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複旦大學常德博士:

有時一看周圍之人那種根本不懂佛法,但卻輕易地對我們佛教徒動輒翻以白眼的神態,我就感到。。。。。等將來他們真的因緣聚足邁進佛門了,當他們要想真正吃透一部佛經,真正把一種善行行持終生時,他們就會體會到佛法言行合一、超越有無、言語道斷、究竟圓滿的科學性、實踐性、指導性了。


       

2、曼徹斯特科技大學蘇琪瓏博士:

這麼些年的走南闖北、從東到西的經曆,讓我的感觸與體會日漸良多,特別是在來到英國之後。在西方,我發現越來越多的人士都在接觸、鑽研、實修佛法,看來佛陀的智慧之光正在一點一點照亮西方的廣闊天地。對於佛法的科學性、可行性、究竟性,我相信廣大西方人士信受奉行的經曆,一定會成為它們最可靠的佐證,這一點隻需留待時間去證明。在這種日益高揚的全球學佛熱的升溫中,我更是希望自己曾經走過的這段彎路會給同行者及後來人提供借鑒與幫助。我真誠希望每一個學佛人都能把佛法的無我觀念深植自己的靈魂深處,在時時拂拭蒙蔽在自性光芒之上的自私自利的行為障垢時,靠著精勤的自我觀照、自我反省、自我改進、自我圓滿之努力,早日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嶄新的真正的佛教徒。

3、南京大學的博士生石成薈:

入得佛門,在初步了解了它的義理後,我越來越覺得佛法於人生的助益實在是太大了,特別是當你把它落實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以後,你真的會體會到佛法不離世間覺的味道。。。。。。從我個人的經曆來看,我越發覺得佛法的確可以讓一個人在這個令人眼花繚亂的社會中,保持住自己的身心平衡、理智與情感的平衡、責任與權利的平衡、付出與得到的平衡……簡單地說,佛法可以讓一個人學會約束自己、尊重真理、敬畏因果;可以讓一個社會充滿和諧、互讓、友愛,還有寬容。

4、清華大學李明豪博士:

我的父母曾經不解地問過我:“你讀了這麼多年的書,學曆好歹也是個博士了,為什麼還要信佛呢?”以他們的觀念來衡量,似乎學佛隻應該是下里巴人經營的買賣。我的不少同學也有類似的疑問,在對佛法並不了解的情況下,誤解和偏見以及排斥,總是掛在他們那隨意就妄加評論的嘴邊。在大多數我所接觸過的普通民眾中,他們似乎都認定佛教是一個壞東西(badthing),因而根本就沒有了解它的必要。不僅如此,還應該避而遠之,甚或大加討伐。這種對佛教的態度讓我感到很傷心,因為我自己的接受佛教,是這麼些年來不停地求知、思索、觀察和體驗的結果。但我最終捧若至寶的佛教,卻被大多數的人們因不識而誤解、甚至丟棄,這讓我確實有種難以言述的悲哀。

5、中醫學博士劉立紅:

中醫的原理及其藥方,都可在佛典中找到根據,修學佛法可以更好地進行中醫的研究與實踐。


       

6、北京師範大學吳銘博士:

隻有依釋迦牟尼佛開示的緣起性空的道理,才可能使人類衝破對現世實執的枷鎖牢籠,從針眼大的世俗生存中超拔出來,去體悟本如虛空一般廣闊的心性。

7、南京中醫藥大學思桃博士:

一邊行醫教學,一邊學佛修心,我愈來愈明確,隻要心地清淨,一切又何得染汙呢?還是再重複一遍那句話,“解鈴還需系鈴人”,把心這個“系鈴人”捉住,讓它轉無明為妙用,轉煩惱為菩提,那人生哪種境遇不會轉危為安、轉煩惱為快樂呢?我們人人都想趨樂避苦,為這一目的,大多數人都造作不休。

8、四川大學博士生滿紀:

無常世間,沒有哪個因緣會與我們相伴永遠,可在冷酷生命中,三寶卻與我們緊緊相系;感謝三寶,沒有嫌棄我這一樣一個凡夫俗子,在佛法的無盡智海中,仍賜予我一瓢之飲。我隻有“將此身心奉塵刹”,才算名為報佛恩!(注:佛教稱佛、法、僧、為三寶)

