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家公司做财务工作,平时工作就挺忙,到了月底,更是忙得脚打后脑勺。老公是跑业务的,总是出差在外。因为这个,我们都一直没要孩子。

去年三月份,老妈生病过世。父亲62岁,中过一次风,手腿都不是很利落,也是被我老妈照顾惯了,一点生活能力都没有。没办法,我跑了几趟保姆市场给老爸找来了个阿姨。当时老公还私下裡跟我开玩笑说,得说好了,别当着当着保姆,再成了我的后丈母娘。因为老公这句话,我还跟他吵了起来,我说你把我爸当成什么人了,他和我妈感情那么好,我妈这才过世多久……老公赶紧承认错误。


阿姨姓安,51岁,人胖胖的,看着很老实。据说是要供儿子上大学,出来挣点钱。

我把老爸託付给安阿姨其实心裡也不踏实。电视里总演家裡保姆兴风作浪的,我一有空就往家裡跑,我发现我爸的手上缠着创可贴,头也青一块紫一块的,我问是怎么回事,安阿姨有点紧张,老爸倒是说没事,自己走路不小心撞门上了。可手上那伤口明明就是刀切的,老爸不做饭,用刀干什么了?

回单位我越想越不对劲,跟同事说了,同事说,会不会打你爸,你爸不敢说啊?


不至于吧?我存了个心眼。安阿姨陪着老爸去公园晒太阳时,我去家裡安了摄像头。

第一天晚上,一切正常。老爸在房间裡睡觉,安阿姨在沙发上看电视。后来我累了,没再看了。

第二天出帐,忙了一整天。晚上回家看视频时发现,安阿姨还是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那叫一个高兴。端上饭来的是老爸,拿了筷子给安阿姨,安阿姨还说:老江头,明儿买个猪蹄,我不爱吃羊肉。


老爸答应得很痛快。吃完饭拖地,洗衣服,居然都是我那手脚不利落的老爸在干活。这期间,安阿姨只上了趟洗手间。

我打车去了老爸家,质问安阿姨,我们家雇的是保姆,不是慈禧太后。我妈都没吃我爸一顿饭,你凭什么啊?

那不要脸的女人穿着我妈穿过的睡衣瞅了一眼我爸说:凭什么问你爸啊!他干活,他养着我,他愿意啊!


老爸说:江梅,你别闹。我干活锻鍊身体,真的,我现在手脚利落多了。还有,你安阿姨人挺好……

我疯了,问老爸是不是跟这不要脸的女人睡了,我说我妈尸骨未寒,你就……

老爸伸手给了我一耳光,他说我不孝,他说,你天天不见人影,我就是想要个伴怎么了?


要真好好找个老伴我也不反对。这保姆没离婚,现在跟我爸这半铺半盖算怎么回事啊?这犯法了呀。

保姆是我雇来的,我要辞退她。可老爸寻死觅活不同意,为了那隻认识几天的老太太,他竟然要跟我脱离父女关係。我心凉透了。没了妈,再没了爸。

我就不明白了,我爸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縴手点评:老年人更怕孤独。千金难买你爸高兴。他愿意让保姆歇着自己干,人犯贱你还能拦着吗?人俩都高兴,你就别当那拆散人家的老法海了。哪凉快哪呆着去得了。有心呢就买点东西看看你爸,还真得看着点,毕竟你们是亲生的,听你讲这老太太也不是什么好饼。真心实意跟你爸过日子的不是这样。还有,你爸做了小三,这事还真挺吓人的。万一哪天人老公来打你爸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