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發生的有點早,據報導說是1980年的冬天,在加拿大明尼蘇達州,19歲的安娜從朋友家出來後走在回家的路上,由於天黑路滑,她的車不幸側翻掉進了一個溝裡。沒辦法弄起來車的她決定走著去到附近的住戶家裡尋求幫助。


但是六個小時後,她被別人發現時完全已經被凍僵了,她瞳孔擴張,眼球被凍結,甚至腳都被凍成了靴子的形狀,發現她的人說當時她就像冷凍肉,就那樣靜靜的躺在路上。但是當晚沒有任何天氣的異常,只是有些零散的雪花,但是不可能凍住一個人,而且凍的那麼徹底!


救助她的醫生愛德格•薩瑟說:“她的身體凍住了,不可能使用溫度計來找到靜脈輸液。”只能給她進行輸氧和用加熱墊加熱。

愛德格的哥哥,喬治·薩瑟博士也幫助搶救這名年輕的少女,他說:“我以為她已經死了,但是我們聽到了極其微弱的嗚咽。”。

醫生認為她的生存率很渺茫,溫度計甚至量不出她的體溫,這意味著她的體溫已經低於80華氏度,即使她能活下來,也可能會被截肢。

接著,醫生用儀器接觸她,竟感覺到這身軀裡有股想要動的力量!她似乎開始動起來了!

她母親埃裡克森太太不停禱告希望安娜能活下來。沒想到,奇蹟真的發生了,安娜的腿和腳開始恢復其自然色,而不是越來越深。之後,她的手和胳膊也開始解凍。

沒想到,在醫生說她不能生存的情況下,49天之後,她完全恢復出院,健康的活著。但是她為什麼還會活著,連當時的醫生都無法解釋,或許是當時的醫學水準不夠,也或許是生存的信念讓她堅持,所以她活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