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jpeg

白羊座

白羊座的愛是宮廷式的愛,穿戴著閃亮盔甲的騎士是不會吝嗇或不認真地愛一個人的。然而他們所愛的通常是那華麗的理想,而不是那位可能有些激動且討厭地坐在那兒旁觀著騎士們為了她而展開的競技之實體的公主。

對白羊座而言,愛的樂趣多半來自於追求的過程。對許多白羊座的人來說,愛就是追求,而不是到達終點或獲得芳心。一旦他們得到了獵物,要不就是吃掉它要不就是做成標本掛在牆上。從獲得成功的那一刻起,捕獵的過程就已結束。

有些白羊座的人其親密關係的模式與上述極相近。這就是為什麼在面對白羊座的追求時,最好表現出有些不情願的原因。你必須知道如何來玩這場遊戲。宮廷式的愛是人類情感模式中顯著、制式化的一種--年輕、英俊的騎士總是愛上難及、難得的貴婦,白羊座的人常愛慕、崇拜著他們無法擁有的。他為她寫詩、畫畫、吟唱一曲以贏得她從窗檯所出的玫瑰。他憔悴、哀痛並遙望著月亮,花許多時間在林間徘徊,以一種悲愁柔情的姿態。他為她而戰,並願意為她奉獻自己的生命。最後,如願所償地,他擁有了她。但你從未聽聞過,公主與王子後來是如何生活的。

這並不是說,白羊座的人無法忠貞於伴侶或維持一段長久的關係。這只是說明了,如果一段關係從不改變或提供挑戰與衝突的話,他可能就會有所動搖。乍看之下,這個陽剛味的星座想要的是一個被動、柔順、意志力薄弱的伴侶。不是這樣的,雖然演變成這種局面的可能性很高。當白羊座的人發現一段他們無法全然主導的關係時,他們會緊黏著不放。

白羊座就像另兩個火象星座--獅子以及射手座一樣,是天生的浪漫主義者。平凡的愛無法吸引他們。就 好比圍坐在火堆旁烤魚,除非那火堆是他們被困在積雪的山裡三天後才擁有的火堆,除非那魚是他們歷盡千辛萬苦才捕得的,否則這樣的活動一點意思也沒有。只要 事情落入俗套了,白羊座的人--無論男或女,便開始打呵欠了。然而要不斷地提供你白羊座的伴侶刺激及樂趣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實上,你無須親自提供這樣的 刺激。你只要注意別在心理或身理上太順從他即可。也就是說,你得擁有你自個兒的生活及興趣,做你自己,如此一來他或她就不會覺得你是全然屬於TA的。

不管如何,白羊座的你將不會感到厭倦。除非你的白羊座性格受壓抑,將所有能量及動力藏在內裡並且用來與自己抗爭。否則白羊座的人是永遠也不會對人生感到厭倦的。即使是受過傷、內向性的白羊座,即使是患有精神病的,其情亦然。如果你想要一個冷靜、平和、知足的伴侶,那麼離白羊座遠一點。他的本分就是不滿於現狀,挑戰現狀。金牛座或巨蟹座可能會比較適合你一些。否則你可能會被火燒傷。



獅子座

對獅子座而言,愛可以讓世界轉動。而愛對獅子而言,就像其他生命的經歷一樣,是神話般、必須極致地戲劇化的。愛必須勇敢而豐富,燦爛而高潮迭起,否則就不是獅子的風格。他們喜歡『愛上』,也喜歡扮演愛人的角色。而如果你恰好是那位接受者,你將經歷的可能是前所未有的。

獅子就是有適時地展現戲劇性姿態的才能。他是浪漫而慷慨的,而他展現愛的方式之一就是送禮物。這 些禮物可不是常見的巧克力,它們較可能是昂貴、來自他國或難以取得的,並且通常是可以穿戴在身上展示的。為了愛的緣故,請表現出你的感激之意吧。因為對獅 子而言,如果他的愛人不喜歡或不願接受這份禮物的話,他可能會生氣地將禮物給毀掉。與接受者相較,獅子毋寧是較適合於擔任給予者的角色。但他們不會隨便、 草率地給出禮物--他們可能精心策劃許久,並為對方能不能接受而擔心、怕羞。