9、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UniversityofMichigan林明博士 :

我在佛學院拜見的這些高僧大德都讓我感覺是如此地平易與隨和,他們的智慧、自在、慈愛深深地吸引了我。這種吸引不是來自口若懸河的說教,也不是人們經常掛在嘴邊稱頌他們的神通奇跡,而是他們在日常舉止上所表現出來的謙遜、機智、從容,與處處發自內心的對別人的尊重與關愛,特別是他們對外境一切顯現的隨緣、自在、無礙和放得下的曠達胸懷。在與幾位法師的交談中,我發現他們對世間科學知識有著廣博的了解。相比之下,那些沒看過一本佛經卻常常批判佛教為迷信、消極的所謂科學家們真是應該覺得臉紅,而法師們倒是沒對他們說過一句誹謗的話!

10、田博士(法名慧賢)現為某高校信息工程專業副教授:

我仔細看的第一本佛經是《楞嚴經》,讀第一遍的時候幾乎什麼也沒搞懂。但我不灰心,我又開始進行反複的閱讀。也不知是在讀到第幾遍時,我的心突然有了豁然開朗的感覺,我第一次意識到在《楞嚴經》中,有對困擾我多年的所有問題的全部答案,有對緣起性空這一佛教基本世界觀的究竟描述,有對宇宙人生實相的全面闡釋!那一瞬間,我真的是感激涕零。我深深感謝,並將生生世世銘記佛陀為愚癡而可憐的眾生慈悲演說《楞嚴經》的功德。

11、四川大學的博士圓梅:

佛法是唯一可以讓我真正快樂起來並走出困境的引路明燈!

12、現在東南某大學就讀的社會學博士齊思源:

佛法教我在生活中曆事煉心,教我能一點點放下自私自利之心態,並逐漸看淡以至消滅名聞利養心。現在,五欲六塵、貪嗔癡慢已離自己越來越來遙遠,我正用滿腔的熱血與信心加功用心,以求即生往生最向往的阿彌陀佛淨土世界。


       

13、畢業於西南交通大學的瓊傑措博士說:

自小我就感覺人生無常,充滿了苦空變異,當時就想找到心靈最後的皈依處。初中接觸《六祖壇經》,似有所悟,而最終的全身心皈依佛教則在大學畢業之後。

14、武漢大學哲學學院2006級博士生 徐謹:

《了凡四訓》不僅改變了我對命運的看法,而且促使我由此真正進入佛法,開始尋求命運生命的真理,以前讀研究生時對佛學也有接觸,但是隻限於一些玄妙的理論(如三諦圓融,一真法界,唯識無境),而根本不知道佛法與儒家學說一樣,不隻是學問研究的對象,而是實踐的真理。直到讀《了凡四訓》之後,我才真正把佛法當作解決生死問題的我唯一鑰匙,深入下去,也才真正了解佛法是圓滿的,才開始生起正信。

15、浙江大學無忌博士:

現在,我感覺最欣慰的一點就是我有佛法相伴。因為有了它,生存於紅塵之間,我才能時時提醒自己“志當存高遠”、心系佛法上;因為有了它,我才可以放下一切對物欲的貪執,心情才得以變得更恬淡、更愉悅、更豁達;因為有了它,我才感到靈魂有了終極的歸宿,人生自此多了一條了生脫死的光明大道。因佛法而重新感悟生命的我,真的是期盼能在不久的將來,將生命打造成出入無礙、生死自在的從容而任運的狀態。有一種心境總像是既壁立千仞般豎窮天際、橫斷學佛者升進之路,又似小橋流水一樣親切隨意地召喚著我前去領略、安住,那就是:“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

16、蘭州大學覺旻博士:

