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終究敵不過現實?這對男友變植物人,女生仍不離不棄要嫁給他的故事感動了許多人,他們近年來也上遍了各大節目,但最近驚傳離婚,女方說起理由仍忍不住哽咽...        

他們的故事要從2008年一通打錯的電話說起,這促使了邱燕樺和韋青龍的這段情緣。不幸的是,兩人交往一年後,韋青龍在一場車禍中變成植物人,邱燕樺不顧家人反對,毅然離開家鄉來到海南照顧昏迷不醒的韋青龍。皇天不負苦心人,奇跡發生了。經過一年多的悉心照料,韋青龍身體狀況也逐漸進步,最後能與人開口交流…走過了3年堅守的坎坷路,24歲的韋青龍和23歲的邱燕樺正式登記結婚。結婚當天,沒有鮮花、婚紗,也沒有婚禮。但邱燕樺誓言,一生不離不棄。        

當初幸福的結婚照        


       

當時這段童話愛情經報導,各大媒體都爭相跟進。就這樣,邱燕樺對韋青龍的癡情傳遍各地,也得到了所有觀眾的祝福。

原以為童話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可風風雨雨6年,昔日患難情侶卻突然宣告離婚。
       


       

2015年4月2日,記者來到三亞市中醫院見到了這對夫妻,他們還是非常恩愛,邱燕樺相比兩年前廋了一大圈,韋青龍胖了,但病情康復很緩慢。當天上午,邱燕樺為韋青龍辦理了出院手續,然後回到病房收拾所有行李,韋青龍坐在輪椅上,眼睛一直看著妻子,「愛老婆,不想連累,老婆。」因為還不能很好的表達(有正常思維),韋青龍一字一字地説,眼神裏滿是感恩和不捨。        

當時的訪問,夫妻充滿濃情蜜意        


       


       

 

因為沒有時間做飯,到了中午吃飯時間,邱燕樺從醫院食堂打來了盒飯,一勺一勺仔細喂到韋青龍嘴裏,韋青龍吃得很滿足,也很開心。丈夫吃完後,邱燕樺才自己吃,剩下的都是青菜,「青龍愛吃魚,我就吃青菜,一個星期兩個人的生活費固定是200元,超支了就得餓肚子。」        


       

在康復科,所有的病友和家屬因為類似的經歷,都成了“一家人”。隔壁床的扶延奇年過五旬,也是車禍導致重度腦幹損傷,已經住院半年,他把韋青龍當兒子一樣看待,聽説他們離婚的消息,他哭了,因為感動,也因為惋惜。        

扶延奇的妻子陳玉梅告訴記者,跟邱燕樺夫婦相處了半年,他們很恩愛,燕樺把青龍照顧的非常細心,每天為他按摩、喂飯、洗澡、擦屎倒尿,還在醫院做了兩份保潔員的工作,太辛苦了,現在突然聽説要離婚,感覺很惋惜。        

護士長王身林平日很照顧邱燕樺夫婦,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她也眼圈發紅。她説,燕樺真的是個堅強的女孩子,自己身體也不好,幾次累得暈倒在病房,90斤的小身子經常要攙扶150斤的丈夫做康復治療,看著都讓人心疼。
「我和青龍(丈夫)都沒有錯,只是,現實太殘酷,我們終究沒有辦法抵抗。」這是邱燕樺與記者見面説的第一句話。
       

兩人簽下的離婚協議書        


       

邱燕樺已經泣不成聲,抱著韋青龍失聲痛哭,她説,「我捨不得他,但沒有辦法。以前我以為只要我努力,就會有希望,可是現在,我看不到希望了。」        

邱燕樺有個習慣,她每天都會記賬,已經寫了4、5本記事本。一筆一筆很清楚,連買衛生紙、香蔥等的記錄都有,還有韋青龍的每月的住院治療費,每位好心人的每一筆捐款,總共收到捐款7.5萬餘元,而這幾年韋青龍的醫療費已達15萬元,除了醫療報銷的60%和低保補貼(每月360元)、殘疾人醫療救助(1萬元左右),她還欠著醫院和朋友一筆錢。        