獅子座對愛的理想是不同於天秤座以及其他與愛、親密關係有關連的星座。對天秤座而言,愛是一種交流,一種相互的關係,是兩個不同個體的相遇。對獅子座而言,愛是一種具創意的行動,而他就是太陽,是為中心。有時,你會發現他太熱愛於去愛,太熱愛於他對愛的形象了,以致於他多少忽略了你。這是獅子座在愛情中常碰到的問題--另一半感覺被忽略了,除非他同時也能熟練於穿梭在童話與現實之間,否則將很難避免這樣的問題出現。

但撇開這問題不談,獅子的確是理想的情人。不管是男獅或女獅,都具備了使愛情變得神奇或使某事變得特別的天賦。他總是可以讓你感覺到除了你自己之外,沒有其他人真正經歷到愛。他的愛彷彿沒有界限。而本質上,他又是那麼地忠誠--雖然他可能會貪慕於異性的愛慕,但基本上他是個忠貞的戀人。

當然,他也需要對方回應他的忠誠。不管是男獅或女獅,都是善妒的貓,無法忍受一堆蒼蠅追逐著他的另一半。他可能會粗野、沒風度地趕跑或污辱其他的競爭者。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又樂在這樣的競爭之中,只要他的安全無虞。他所無法忍受的是背叛,那會使他深深地受傷且無法寬恕對方。獅子擁有純真的心靈以及高超的理想。背叛對他們而言是件可怕的事。雖然對魔羯座而言,他們早已做如此最壞的打算了,而對天蠍座而言,他們無時不在懷疑這樣的情事,但對獅子座而言,他們就是無法相信這樣的事。他將無法探究背叛的原因。對他而言,這是一種原罪,最嚴重的罪行。

獅子對另一半的要求不只是忠誠,他還會期望對方如對待一君王或女王般地對待他。就某個角度來說,獅子可能會表現得如此惹人愛以致於你願意這麼對待他。但就另一個角度來看,這種帝王般的態度有時會有些惹人厭。有時要溫和地提醒一頭獅子什麼是有益於他也有益於你的,是相當困難的。因為他常常會忘記這一點。

不管是男獅或女獅,都會為了所愛的人而戰。他可能會變得具防禦性且支持性且非常能照顧人,並且可以為了愛而做重大的犧牲。(小犧牲對他們而言,有時反而更難些。)他可以全然地犧牲自我並放棄一切,且永不後悔。

獅子的愛情及婚姻是相當有趣但卻鮮少平順無波的。他們太理想化、眼光只放在大事上,以致於無法避免狹隘生活中必然的衝突。獅 子無法應付親密關係中世俗、實際的部分以及人性的限制及矛盾。獅子所要的是一份全然的愛,是六世紀以前抒情詩人所吟唱的詩歌。就某種角度來說,這樣的愛並 不存在,因而獅子容易因此感到失望。但換個角度來看,也沒有任何一個星座能像獅子座一樣,把世俗、實際的事物幻化為神話般獨特、絢爛,使你也在不知不覺中 相信,童話並不是那麼愚蠢而不可信的。




射手座

因襲的說法是,射手座的人在做婚姻的誓約時,會顯得有那麼點不情願。這是相當可以理解的,因為射手座的愛是要充滿各種可能性的,如果要他放棄那些未來的可能性,自然會有所阻難。『到死亦相陪伴』,這對不斷在追尋的射手而言是多麼大的承諾。

上 述聽起來射手好像不斷在追求新的關係,這倒不盡然--得視關係的品質而定。射手座的神話與流浪者有著很深切的關聯,但神話所闡釋的是象徵與心理,不一定會 表現在行為上。不停息地追求未來的目標與可能性、不停息地質疑意義,這些可能是存在於他們的靈魂,並且不一定需要另一半來幫他們解答。

