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2004年的研究調查表明,泰國已經有近80萬名童妓,而如今,這一現象越來越嚴重。泰國的這些未成年男妓震撼我們的心靈,在這樣「黑暗」的生活下,他們有的仍存有對未來的希望。揭秘男妓們的交易。 泰國攝影師兼導演奧瑪普漢普希羅亞拍攝了一組既多面又復雜性的作品──「兒童」,該作品記錄了泰國未成年男妓的生活狀況。

 

從心理角度看,這些作品展示的是失去靈魂、充滿挑釁的兒童肖像。我們看到的是泰國社會的混亂與青少年家庭及社會中根深蒂固的問題。雖然這些孩子們稱自己為異性戀者,和同性睡覺只是為了金錢,而實際上他們中沒有人曾經和女性過夜。他們中的很多人被告知,需要先和男性發生性關系,才會知道怎樣和女性睡覺。他們空曠的眼神刺痛著我們的心。

奧瑪普漢普希羅亞為我們展示了未成年男妓更感性的一面,他說:我希望這些作品會成為一面反映虐待兒童、性剝削等殘酷現實的鏡子。我也想借此提出一些使人痛心的病態問題,這些問題關乎生命、選擇、甚至是人類。最後我希望通過這些作品能給這殘酷的現實帶來一絲光明,讓我們深入思考有關這個社會的腐敗、道德和對他人的態度方面的問題。        

「男性性工作者在某種意義上講同樣是性革命的產物。」方剛說。「男公關」,「業內」常用的說法,或簡稱為「公關」,或繁稱為「公關先生」,或「先生」,民間的稱謂中最具貶義的如「鴨」,中性的稱謂在南方如「仔」,在北方如「少爺」,而在「青年性學者」方剛的博士論文中,則稱之為「男性性工作者」。古代稱為「男寵」 。

 


       

這麼小就做了男妓。未成年男妓,一直以為只有女的從事這行業,這些男的還是未成年,到底是怎樣的環境啊?未成年男妓,這張張稚嫩的臉還真沒辦法和男妓聯系在一起。未成年男妓,這麼小看著好心疼啊。 童年對也許對大多數孩子來說是幸福的,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父母都會盡力對自己好。實際上,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生活著一群童年被偷走的孩子。也許他們還有夢想,也許他們只剩生存下來的信念,總之,他們有的是一個讓人扼腕嘆息的童年。

raki Kobkuea,藝名Pond,13歲,入行1天,接客2人,異性戀。入行原因是母親的朋友騷擾並要求他出賣自己的身體來補貼家用。他沒有夢想。 這是群特殊的男孩子們,他們的特殊源自於自己的職業——為同性提供性服務的少年男妓。在攝影師奧姆的眼裡,他們有著感性的一面,也有著無奈的人生。夜裡的街邊,就是這群男童妓們的舞台。

 


       

Sirichote Sattawut,藝名Te,13歲,入行3天,接客4人,性取向為異性戀。賣淫是為了賺錢,夢想成為舞者。


       

Chaiyaporn Pongnarai,藝名卓,17歲,入行4天,接客15人。異性戀。賣淫原因是錢。夢想當一名警察。


       

 

Niphon Trakamjan,藝名Jon,17歲,入行3月,接客46人。性取向為異性戀。賣淫原因是錢。沒有夢想。


       

Sittikom Sricharoen,藝名波特,16歲,入行一月,接客22人,異性戀。賣淫是為了錢,夢想是當一名飛行員。


       

Chaichalerm Wongiarat,藝名博愛,17歲,入行一年,接客超過100人,異性戀。賣淫是為了錢,沒有夢想。

 


       

Chawalit Choosangkaew,藝名卓,16歲,入行5年,接客100余人,同性戀。賣淫是為了錢。夢想成為機械師。


       

Chan Buakow,藝名Chan,17歲,入行5年,接客超過300人,性取向為異性戀。賣淫是為了掙錢,沒有夢想。


       

 

Warin Mangsin,藝名Bas,17歲,入行1周,接客8人,異性戀。賣淫是為了賺錢,夢想成為一名舞者。


       

Parinya Cheupanya,藝名馬德,17歲,入行3個月,接客50人。異性戀。賣淫是為了錢。夢想當一名軍人。


       

無論是否還存在著夢想,也許生存下去,這個理由顯得比任何理由都要厚重。希望全世界的未成年人,都能有幸福的童年。


更多精彩文章請看:http://fun01.cc/channel/nonono              

 

請加入我們的 facebook 粉絲團:世界美眉在此(sexy lady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