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80後,今年29歲了。我是一個IT男,一直忙於事業,無暇找女友,父母逼婚好幾年了,無奈,今年剛剛入夏,我家里人的要求,去相親。對方是也是個80後女孩,隻不過是結過婚的,不過沒有孩子。說句實話,起初我有點不樂意,我都沒結過婚,讓我找個結婚的,這不是寒磣我麼?


       

後來,在母親的勸解下,我還是去了。主要母親說的一句話,她說,如果我不去,就是不給人家媒人面子,這樣子以後媒人跟我父母來往就少了,還得罪人。相個親,又不是說直接娶,願意就繼續,不願意就拉倒。


       

見女友的第一面時,有點緊張。雖然已經相親無數,但是面對女孩,我還是有莫名的緊張。互相交流下來,我覺得她非常懂事,是我喜歡的那種性格的女人。就這樣,我就一直聯系著她了。偶爾得空就請她吃吃飯,看看電影,唱唱歌什麼的。


       


       


       


       

今年中秋節父親從外地打工回來,得知我相親成功,並且跟女孩兒談了好幾個月了,非常高興。還興奮的說讓我把女朋友帶回家讓他看看。母親則不慌不忙說,既然都談了這麼久了,媒人也一直催促,說先商量商量訂婚的事吧。然後我們一家三口把訂婚的事情商量了一番。第二天,媒人就被母親打電話叫到了我們家。把我們商量的結果告訴了媒人。


       

我們是在中秋節之後的一個星期訂婚。從我相親,一直到我訂婚,我父親一直沒見過女友,也沒見過她的父親和母親。問題就出在了這里。其實我覺得這件事特別的狗血,簡直不可能的事情,怎麼就發生在我的身上。


       

訂婚那天,我們和媒人去的很早,在飯店等了差不多十幾分鍾的樣子,這時候女友和他父母趕到了。當我父親看到女友和她父母的時候,突然啊了一聲,然後轉身跑了。我們以為父親可能是興奮過度,內急上廁所了。可是過了半個小時,我們都安頓好親戚朋友了,父親還沒回來。後來我去廁所找父親,發現他沒上廁所。我趕緊給他打電話問出了什麼事。


       


       


       

父親接了電話後,說自己在飯店對面的小賣鋪喝酒呢。我問他咋啦,怎麼在我訂婚的日子鬧這出。父親有個特點,隻要是心里有事,不方便說,就會自己一個人躲起來喝悶酒。我找到父親的時候,他已經半瓶白酒下肚了。看到我後,他先是苦笑一下,然後無奈的扔掉手里的半瓶酒。


       


       

我不知道父親心里有什麼事,我怎麼問他都不肯說。但是訂婚這事,親戚朋友都來了,也安頓好了,就差開席了。可是父親這會兒。無奈,我給母親打電話讓她來勸父親,我先回去招呼親戚朋友。差不多過了二十分鍾,父母先後回來。可是父親依然不正常,借著喝酒的勁,一直裝瘋賣傻。把訂婚宴當成春節家宴。


       


       


       

飯菜剛上來沒一會兒,父親便拿著酒去找女友的父親,一句兄弟長兄弟短的叫著,惹得所有人都面露難色。媒人把我拉到一旁,問我出了什麼事,我父親平時看起來很老實的一個人,怎麼到了關鍵時刻成了二流子了。我也無奈,隻能走一步看一步,見招拆招了。隻要父親別鬧太過分的事就好。這次我算是丟人丟大發了。


       

中途我被女友叫了出去,她也問我我父親怎麼回事。我解釋他是興奮過度,畢竟我這都馬上三十而立的年齡了,父親高興我能娶到她這麼好的媳婦兒。說是這樣,我心里還一直納悶到底咋回事。就在我勸女友回去陪客人的時候,就聽到父親那屋里傳來吵鬧聲,還伴著杯子摔碎的聲音。我和女友趕緊跑過去,看到我父親和女友的父親倆人抱在一塊你一拳我一拳的在打架。周圍幾個親戚上前拉都拉不開。


       


       


       

當時我母親那屋里的女賓也趕來勸架。我當時氣的腿都哆嗦了。我大吼一聲:“夠了,你們這都是干什麼?我沒女朋友的時候,你們逼著我趕緊找女朋友,這會兒都要訂婚了,你們倒好,給我鬧這一出。這是逼著我娶不到媳婦呢吧?!”父親被我的吼聲鎮住,母親趕忙跑上去把父親扶起來,然後開始哭著嚷嚷起來,“造孽啊,造孽!今兒對不住大家了,大家都散了吧!”


       

父母的表現讓我徹底失望。我單身的時候,他們隔三差五的電話催的我想自殺,而這會兒,我好容易遇到一個能相處的來的女朋友,訂婚的時候他們有鬧這一出。訂婚宴不歡而散。女友從那天開始再也沒理我。後來媒人來過一次家里後,也是罵罵咧咧的走了,說以後再也不給我說媒提親了,我有這樣的父親是我這輩子到了黴了。


       

事後,我跟父親吵了一架,父親死活不承認那天他做的過分,隻說他就是不同意我和女友在一起,還說我跟誰在一起都沒事,隻有給女友就是不行。我很氣憤,如果父親有事情瞞著我,大可不必這樣,有啥事說出來解決。這可倒好,你不嫌丟人,讓我在親戚朋友面前顏面掃地。這明擺著是讓我選擇打一輩子光棍。


       

我氣憤下要選擇遠離這個無情無義的家,可是母親卻苦苦哀求說父親是在造孽,讓我看在她的份上留在家里。並且母親還把那天那勸父親時候,父親跟他說的那些話告訴了我。父親說,當他第一面見到女友的父母的時候,就覺得面熟,後來發現這對夫妻就是當年害死我爺爺的人。


       


       


       

我爺爺之前是村里的村長,脾氣很好。在他的管理下,和周圍幾個村都是互幫互助。可是後來不知怎麼回事,爺爺突然被抓到了警察局,並且還被指正受賄。爺爺從未做過這麼可恥的事情,辛苦干了半輩子村長,整個村里人都說他的好。指正我爺爺的是鄰村的一對年輕夫妻,他們說偷拍到爺爺和他們村的村長一起受賄的照片。


       

照片的確有,但那是爺爺和鄰村村長聯合其他干部家庭貸款,想給自己村搞建設用的錢。結果,就這樣鬧出了受賄的醜事。爺爺一生清廉,氣不過這事,後來高血壓引發心髒病,不幸去世了。這事都過去好多年了,可是夫妻依然記恨著這件事。後來爺爺那件事也給澄清了,屬於誤會。可是爺爺被氣死了,人死不能複生,從此,父親便恨上了鄰村的那對年輕夫妻。


       

當母親說完這些的時候,父親從房里走出來,一下子跪在我的面前,“兒啊,爹對不起你。耽誤了你的幸福。是爹不對。可是憋在爹心里十幾年的恨沒辦法消除啊!兒啊,你怪爹沒錯,是爹耽誤了你。這都是長輩之間的事,跟你們晚輩能有啥關系。當時你娘就這樣勸我,可是那天喝了酒,那男的最後還說了句刺激我的話,沒忍住我就上手打了他。對不起啊,兒啊!”


       


       


       

我也跪在父親面前,看著他蒼老的臉,握著他長滿繭子的手說,哭的啥也不說出來。我知道父親不會平白無故裝瘋賣傻的鬧事,更不會做害自己兒子的事。如今,過去的事就過去了,我隻想以後的日子好好的過,平平淡淡,幸幸福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