學佛並且出家後,我的生活一點也沒被局限,反而更加寬廣起來。因為外在的執著被慢慢地放下,煩惱在不斷的自我觀照下日趨減少。也許表面的生活並不像過去那樣五光十色,而心靈的世界卻越發豐富且燦爛。學佛並不在神通感應的追求,而在於自我的深刻剖析,以及隨之而來的心境的提升和智慧的增長。學佛的好處無法言盡,不過有一點卻始終令我感念於懷:靠著佛法,我的新生命終於已毫無疑問地站在了邁向解脫的起跑線上……

17、正在攻讀博士後學位的妙方 談到了對她影響最大的幾本佛教讀物:

讀《地藏經》時,有種百感交集、熱淚盈眶的感受;讀《金剛經》時又有種通體暢快、輕安自在的感覺;讀《米勒日巴傳》、《虛雲老和尚年譜暨法彙》時,則完全被前輩高僧大德們的行持所打動。如果你也想一探佛門的萬千風采,並學會堅韌、學會抵禦各種低級但卻難以抵擋的誘惑、學會尊重並探求真理,那就不妨試著打開這幾本書看看吧!

18、四川師大的清心博士用一句話概括了自己的學佛心得:

“可讓焦慮化為平靜,可讓身心活在自在、輕鬆之中。”

19、正在某省社科院讀博士的曙風女士:

九七年六月偶遇一位老比丘尼,她的言談舉止與日常行持讓我對佛教有了一些感性認識與好感;其後為寫碩士論文而認真拜讀了《淨土五經》、《圓覺經》、《法華經》、《華嚴經》、《中論》等諸大經論,這才對佛教真正生起了欲行了解與深入研究的興趣。接下來,我想在一位上師的指導下展開實修,否則通過聞思而得到的信念很有可能衍變為單純的紙上談兵。既已從道理上了知了佛法的偉大,那就更應該將之落實在自己的行動中。文人茶餘飯後的風化雪月口頭禪,根本不是我學佛的方向,因為在生死關頭,那些破爛玩意兒絕對不可能抵禦閻羅死主的催逼。所以我才要實修!

20、林蕾博士:

多年以來我一直在鑽研並實修淨土宗,越深入進去,對它的信心也就越大。我曾經一度認為隻有唯物論才是看待世界、宇宙唯一正確的方法、思想,但當用它來“驗證”佛法時,感覺佛法才配堪當“唯一正確”這四個字,對它宣講的道理簡直無法找到一絲一毫的破綻。故而我才下定決心用這種真理與自己的貪、嗔、癡種種習氣做最頑強的宣戰,如果隻是從口頭上讚歎一種思想的偉大,卻不願把它用在改造自身與世界的實踐當中,那你永遠隻能是佛法萬種風情的陌路人而已。因此我才要每天持誦佛號,我相信借著淨宗的修行,我一定可以親見佛陀描述過的無盡風光。


       

21、王博士曾就讀於天津南開大學,後又於四川社會科學院獲得了碩士學位。現在他已成為博士生導師,且工作於美國。他說:

我本人依靠種種因緣也了知了一些佛法的基本道理,我開始堅定地相信如果真能掌握佛陀教言的話,那真應該算是圓滿的智者行為,怎麼能談得上精神有問題呢?在西方國家,很多具智之人都把佛學看成解決人類精神危機、人格缺陷的學問與實踐手段,學佛者是充滿生命力、活力的身心調適者、改造者,絕非消極避世的社會碩鼠與精神鴉片。把學佛之人當成無知、怪異、瘋狂的看法,在西方並沒有任何廣大市場。。。佛教徒是為了活得更明白、更自在、更智慧,才踏上學佛這條陽光大道的。。。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知識分子信仰宗教的人士已越來越多,因宗教所欲解答的實為人類最關心、卻一直無法用科學加以闡釋、解決的命運歸宿問題。在這種心態背景下,深奧、縝密、究竟的佛教才開始大興於美國,並受到了美國智識界的廣泛歡迎。通過深入研究,了解佛法教義之士在西方已日漸增多。

22、清華大學的博士生吳天義也曾專門談論過有關佛法的唯物、唯心之爭。這個今年隻有二十五歲的小夥子,本科、碩士都是在清華完成的。作為中國最著名的理工科院校培養出的一名標準的科技工作者,我想他對此問題的看法,應該給人們帶來一些別樣的啟迪:

