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聚集了關羽、張飛兩人一身是膽的武藝絕活 讓一眾敵軍膽寒

關羽和張飛是三國時期的兩位猛將,關羽一把青龍偃月大刀勇猛無敵,張飛一條丈八蛇矛所向披靡。那麼,如果關羽張飛合為一體,會是什麼樣呢?你別說, 歷史上還真有這麼個人,此人名叫陳安。陳安,五胡十六國時前趙隴城(今甘肅張家川)人。據《晉書》記載,陳安原為晉將,後投降匈奴人劉曜,後又叛劉曜。陳 安十分勇猛,左手執七尺大刀,右手執丈八蛇矛,人稱「左關右張」。

 

劉曜攻占長安後,陳安在隴右(今甘肅天水)組織武裝,自稱秦州刺史,反抗 前趙,當時「隴上氐、羌皆附於安,有眾十餘萬」,陳安自稱大都督、假黃鉞、大將軍。323年,劉曜率領大軍親政陳安,將陳安圍困在隴城,「安頻出挑戰,累 擊敗之,斬獲八千餘級」,重挫了劉曜銳氣。然而,由於平襄守將不給力,平襄城被劉曜軍攻破,劉曜軍乘勢發威,「隴上諸縣悉降」,而這一切,身在隴城的陳安 全然不知,發到平襄的求援信也石沉大海。因為無援,隴城變成了一座孤城,城破只是時間問題。在這種情況下,陳安決定突圍,「安留楊伯支、姜沖兒等守隴城, 帥騎數百突圍而出,欲引上邽、平襄之眾還解隴城之圍」。

 


                                       
關羽一把青龍偃月大刀勇猛無敵。


陳安突圍後,才知道上邽被圍,平襄已敗,而身後又有追兵,隴城又回不去,不得不南走陝中。劉曜派出的追兵,為首的是平先、丘中伯。陳安在前面跑,他 們在後面窮追不捨,此時的陳安無立足之地,將士們也毫無鬥志,結果邊跑邊停,邊停邊戰,很快就損失了四百餘人,手下只剩下十來個騎兵。在生死存亡之際,陳 安不得不拼死殺敵,展示了他「左關右張」的非凡武藝。

 

據《晉書》記載,當時,「安與壯士十餘騎於陝中格戰,安左手奮七尺大刀,右手執丈八蛇 矛,近交則刀矛俱發,輒害五六;遠則雙帶鞬服,左右馳射而走」。《資治通鑑》也記載,「安左揮七尺大刀,右運丈八蛇矛,近則刀矛俱發,輒殪五六人,遠則左 右馳射而走。」意思是說,陳安左手揮舞著七尺大刀,右手操縱起丈八蛇矛,一旦敵人接近,就刀、矛同時揮動,每次都能殺死五、六個追兵;追兵稍遠,他便左右 開弓,一邊發箭,一邊退走。



                                       
張飛貴為蜀國赫赫有名的將軍,更是三國演義中的五虎上將之一。

此戰,陳安如同鬥獸,將關羽、張飛合為一體的能耐發揮得淋漓盡致,此外他還能像董卓那樣左右開弓,無不讓敵軍膽寒。但是,陳安畢竟處在敗軍逃亡之 際,精神、心理壓力極大,身體也很疲憊,時間長了肯定支撐不住。追兵將領平先也非等閒之輩,他「亦勇捷如飛,與安搏戰,三交,遂奪其蛇矛」。當時,天色已 黑,又下起了大雨,陳安身心俱疲,又被人搶了一樣兵器,全無鬥志,不得不丟掉戰馬,與殘兵躲進山中。第二天,陳安派人外出偷偷觀察敵情,被敵軍抓獲,不久 陳安也被生擒,因奮力反抗旋即被殺害。

 

陳安愛兵如子,與將士們同甘苦,他死後,隴上人思之,為作《壯士之歌》。其歌曰:「隴上壯士有陳安, 軀幹雖小腹中寬,愛養將士同心肝。騄驄父馬鐵瑕鞍,七尺大刀奮如湍,丈八蛇矛左右盤。十盪十決無當前,百騎俱出如雲浮,追者千萬騎悠悠。戰始三交失蛇矛, 十騎俱盪九騎留,棄我騄驄竄岩幽。天大降雨追者休,為我外援而懸頭,西流之水東流河。一去不還奈子何!」讚頌陳安身體雖然瘦小但勇猛無敵,並稱他為「隴上 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