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去找女學生填下病例,我去問她的情況。女學生是當地大學二年級的學生,叫小雨。早上跑操的時候,突然暈倒被同學送來的。        


       

           示意圖非本人  圖片翻設


           我問小雨末次月經是什麼時候?小雨說,她的月經一直不是很準,有時候40天,有時候50天,前幾個月的時候,血量不多,顏色也不對,但是她也沒有在意,也沒懷疑自己是不是懷孕了。        

           「月經和這種不正常的出血有很明顯的區別,發現不正常就應該及時來醫院檢查的。」我覺得這個女孩兒對自己的身體太不瞭解了。        

           小雨搖搖頭,「藥大夫,我現在是不是吃點藥就可以出院了?」        

           「姑娘,你現在是子宮外孕,是需要進行手術的。和普通的中止妊娠不一樣的。這是你同學發現你昏厥了,才送你來醫院的。這要是嚴重點就直接休克,連生命都有危險。」        

           「真的假的?」小雨覺得我在嚇唬她。        

           護士給她遞上了入院通知書,「通知你的父母或者其他家屬吧,需要手術,還要交押金。」        

           小雨這才知道我說得是真的。小雨看著通知書,忽然哇地大哭起來,把我們都嚇了一跳。        

           「姑娘,你別哭。手術完之後,只要好好休養,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礙的。而且我們做這種手術很多次了,你的生命不會有危險。」我們都覺得一提到手術,姑娘嚇壞了。        

           「能不能不告訴我爸啊?我爸知道了會打死我的,而且他在外地,不想讓他來。」小雨哭著說。        

           從小雨斷斷續續的哭訴中我們知道了,小雨生活在一個小鎮上,父母離異,她從小跟著父親長大。她第一次來月經,以為自己快要死了。所以躲在學校的廁所裡哭,被老師聽到後才告訴她,並告訴她這是為什麼。        

           我忽然知道了小雨為什麼對自己身體的異常毫無反應,因為從沒有人告訴她應該呵護自己的身體,也不知道身體出了問題需要找誰來說。        

           我們漸漸勸住了小雨,告訴她,手術是需要一筆費用的。小雨想了想說,她先找同學借吧。我們的護士心直口快,說出了這種事,男方也需要負責的,他為什麼不來?        

           小雨有點為難,和我們說:「那我先打幾個電話吧。」        

           過了一會,我們又聽到小雨病房裡傳來哭聲,護士又走了進去,說了幾句又走出來。        

           「她說錢湊不夠。都是學生,沒多少錢。這種事也不想走學生的保險,問咱們醫院能不能刷卡。」護士說得有點無奈。        

           護士帶著小雨去辦手續,先交了押金,小雨借來不少卡。手續辦完後,我們很快安排手術。我們告訴小雨可以找一兩個要好的朋友來照顧她,小雨卻不願意,在我們的再三要求下,小雨請求我們,如果朋友問起來是什麼原因住院,可不可以不提子宮外孕的事情。        

           手術後,小雨宿舍的一個女孩兒來看她,也就是中午幫她帶飯什麼的。平時還是小雨一個人在病房,有什麼事情,就是我們的護士幫著照應。有個中年男人焦急地來工作台問小雨住在哪個病房,說完風風火火地就跑進去。        

           護士回頭跟我們說,「肯定是她爸知道了!」        

           病房裡很安靜,沒有傳出來我們害怕的打罵聲,過了一會,男人走出來,「護士,我們的液體沒有了,加一下液體。」        

           男人沒有和護士走進去,而是來問我們,「您好,我是小雨的叔叔。小雨不肯告訴我為什麼住院。」        

           叔叔這個稱謂實在有歧義,而且小雨告訴過我們,自己除了父親之外並沒有別的親人。        

           「您是她的家屬嗎?」        

           男人糾結再三,低聲說,「大夫,有些事不好說。小雨的事情,我可以負責。她……她有時會和我生活在一起。」        

           這個男人並不是她的父親,而是他的情人。        

           「那你也不是家屬,我們不好把情況透露給別人。」我還是沒有說。        

           男人臉色有點不太好看,但仍然說了一句「謝謝」就回病房了。        

           護士回來後和我們說,「小雨肯定是被那個男人包養了,那男的進去後拉著小雨的手說個不停,一看就不是爸爸。」        

           我說:「那也不一定,要被包養了,出了這事還能不主動告訴?自己可憐的四處去借錢。」        

           第二天早上我去查房,發現男人還在小雨的病房。護士前去給小雨送當日的花費明細,並告知小雨,她的押金已經快不夠了。        

           「我這裡有,缺多少,我來支付。」男人拿過明細,就要和護士去交押金。        

           「不用你交,我還有。」小雨又從錢包裡翻出來幾張卡,「拿我的。」        

           「小雨!能不能不要逞強!」男人有點不高興了,「住院也不告訴我,缺錢了也不告訴我。打手機也不接。要不是我打到你宿舍,舍友說你住院了,我都不知道。而且,到現在也不告訴我,你到底為什麼住院的。」        

           「我沒事!」        

           「沒事怎麼會做手術?你是不是懷孕了?」男人說,「你背著我把孩子打了?我都說了,我和我老婆沒有孩子,我喜歡孩子。你要是能給我生個孩子,我肯定會離婚,和你結婚的!」男人越說越著急,甚至就快衝上去和小雨理論了。        

           「我是子宮外孕。幸好發現及時,要不然就死了。」小雨自己說出來。「我沒告訴你,是不想欠你,咱倆在一起,我就害怕別人說我圖了你的錢了。只是我的事,不想用你的錢。」小雨說著說著又哭了。        

           「你怎麼這麼想?子宮外孕?怎麼會?」男人越說越衝動,護士趕快把他推出去。        

           小雨在病房裡哭個不停,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雖然她和有婦之夫搞婚外情,很不道德;雖然她和這個男人交往不是為了錢財。或許只是彌補自己曾經的缺失。她不願意她的朋友們知道這個男人的存在,或許也是因為害怕別人這麼像。        

           現在社會上包養女學生都已經快成了風氣了,她自己也怕被別人說三道四。        

           「別哭了,剛手術完,要休息。」        

           小雨點點頭,「我不是為了別的,我是喜歡他的。我不想用他的錢。」        

           我也只能點點頭。等我再出病房的時候,護士告訴我,男人已經把所有的押金交了。他說他會幫小雨把欠別人的錢都還了的。        

           文章引用自:http://toutiao.com/a5154956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