一般的唯物主義者都認為佛教是唯心(主觀唯心)的,做出這一論斷的原因,大概是看到佛經里有很多類似“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色即是空”、“覺者如虛空”、“諸行無常”等等的說法就望文生義地做出了這種結論。其實佛法分為證法和教法兩大部分,世間學者大都依文解義,從未曾親證其境界就下判斷,這本身就應該算是一種最標準的“唯心”行為。即就是單就教法而言,世間學者望佛教之文,也錯解了佛法本義,他們又有誰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做過徹底、辯證、深入的思考呢?

佛法是一門大科學,是古聖先賢依靠佛陀教言,也憑借自身努力對宇宙奧妙進行精進探索的結晶。同樣,現代物理學也是在對宇宙進行探索,一個人想對現代物理學有個基本了解,也得從小學讀到大學,至少花上十幾年的時間。那麼要想對佛法真正徹悟豈不更要猛下苦功,做不到這一點,任何對佛法的認識都難免主觀臆斷的嫌疑。

23、某大學的博士智妙:

在他們的指點及幫助下,我開始閱讀一些《向知識分子介紹佛教》之類的淺顯讀物,並發覺書中所述很有意思。接下來我又開始看《無量壽經》、《地藏經》等經文,起先是從文學角度來看,覺得佛經真是“信、達、雅”的典範。佛經的文字精練樸實卻又優雅動人,章法結構也嚴謹合理。再深入下去,我便不得不驚歎於佛經中所蘊含的深廣智慧與慈悲了。從此我下定決心要深入佛法、深入經藏了。毫不誇張地說,是三寶給了我全新的生命。一個虔誠信仰佛法的人,實在是太有福氣了,就像一個很貧窮的人得到了無盡的寶藏一樣,佛法可以讓他受用終生。有了佛法的人生,才是賦予生命以最終目標與歸宿的永恒解脫!

24、林心是美國紐約城市大學(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物理學專業的博士,他的本科教育是在上海複旦大學物理學系完成的他說:

對我而言,佛教揭示出的關於宇宙、生命的正見,從未曾引起我片刻的懷疑。我總在想,如果佛陀都不能宣示真諦、解答我們關於人生的疑惑,這個世界上恐怕也就沒有誰能敲開真理的大門了。這個道理並不深奧,翻開整個人類社會的思想發展史就可一目了然:在古今中外的剖析社會本質、試圖提供社會發展指南的理論與實踐體系之中,有哪一個已被時間與實踐證明為是唯一真理?有哪一個可以將我們從生死的迷茫中拯救過來?迄今為止,不論是醫學還是哲學,它們有關死亡的描述都讓人無法信服,我還怎麼可能再相信它們對別的領域的闡釋。既如此,為何不能把我們探尋的目光投向佛教呢?所以我一直對一個問題耿耿於懷,那就是假如我們從小就能在一種寬容、多元的文化氛圍中接受教育,人們對佛教普遍的無知與偏見肯定可以減少很多。而在過去的教育環境中,佛教已被先天地定名為封建思想的流毒、殘餘,它與迷信、自我麻醉早就被劃上了等號。這種公眾認識的誤區是如此強大,以致佛教、佛教徒甚至沒有發言的場合、機會去為自己掙得一席生存之地。如果是在一個開放的教育體製之下,情況就絕不會如此糟糕。(當然,現在的情況已比以往有所改善。)等我後來到了國外,這種感覺就更強烈了。是好是壞最好留待事實本身來證明,對佛教也應該這樣看待。


       

25、曼石博士現任教於某中醫藥大學:

我認定虔誠信仰、清淨歸命於三寶絕對是一條學佛正途。至於大乘精奧、顯密玄門,我真的自愧不能探得堂奧。而且本人性不喜交遊,故也難得一遇高僧大德。惟在次數不多的上廟禮拜之過程中,我常常能體會到心得以清淨後的那種純淨、透明的感覺。至心叩拜時,曾於感恩之刹那感受到無可言說的清淨感,當其時,對真空之理似亦若有所悟。在那個時刻,我才明白為什麼佛教如此強調自性清淨,這既是一種我們本具的天真狀態,又因被無明染汙而成了眾生心性再次回歸的目的地與家園。一旦真的達到甚或隻是稍稍接近這種清淨無染的狀態,一個人就一定可以感受到常人在常態下永遠無法觸摸到的存在本質與真實的生活內涵。

