。

如果你看到後面發現紫羅蘭姑娘非常重要,對於山治的作用我想就不用再誇張的形容。


       

但是,這還不夠,多弗拉明戈的強大和狡猾一度讓羅的算盤全數落空,而就在桑尼號將要毀於敵手時,擋住多弗拉明戈的,又是山治。


       

所以前前後後的,山治君做了事情如下:

救出了錦衛門,拿到了和之國的解鎖鑰匙之一;

擋下了維爾戈,避免了G-5被團滅,算是給孩子們留個後路(也算是給自己擺脫了負擔);

策反了維奧拉,獲得了敵方資料,以及實時偵測雷達;

擋住了明哥一擊,使得羅有機會補上自己的疏漏。

前往下一個島,保駕護航之餘,想來還有新任務要觸發。

看,前前後後哪個地方出點岔子,都少不了多些麻煩。

當你們誇索隆,誇路飛,誇God時(明明就是你誇的最不要臉),千萬別忘了山治在這裡留下了多麼不得了的東西。

所以,重複一下:

如果說索隆是戰場上的奪命武士,長刀遙指,所向披靡;那麼山治更像肆意縱橫的騎士,瞬息千里,扭轉乾坤。進能奇兵突進,退能千里馳援,山治每次都在用心的修補著戰局裡的一絲絲裂痕,偏又潤物無聲,不著痕跡。

山治信奉的,便是類似於「騎士道」的東西,平素彬彬有禮,溫文爾雅,戰場上堅決果斷,不帶猶豫。他足夠睿智,所以比起一味地高歌猛進,他懂得迂迴和偵察;他足夠靈活。所以此時他還在對著姑娘犯花癡,下一刻就可以一腳踢開強敵,為隊友保駕護航。

你沒見過山治傾盡全力的樣子,除了在人妖王國里日日夜夜的逃亡,他似乎再沒有過索隆和路飛似的拚死奮戰。他的過去還沒揭開,新的懸賞令又成了新的謎團。你不能解釋他到底哪裡來的智慧和底蘊,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如此甘心的做一個廚師。但是,他之所以並不惹人注目,不是因為戰力不足或者定位轉移,而是因為他的全能和可靠。

有別於其他人的鮮明旗幟,他總是默默地做好別人疏忽的一切。就像廚子總是安心的做著後勤一般。他不是那個最出風頭的蘭度或者god,但是沒有他,那些驚艷和奇蹟,或許本身就再也沒什麼意義。


       

他掉線,隻是為了下一次出場時,能再次一鳴驚人。



歡迎支持我的粉絲專頁喔:轉大人(點我)


1.jpg


         


    

13453893_10204900045900591_1763763111_n (1).jpg
     

好文看不完 :http://band.us/n/a0a6r8hfKcoaM 

好片看不完 :http://band.us/n/a5a0r5hcKaodi 

好圖看不完 :http://band.us/n/a0acr3h3K7o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