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AIDS進入末期時,病毒會入侵神經,使你全身無法動彈
末期病人將會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只能躺在床上,從可以在那些末期的病人身上找到蛆以及其他肉食昆蟲
因為末期病人身體已經開始腐爛產生腐爛的氣味吸引昆蟲,但是卻還活著
因為身上的痛會使末期病人無法入睡,而且會聽到蟲在咬的聲音




到這個地步我們只能給他嗎啡止痛,但是效果不大。(上述的慘況,只是這位病患AIDS中期而已,若是愛滋病患進入末期,則此人將比處在地獄中還要痛苦的....)


不要貪圖一時的快感~~邪淫

臺灣愛滋病患者續增,多數患者發病後才驚覺染。青少年族群,增加比例快速攀升....累計本國籍愛滋感染者計24,239人,其數字還不斷的攀升當中,且去年,愛滋病的增加案例,則是近年來的第三高,平均每四小時就有一人罹患愛滋病。

《一時精蟲沖腦,爽一時,後悔一輩子!》

「爽一時,後悔一輩子!」外表纖細清秀的「飄飄」大三男痛哭懊悔,回想起自己去年暑假期間感染愛滋的經歷時,語言間充滿無奈後悔,一時精蟲沖腦,讓網路炮友「運動MAN哥」無套內射。現在的他需天天服用抗病毒藥物,對未來充滿茫然,但再多懊悔都無濟於事。

「飄飄」今年19歲,暑假過後,升上大三。個性開朗的他是班上的開心果,但去年開學前夕,到醫院接受愛滋篩檢,結果卻讓他險些崩潰,不管來往路人的眼光,就蹲在醫院大門口,痛哭失聲。
他知道是自己是被同志聊天室裡自稱「運動MAN哥」的炮友給感染。去年剛放暑假,透過網路找性愛對象,兩個人約見面後,就在對方住處發生危險性行為。去年9月,他身體不舒服,以為是小感冒,但高燒不退,病了一個月,至網路搜尋,這才懷疑自己因無套性交,恐怕已感染愛滋,只好硬著頭皮,到高雄某醫學中心接受篩檢。


從確定感染的那天起,「飄飄」開始接受雞尾酒抗病毒藥物治療,一天吃四顆藥,早晚各兩顆。服藥前三個月,出現噁心、想吐、腹瀉等副作用,忍過之後,病毒量持續下降,從一開始的30幾萬,降至現在的小於40。
在規律用藥下,病情控制得宜,從外表看起來,「飄飄」就跟一般大學男生沒兩樣,看不出來感染愛滋。但身為愛滋感染者,人生似乎就這麼被毀了,迄今仍不敢告知父母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