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位朋友終於從“第三者”正式轉任為“妻子”。讓人不解的是,她的笑容竟是越來越難得,見到她時,總是一臉疲倦。


       

她和已經有妻有子的男友維持兩年多的地下情。終於,我的朋友如願以償地成了那個男人的妻子。之後,她總是悉心裝扮自己、打點生活,以一種非常美麗、周到的女主人姿態,周旋在先生的家庭和朋友之間,她真是用心得沒話說。我的朋友從被人唾棄的“狐狸精”,到成為新家庭里名正言順的女主人,想想還真是不容易啊。


       

她在人前是那麼好強、有條不紊而且柔情似水。在我面前,她卻忍不住說,好累,好累,好累啊!和心愛的男友真正成了一家之後,她再沒有約會的感覺,從前,每次和男友見面都是匆匆又匆匆,千般無奈、萬般不舍,心情卻特別甜蜜;現在想見多久就多久,隨心所欲,其實,唉,就是不值錢了。

從前對男友的女兒有一分好,小女孩就驚喜且感激,男友的家人也覺得我這個朋友真是厚道又懂事,如今,什麼都理所當然了,再也沒有人感激。最難熬的是,他們這一對父女和前妻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根本是藕斷絲連。

那小女孩就要考大學了,先生和前妻、孩子,像是組成了某個秘密社團一般,三個人整天討論考試,而我的朋友,被晾到一邊,尷尬極了。到了這個時候,她才了解:這對夫妻十多年的婚姻,十多年的朝夕相處,並不是她和男人熾烈火熱的愛情所能夠取代的。尤其這對夫妻還有一個孩子,一個極其需要父母全神貫注愛著的、青春期的孩子,她讓一對感情冷淡的夫妻漸漸地有了互動。

對此,我的朋友完全無能為力。再怎麼相愛,她還是出現得晚了些。頭一次,我看見她為這種關系流淚了。在她因為愛情而備受議論與討伐的時候,她並沒有放棄希望,她對愛情的追求反而因此愈挫愈勇。如今,她已如願擺脫了第三者的身份,她已如願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然後,她卻發現自己有苦難言,所有尋常夫妻生活里都存在的不快樂和小情緒,她都不能說,不能談。從一開始,我的朋友就失去了抱怨的權利和資格。

而我知道,其實,那個男人心里也是苦的,毀了一個家庭又重新建立一個同樣問題重重的家庭。他覺得,人生不過是愚不可及的重複、再重複而已。而愛情,卻變成了這場乏味遊戲的罪魁禍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