26、北京大學在職博士生圓善:

發自內心地奉勸一句,不管有沒有人聆聽:請把時間抽出來一部分投入到對佛法的研習中來吧!對我個人而言,佛法帶給我的最大利益便是讓我明白了打碎我執、樹立空性正見的重要意義。這樣,我就能一步一步走向自在、走向自由、走向解脫。總有一天,我會與《高僧傳》里的那些先行者共遊舞的,我堅信!

27、如是博士畢業於南京大學他說:

皈依佛門後,在上師指導下修加行、念誦百字明和金剛薩垛心咒、吃長素、因緣具足時常在佛菩薩像前自誓受八關齋戒、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佛力感應真是不可思議,漸漸地我的身心發生了明顯的改變與進步。確如《楞嚴經》所雲:“情重斯幽,想明斯聰”,信佛之前,我對愛情是很執著的,那時的我其實可以說是一個很愚鈍的人,學習成績不好、心里整天晃晃悠悠不知所終……信佛實修之後,情執越來越淡泊,而智慧則大為增上,最關鍵的是,自己終於明白了從五蘊假合之身中誕生愛情的荒謬與無望。以前還有一個壞毛病,即驕慢心特重,而在修習五加行中的大禮拜後,對萬事萬物日漸生發出一種恭敬、慈悲、平等、清明而又歡喜的心態。

28、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圓悲:

第一次正面接觸佛經,當時的唯一感覺就是震驚!原來佛法是這個樣子!原來佛法是如此的偉大!我不斷在腦海中把所學到的世間法與佛法進行對比,越對比越覺得佛法的不可思議!

當時的感覺非常興奮,佛法,這才是我要找尋的,冥冥中一直想要找尋的東西。於是,我如饑似渴地閱讀,每讀一遍都要不由自主地感歎道:“白活了三十年!以前是多麼得孤陋寡聞啊,若是把學習世間法的時間都用在學習佛法上,那該多好啊。”

29、朱雪芳,哲學博士說:

佛告訴我們,人都有福,或多或少,或前或後。福是不可以量化的,隻能感覺,知足為福。


       

30、陳延進博士說:

西哲的唯心論,比佛所示的唯心,大有不同,約列如左:

1、西哲所論的唯心,隻限於人世間而已,佛說的唯心,則可通於六凡四聖。

2、西哲所說的,大都順著人欲的發展,就是佛所反對的劣欲,順欲發展,很易流入殺、盜、淫、妄…… 等顛倒煩惱的苦海。

3、西哲所說的,順欲發展,便不能從濁世,做到人心淨化,達致世界澈底和平的可能!

4、西哲的唯心論所說的,沒有脫離五濁惡世的辦法,也沒有修行的方針。想依西哲的唯心看法,來脫俗入聖,永斷煩惱,究竟離苦,是不可能的!由此可見佛法是可貴的!

5、西哲的所謂神,是指造物者,這造物者,是一位萬能萬知的神,笛下見 R.Descartes 說,這神能創造天地萬物。而他既是萬能,乃是不必父母生的,是自己作為原因的 Self Cause,換一句話說,就是自己創造自己。這種解釋,是很獨斷的,哪能令人置信?從論理學來說,是不通的!因為有果必定有因,絕沒有無因之果的!佛解釋世界現象,是共業所成,非任何人所造,自是一種合乎真實的言論。故西哲的唯心論,到底難免陷入獨斷論的毛病,獨斷論就是不合論理學的,也就是失去正理。

31、北京大學地質系某博士感歎說:

真正的學佛者實在是太自在了!

