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絕對不會想到!公廁竟然還能變成這樣


       

           Public Toilet        

           每到晴朗的周六,        

           Laura Clark都會蜷縮在陽台的藤椅上,        

           脫掉鞋子,甩開工作,捧起一本書,        

           任雙腿隨吊椅緩緩搖動。        


       

           你可能對此嗤之以鼻:        

           「這不就是一個普通人的家嗎?」        

           可這個所謂的「普通的家」,        

           在被Laura Clark改造之前,        

           只是倫敦街頭一個廢棄的地下公廁。        


       

           Laura初次來到這裡是在2005年,        

           這個建於1929年的公共廁所,        

           自上個世紀80年代起就無人使用。        


       

           堆滿垃圾的地面散發著惡臭,        

           即使捂住鼻子也無法阻擋。        


       

           可當時剛獲得格拉斯哥藝術學院學位證書,搬到倫敦開始從事建築行業的年輕建築師Laura Clark,卻突發奇想:她要改造這個建於1929年的廢舊公廁,建一座小小的地下酒吧或者電影院。        

           2005年到08年底,花了三年交涉,Laura提出的商業改造被政府拒絕了。但她還沒放棄,不能改造用於商業用途,那就改造成一個家,自己住進去啊。        

           人人都覺得她瘋了,沒有誰會去住公共廁所,流浪漢都不會。但Laura並不介意,這個公廁,她要定了。        


       

           由於公廁位於倫敦三個行政區的交界,又是城市公用設施,獲得被改造的允許實在有些困難,她幾乎每天都在不同的行政機關間奔波交涉,同時對公廁的各種數據進行監測記錄。        

           又花了整整三年,才終於說服政府工作人員:她能把公廁改造成一個適合居住的家。        

           2011年,Laura買下了這個廢棄的公用廁所,開始了新家改造計劃。        

           廢棄公廁極端髒亂,臭氣熏天,願意在此施工的人並不多,改造的過程相當辛苦。在人力缺乏的情況下,Laura必須親力親為。        


       

           首先敲掉牆上那些        

           粘了二十多年的男士小便池。        

           然後,        

           Laura把一些不承重的牆面打掉。        


       

           砸掉幾面牆之後,        

           空間瞬間寬敞了許多,        

           光線透過天窗,照得整個地下很亮堂。        

           由於地下無法使用大型機械,        

           Laura和工人硬是用人力        

           把滿地的磚塊碎片抬出地下室。        


       

           費力地清理完畢後,        

           接下來就需要用到各種建材,        

           重新打造出臥室、廚房、客廳的格局。        


       

           地下潮濕,        

           所以大部分牆面        

           都被鋪上了特殊的防潮木板        

           只有廚房一處的瓷磚被保留了下來,        

           Laura說,        

           總該讓別人知道這裡曾經是什麼。        


       


       

           最後再給這個新空間,        

           刷上乾淨的白色油漆。        

           看,是不是煥然一新了!        


       

           整整一年零三個月,        

           地下公廁的改造計劃終於完工。        

           它搖身一變,        

           成了一個溫馨文藝的家。        


       

           原本公廁的電閘牆,        

           成了廚房油煙機的棲息之地。        


       

           廚房錯落的木架上,        

           擺滿了各種酒和調料。        


       

           架子的右上角的3隻鍋,        

           被愛做飯的Laura整齊地排列起來。        


       

           一隻簡約的大掛鐘下,        

           是Laura擺放美食的小餐桌。        


       

           通向小陽台的過道一側,        

           被改成了寬敞的臥室。        

           紅色的床單,紅色的簾帳,        

           讓這個家頓時熱烈起來。        


       

           臥室邊上隔出了一個衣帽間,        

           貼滿海報的牆上掛著Laura        

           衣櫃中最性感的黑色蕾絲裙。        


       

           走出衣帽間外,        

           過道的另一側是鞋櫃牆。        

           女人最性感的高跟鞋,        

           終於有了陳列的地方。        


       

           還有那層布滿垃圾的洗手台,        

           成了帶個大浴缸的衛生間,        

           特意使用的金箔材料,        

           讓整個浴室溫暖而華麗。        


       

           沿著過道一直走便能來到小陽台,        

           些許綠植,一張桌子,幾張木椅,        

           在蠟燭的映襯下,很是浪漫。        


       

           陰暗的樓梯如今灑滿陽光,        

           還被Laura用心地擺上了花草。        


       

           往屋子裡隨意一看,        

           落眼之處儘是靚麗的紅色。        

           她說紅色是丈夫能夠辨識的少數顏色之一,        

           Laura的丈夫是個色盲。        

           而家,是她承載愛最美的空間。        


       

           很難想像,        

           這個集廚房、浴室、臥室、客廳、庭院        

           於一身的文藝豪華一居室公寓,        

           曾經只是倫敦街頭地下一個無人問津的廢棄公共廁所。        


       


       


       


       


       


       


       


       


       

           用六年奔波交涉的時間找其他住所,        

           足以找到比這更完美的屋子居住,        

           但Laura堅持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