「青龍的媽媽總以為我把捐款吞了,所以我要把事情記清楚,不希望被誤解。」邱燕樺説,她原以為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但婆婆一直刁難她,她一個人在三亞孤苦伶仃,男方家人卻一點都不理解,他們這幾年從來沒有過問青龍的病情,婆婆一年才來醫院兩三趟,而且每次來都吵架,所有的醫療費都是她一個人再承擔。        

邱燕樺一邊説一邊流淚,很長時間,才稍稍平復了自己的情緒。她告訴記者,兩人雖然相愛,但現實太殘酷,她一個人再怎麼努力,都沒法給他一個家,在外漂泊了6年,她渴望有個家,不希望一輩子住在病房裏。去年她奔波無數趟,仍辦不下三亞的居住證,因此申請不了公租房,她第一次萌生了離婚的念頭,但是看著青龍不見好轉的病情,她又打消了這個想法。        

爺爺的離世,給了她很大的打擊,離婚的想法又一次冒出來。她從小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祖孫感情非常好,來海南照顧男友甚至結婚,80多歲的爺爺一直不知情,爺爺去世後,她開始懷疑當初背棄家人的選擇是錯誤的。爸媽年紀也大了,我覺得應該盡孝道,爸爸身體也不好,幾次生病我都不在身邊,心裏很慚愧,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愛青龍,他也離不開我,所以經常陷入矛盾中。邱燕樺如是説。        

「吃盡了所有的苦楚,可換來的仍是不理解。」直到今年春節,與韋青龍媽媽又一次衝突,徹底壓垮了她,也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離婚。邱燕樺説,生活壓力大、婆婆又不信任她,她沒有理由選擇堅持,也許是到了放手的時候。        


       

她把這個想法跟丈夫小心翼翼的溝通,青龍卻毫不遲疑地點頭了,他説:「不想連累老婆。」        

雙方和平解除婚約,收到的2萬元捐款全部歸韋青龍         

2日下午,記者跟隨邱燕樺、韋青龍來到樂東樂光農場6隊找韋青龍父母拿戶口本,準備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但沒有想像中的順利,當天下午4點左右到韋青龍家裏,低矮的兩間小平房破舊簡陋,只有母親在家,父親還在芒果地裏打零工。        

「我找不到戶口本,你們不要逼我!」韋青龍母親情緒很激動,將運回來的行李全部摔在地上,她很難接受離婚這個事實。她嘴裏一直在念叨説,邱燕樺就是來騙婚的,拿兒子當擋箭牌,到處賺取別人的同情心,她根本就是存心害我們家,不會原諒她。        


       

僵持了近一個小時,韋青龍母親才平靜下來。她告訴記者:「我不是不關心青龍,家裏確實負擔重,大兒子因為腫瘤動手術花光了家裏的錢,我和他爸身體也是一堆毛病,欠了別人一屁股債,所以青龍都是邱燕樺在照顧,但我每次去三亞看青龍,她都是對我很兇,一説話就要吵架,我説放棄治療,她非要堅持。」        

對於兒子這幾年的婚姻生活,母親盧仙女一直持悲觀態度。她説,當初不同意他們結婚,就料到有這麼一天,好端端的一個女孩怎麼會愛植物人,「我不是刁難她,我就是不相信,當初不是她跪在節目現場説要一生一世,我不會答應結婚,她從來都不把我當媽,我也不認這樣的兒媳。」        

4月3日上午,韋青龍與邱燕樺在樂東民政局正式辦理離婚手續,並簽署了離婚協議書,剩下2萬元捐款全部歸韋青龍,這段不離不棄的6年戀情在遺憾中結束。對於未來,邱燕樺沒有太多的打算,她説:「只想好好生活,孝敬父母,也希望青龍能好起來。」        


       

雖然,這對患難情侶沒有走到最後,但是6年的不離不棄,還是感動了無數人,也為社會增添了許多溫暖。        


長期且無止盡的照護也會磨損漸漸一個人的耐心,再加上婆婆的不諒解與質疑恐怕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最後丈夫也能諒解並和平離婚收場,也算好聚好散,只希望雙方最後都能找到屬於他們的歸宿。        

分享出去,給更多人看看這故事的結局吧!
       

