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喜歡賭博,他這個癖好是我最近才知道的,可是我細細想來,老公這個賭博習慣至少已經有五六年了,因為我們都結婚六年整了。令我感到不可想像的是,這麼多年來,我居然沒有察覺到老公賭博,是我太疏忽了,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其實在平時生活中,我就注意到了老公的一些不對勁的情況,比如說,老公經常隨身帶著很多錢,有時候說是出差用,我想那時候應該是做賭資用吧;再者,經常和很多陌生人見面,就在家樓下,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人,社會上的混混,老公對他們點頭哈腰的,似乎欠著人家什麼東西似的。

20130625092015936.jpg

當時那些人走了之後,我看到老公頭上冒出了大汗,問他出什麼事情了,老公說沒啥事。實際上,要是我心細的話,就應該想到老公欠人家錢財了,就是欠了賭資了,只可惜我這個腦袋哎,沒有差距到老公一天天的墮落和變化,直到事情東窗事發,我也就遭了秧。

幾天之後,老公對我說,他要去給一個同學慶祝,讓我最好也一起參加。我問他為什麼,老公說他這個同學剛剛部隊轉業回來,目前就在市政府上班,應該加深一下感情。我想想老公說得也有道理,畢竟人家在政府部門工作,認識的人多,以後求人辦事的次數多呢,現在該去巴結巴結他這個同學了。

見面的地點不是我想像的是在高檔酒店或者他的辦公室裡,而是一個大街路邊上的賓館裡,看樣子很一般檔次。我當時就不好意思問老公,見這麼重要的人,會和會選擇在這麼低檔次的賓館裡見面呢,怎麼著也應該在一個檔次高點的場合啊!

老公說見面地點是他那個老同學定的,不太好改變,再說他已經早就在賓館裡等著了。見此我也就沒有多說話,繼續跟著老公上樓了,進了一個房間後,我就意識到了不好。裡邊有好幾個人,都是男人,穿得地痞流氓樣子,老公示意我別說話。

其中一個為首的人對著我老公喊道:“老兄,今天可是你定的日子,怎麼樣啊,欠我們的錢該還了吧!別再給我耍什麼花招了!”老公則是很無奈地說:“大哥,大哥,你行行好,再寬限幾天吧!我實在是沒錢啊!”那個人居然說:“沒錢也可以,你老婆這麼漂亮,天然尤物,要是讓我哥幾個嘗嘗鮮,那幾個錢也就不用你還了!怎麼樣啊?”

我當時很失望地看著老公,見他沒有說什麼,低下了頭,我就知道老公認熊了。在我的聲嘶力竭下,那幾個男人輪番趴在我身上,苦苦折磨了我接近一個半小時,直到最後一個畜生發洩完後,我就昏迷了過去,醒來時發現自己是在家裡,全身疼痛,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