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4年的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中有這麼一個場景:一群犯人坐在午後的天臺上,腳邊的冰桶裡放滿了冰鎮的百威啤酒,他們閒談著,不時呷上幾口啤酒,就好像坐在自家的前院一樣。主人公暗地的旁白說,在那個下午,他和他的獄友貌似回到了自由的世界中,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安寧和快樂。但現實往往比電影要殘酷得多,這一次,行者谷嶽和他的夥伴來到了全美國最大,也是最森嚴的監獄“SuperMax”,他們在那裡住了幾天,然後發現監獄……就是監獄,那裡永遠也成不了天堂。





安哥拉監獄關押著超過6000 名犯人,其中80%的人被判無期徒刑,其餘人的平均刑期在90 年,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此生都不能從那裡離開。




為了防止犯人們自制萬能鑰匙,安哥拉監獄曾經把所有的鎖都換過一遍




所有的工具都是對號入座的,一旦發現少了一件,就會搜身。


一個獨立的社會
J o h n 5 0 歲出頭,因為謀殺被判無期徒刑,已經在此服刑——J o h n 將精確的日子脫口而出——28年4個月零幾天。




遠遠望去,如果去掉那些鐵絲網,安哥拉監獄就像是一個大農場。




雖然看似自由,但每個區域之間都有幾乎密不透風的鐵絲網。


死囚區

在餐廳,他和犯人們一起排隊取餐,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周圍全是殺人犯、強姦犯、搶劫犯,“ 有點害怕,”谷嶽承認,“但更像是一種刺激。”




谷嶽在排隊領飯





監獄的食物量不大,味道也很難吃


別想活著出去

安哥拉監獄歷史上曾發生過數次越獄,成功逃脫的很少。




犯人Aldric,因持槍搶劫被判65年,等他出獄那天,他將是一個85歲的老人。Aldric一直在獄中學習法律知識,他說要還自己一個清白。
  




監獄的圖書館有各種各樣的書籍,都是免費借閱



犯人George已經在這裡做了上千條皮帶,每一條皮帶的雕刻花紋都不一樣。對於他來說,這可能是他這輩子最大的追求了。



監獄養的狼狗,在犯人出逃時,它們是追捕的主力



照片上的巨大鱷魚無時不刻地在提醒著人們,跑出去的話只有一個結局——死!

“我哪兒也不去,就把我埋在這裡”
“幹嗎要讓你的家庭再為你的死揹負經濟壓力呢?我媽媽都75 歲了,難道要讓她再花一兩萬美元給我辦葬禮?”




很多彌留之際的老犯人都會在安哥拉的監獄裡度過自己生命中最後的時光




監獄的教堂每週都會舉行一次禮拜



每一年,Gerry 都要用自己親手製作的棺材送走自己的一個朋友



很多犯人死後會選擇葬在安哥拉監獄



跟世界上其他監獄一樣,這裡的衛生工作也是由犯人自己動手 




百人大牢房,表現好的犯人才可以住在這裡 




探視時間往往是犯人們最高興的時候 


路易斯安那牛仔大賽
救護車和護士來了,Timothy 被擡走。他的腿被馬踢斷,接下來的幾個月可能都要在床上度過。這一次,他的父親沒能保佑他。




兩個荷槍實彈的獄警和一隊犯人



整個監獄最自由的一個傢伙——一隻貓 


只能說...這也真的是自作自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