真愛終究敵不過現實?這對男友變植物人,女生仍不離不棄要嫁給他的故事感動了許多人,他們近年來也上遍了各大節目,但最近驚傳離婚,女方說起理由仍忍不住哽咽...        

他們的故事要從2008年一通打錯的電話說起,這促使了邱燕樺和韋青龍的這段情緣。不幸的是,兩人交往一年後,韋青龍在一場車禍中變成植物人,邱燕樺不顧家人反對,毅然離開家鄉來到海南照顧昏迷不醒的韋青龍。皇天不負苦心人,奇跡發生了。經過一年多的悉心照料,韋青龍身體狀況也逐漸進步,最後能與人開口交流…走過了3年堅守的坎坷路,24歲的韋青龍和23歲的邱燕樺正式登記結婚。結婚當天,沒有鮮花、婚紗,也沒有婚禮。但邱燕樺誓言,一生不離不棄。        

當初幸福的結婚照        


       

當時這段童話愛情經報導,各大媒體都爭相跟進。就這樣,邱燕樺對韋青龍的癡情傳遍各地,也得到了所有觀眾的祝福。

原以為童話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可風風雨雨6年,昔日患難情侶卻突然宣告離婚。
       


       

2015年4月2日,記者來到三亞市中醫院見到了這對夫妻,他們還是非常恩愛,邱燕樺相比兩年前廋了一大圈,韋青龍胖了,但病情康復很緩慢。當天上午,邱燕樺為韋青龍辦理了出院手續,然後回到病房收拾所有行李,韋青龍坐在輪椅上,眼睛一直看著妻子,「愛老婆,不想連累,老婆。」因為還不能很好的表達(有正常思維),韋青龍一字一字地説,眼神裏滿是感恩和不捨。        

當時的訪問,夫妻充滿濃情蜜意        


       


       

 

因為沒有時間做飯,到了中午吃飯時間,邱燕樺從醫院食堂打來了盒飯,一勺一勺仔細喂到韋青龍嘴裏,韋青龍吃得很滿足,也很開心。丈夫吃完後,邱燕樺才自己吃,剩下的都是青菜,「青龍愛吃魚,我就吃青菜,一個星期兩個人的生活費固定是200元,超支了就得餓肚子。」        


       

在康復科,所有的病友和家屬因為類似的經歷,都成了“一家人”。隔壁床的扶延奇年過五旬,也是車禍導致重度腦幹損傷,已經住院半年,他把韋青龍當兒子一樣看待,聽説他們離婚的消息,他哭了,因為感動,也因為惋惜。        

扶延奇的妻子陳玉梅告訴記者,跟邱燕樺夫婦相處了半年,他們很恩愛,燕樺把青龍照顧的非常細心,每天為他按摩、喂飯、洗澡、擦屎倒尿,還在醫院做了兩份保潔員的工作,太辛苦了,現在突然聽説要離婚,感覺很惋惜。        

護士長王身林平日很照顧邱燕樺夫婦,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她也眼圈發紅。她説,燕樺真的是個堅強的女孩子,自己身體也不好,幾次累得暈倒在病房,90斤的小身子經常要攙扶150斤的丈夫做康復治療,看著都讓人心疼。
「我和青龍(丈夫)都沒有錯,只是,現實太殘酷,我們終究沒有辦法抵抗。」這是邱燕樺與記者見面説的第一句話。
       

兩人簽下的離婚協議書        


       

邱燕樺已經泣不成聲,抱著韋青龍失聲痛哭,她説,「我捨不得他,但沒有辦法。以前我以為只要我努力,就會有希望,可是現在,我看不到希望了。」        

邱燕樺有個習慣,她每天都會記賬,已經寫了4、5本記事本。一筆一筆很清楚,連買衛生紙、香蔥等的記錄都有,還有韋青龍的每月的住院治療費,每位好心人的每一筆捐款,總共收到捐款7.5萬餘元,而這幾年韋青龍的醫療費已達15萬元,除了醫療報銷的60%和低保補貼(每月360元)、殘疾人醫療救助(1萬元左右),她還欠著醫院和朋友一筆錢。        