32、艾澤生博士:

通過修持佛法,不僅自己的性格有所改善,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了取舍善惡、淨化自心的道理。這個道理才是真正的財富,不但能令我們樹立正確的世界觀及價值取向,而且還能令我們今生後世都得到暫時與究竟的安樂。可以這麼說:學佛之路,就是通往幸福快樂之路。

33、格雷厄姆·豪博士:

隻要去讀一段佛經便會發現,遠在2500年前,佛的弟子就懂得了比自己受稱讚還要多的有關我們現代心理學上的問題。在這個時候,他們就開始研究這類問題並找出了它們的答案。

34、斯里蘭卡弗那多博士:

佛教之生活法,能使人們得到安樂,並使生活成為合理,至誠和平;使人類確知戰爭是野蠻愚癡的最良方法,無過於宣傳佛教之道理及見解。佛教不強人盲從,但凡有思想智慧之人,就佛教道理深思諦觀,則未有不怡然煥然,心安理得者。


       

35、荷蘭弗朗基博士:

世界戰亂的根源,是由於某些國家貪婪心太重,權利心太濃,恃強淩弱,稱王稱霸,以致發展成殘酷的戰爭。摩西十誡已經提及,但道理沒談透,故沒能收弭兵之效。獨有佛說非常究竟,特別是佛教戒律非常精粹。假使能使佛教普及,則世界大同就可拭目以待了。

36、日本京都大學心理學教授佐滕幸治博士:

坐禪學佛有十種心理方面的效果:1、忍耐心的增強,2、治療各種過敏性疾患,3、意志力的堅固,4、思考力的增進,5、形成更圓滿的人格,6、迅速地使頭腦冷靜,7、情緒的安定,8、提高行動的興趣和效率,9、使肉體上的種種疾病消失,10、達到開悟的境地。

37、英國湯恩比博士:

能夠拯救21世紀人類劫難,隻有中國傳統的儒家教育和大乘佛法。

38、查亞蘇里亞博士:

所有現代科學都相信凡事必有因,如果我們不相信因果關系,佛教與科學都一樣不能存。

39、愛德華·康澤博士(Dr.Edward Conze),《佛教》作者:

佛就像一位醫生,就像醫生必須診斷和弄清不同疾病征兆,他們的起因,對治的方法藥方一樣;佛陀所展示的“四聖諦”也同樣指出了苦的範圍,苦的起因,苦的息止,以及通向息止痛苦的途徑。


       

40、拉達克里希南博士(1888—1975),印度政治家,哲學家:

佛陀從未在任何場合發過火,也沒有在任何事情上說過一句不仁慈的話。我們欽佩佛陀的明智而合理的思想。每當我們閱讀佛經的時候,我們就會被佛陀的明智而合理的思想所打動,他把倫理道德(戒)置於首位——正見或合理的見解。他盡力為人們刷淨了所有那些妨得擾亂他們視野和命運的陳詞濫調。(《喬達摩佛陀》)

41、英國牛津大學鮑羅登博士:

佛教為今日人類之救星!現今研究佛教學者漸多,隻因佛教高出一切宗教。雖科學、哲學有長足進步,然其發明最如理處和佛法相通,況佛法有其最深奧廣大處、最真實適用處,決非現世一切學術宗教所可企及。現在隻有佛法可以救世界。

42、尊者W·羅睺羅博士

佛教是現實的,因為它對生活和世界所采取的,就是一種現實的態度。它並不是錯誤地把我們領向愚人的天堂,也決不用所有的那些虛構的恐懼和罪惡感來威脅恐嚇、折磨摧殘我們。它精確而客觀地描述我們以及我們周圍的世界,並且給我們指出了一條通向徹底自由、和平與安寧的幸福之路。

43、韋爾斯博士英國史學家:

佛陀之法音,佛陀之根本教義,由今研究其原本所得,乃知極簡單明晰,且與近世觀念最相合,其為自古迄今最銳利理智之成功,蓋不待辯也。

44、格雷厄姆·豪(美國心理學博士):

隻要去讀一段佛經便會發現,遠在2500年前,佛的弟子們就懂得了有關我們現代心理學上的問題,其水平遠遠超出了世人對他們的信任。在這個時候,他們就開始研究這類問題並找出了它們的答案。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