如果 你正與這樣的射手在一塊的話,嘮叨、嫉妒以及懷疑不會對事情有什麼幫助,只會把他們推向其他更能與他們有所交感的人那兒去。當你提醒他該為某事某人負責 時,他通常會感到非常非常的不適,並且會以各種理由來說服自己是無法擔負責任的。如果可以的話,試著牢牢記住射手是個理想家,並常受他們追尋浪漫幻想的需 要驅使。在外頭晃蕩一陣子他就回返家了,因為家是他堅定不移的聯繫。他是既渴望穩定又害怕穩定,因而他所渴望的家並不是像後頸上的重擔那般的。

身 為一個火象星座,射手也有受肉身限制的困擾。再者,他對愛的看法可能是如此地理想化並充滿火象的戲劇性、完美主義以及精神上的聯合,以致於沒有任何一段關 係能完全滿足他的需要。但這樣的愛只是一種典範,而他們必須同時去追尋它並醒悟。如果必要的話,離開他一段時日,因為這會有助於他瞭解某些現實,譬如說, 其他人不會永遠等著他回來。不過這也是他們的人生課題旅程之一部分,很多年輕時拒絕在愛裡探索的射手,在中年時發現自己必須打破協定的關係。

當然啦,也有不少射手是完全地願意也能夠在關係中負起責任並履行承諾的。但 你仍得小心,別將人馬誤當成其他的動物--他們不喜歡被關在籠子裡,即使他和你在一起時很快樂。這牢籠同時意指著心理的以及性的。當他需要朝想像及幻想高 飛,或進入一本書的世界中,或進入一段哲學的思考之時,也許會使你像條在陸地的魚一般喘氣、擱淺,然他就是得去。如果他需要旅行--旅行於許多射手而言, 是一種有助於恢復元氣的長生不老藥--那麼就讓他去吧,且如果必要的話,讓他自個兒去。他只是要運動一下他的腿、感覺一下奔跑的速度、發射出一枝箭罷了。你無法真正地馴化射手的靈魂。他們並不是寵物。如果你想要的是一個穩定、實際的類型,你可以試試土象星座。一個被箝制以及捆綁且無法活動其靈魂的射手是相當可憐的。

射手們需要去相信某些事,擁有某些信念及目標--即使它們是不夠實際的。不斷地將其目標翦除等於是將他毀滅。不斷地提醒他某件他珍視的事物有多愚蠢或不可能實現或不實際或幼稚是逼他逃開的最好方式。

射手可以是最慷慨的靈魂,不管在物質上或情感上。但他就是無法給予承諾。如果隨他去,他反會帶你許多驚喜。他就是有這樣的天份。但以尋常、慣有的方式來要求他,他會覺得自己被壓迫並且做不到。他是個相當自我為中心的靈魂-- 火象星座的人對某些事都有些遲鈍。當他們忽略或考慮得不夠周到時,你必須適時地提醒他們。你必須坦然無礙且立刻說出口,如『你打斷我的話了』。否則他們真 的不知道自己所做的。而你也得體認到關於這一點,他們是難以改變的。你怎能要一個眼光老是定在遙遠的前方的人隨時注意路況?如果你只注意腳邊的草地長得如 何,你就無法定睛於整個視界,這是必然的。

讓他覺得他可以做自己,那麼他就可以自在地表現他自己。你再 也找不到像他那麼能帶給你歡樂、刺激以及新的可能性的伴侶了。此外,他的熱忱是具有感染力的。就像處在一個孩子們的遊樂場中。別嗤笑。你上一次盡情地放鬆 並玩樂是什麼時候?別老是想提醒他該成長且變得更有責任感一些。他知道的,這聲音一直在他的內心。像個母親或父親一般地叨念只會讓他非常憤怒,而一個憤怒 的射手並不會像巨蟹一樣發脾氣,不會像天蠍一樣不說話,不像處女一樣挑毛病,也不像魔羯一樣騷動。一個憤怒的射手可能會摔爛東西並狂嘯。雖然等脾氣發過之 後他就會遺忘,但在這過程中他所製造的混亂及噪音簡直就像人間煉獄。

在關係當中,枯燥乏味的例行公事、無止境責任以及要求和命令,對射手都是一種滅絕。個人的自由對他們就像神一樣,他願意為其放棄所有。他也相信民主,所以別施以命令。射手真正需要且欣賞的一個能分享他的夢想並隨時給他幫助的朋友。



@星座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