「青龍的媽媽總以為我把捐款吞了,所以我要把事情記清楚,不希望被誤解。」邱燕樺説,她原以為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但婆婆一直刁難她,她一個人在三亞孤苦伶仃,男方家人卻一點都不理解,他們這幾年從來沒有過問青龍的病情,婆婆一年才來醫院兩三趟,而且每次來都吵架,所有的醫療費都是她一個人再承擔。        

邱燕樺一邊説一邊流淚,很長時間,才稍稍平復了自己的情緒。她告訴記者,兩人雖然相愛,但現實太殘酷,她一個人再怎麼努力,都沒法給他一個家,在外漂泊了6年,她渴望有個家,不希望一輩子住在病房裏。去年她奔波無數趟,仍辦不下三亞的居住證,因此申請不了公租房,她第一次萌生了離婚的念頭,但是看著青龍不見好轉的病情,她又打消了這個想法。        

爺爺的離世,給了她很大的打擊,離婚的想法又一次冒出來。她從小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祖孫感情非常好,來海南照顧男友甚至結婚,80多歲的爺爺一直不知情,爺爺去世後,她開始懷疑當初背棄家人的選擇是錯誤的。爸媽年紀也大了,我覺得應該盡孝道,爸爸身體也不好,幾次生病我都不在身邊,心裏很慚愧,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愛青龍,他也離不開我,所以經常陷入矛盾中。邱燕樺如是説。        

「吃盡了所有的苦楚,可換來的仍是不理解。」直到今年春節,與韋青龍媽媽又一次衝突,徹底壓垮了她,也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離婚。邱燕樺説,生活壓力大、婆婆又不信任她,她沒有理由選擇堅持,也許是到了放手的時候。        


       

她把這個想法跟丈夫小心翼翼的溝通,青龍卻毫不遲疑地點頭了,他説:「不想連累老婆。」        

雙方和平解除婚約,收到的2萬元捐款全部歸韋青龍         

2日下午,記者跟隨邱燕樺、韋青龍來到樂東樂光農場6隊找韋青龍父母拿戶口本,準備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但沒有想像中的順利,當天下午4點左右到韋青龍家裏,低矮的兩間小平房破舊簡陋,只有母親在家,父親還在芒果地裏打零工。        

「我找不到戶口本,你們不要逼我!」韋青龍母親情緒很激動,將運回來的行李全部摔在地上,她很難接受離婚這個事實。她嘴裏一直在念叨説,邱燕樺就是來騙婚的,拿兒子當擋箭牌,到處賺取別人的同情心,她根本就是存心害我們家,不會原諒她。        


       

僵持了近一個小時,韋青龍母親才平靜下來。她告訴記者:「我不是不關心青龍,家裏確實負擔重,大兒子因為腫瘤動手術花光了家裏的錢,我和他爸身體也是一堆毛病,欠了別人一屁股債,所以青龍都是邱燕樺在照顧,但我每次去三亞看青龍,她都是對我很兇,一説話就要吵架,我説放棄治療,她非要堅持。」        

對於兒子這幾年的婚姻生活,母親盧仙女一直持悲觀態度。她説,當初不同意他們結婚,就料到有這麼一天,好端端的一個女孩怎麼會愛植物人,「我不是刁難她,我就是不相信,當初不是她跪在節目現場説要一生一世,我不會答應結婚,她從來都不把我當媽,我也不認這樣的兒媳。」        

4月3日上午,韋青龍與邱燕樺在樂東民政局正式辦理離婚手續,並簽署了離婚協議書,剩下2萬元捐款全部歸韋青龍,這段不離不棄的6年戀情在遺憾中結束。對於未來,邱燕樺沒有太多的打算,她説:「只想好好生活,孝敬父母,也希望青龍能好起來。」        


       

雖然,這對患難情侶沒有走到最後,但是6年的不離不棄,還是感動了無數人,也為社會增添了許多溫暖。

長期且無止盡的照護也會磨損漸漸一個人的耐心,再加上婆婆的不諒解與質疑恐怕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最後丈夫也能諒解並和平離婚收場,也算好聚好散,只希望雙方最後都能找到屬於他們的歸宿。        

分享出去,給更多人看看這故事的結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