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友是個100%的港女。



       


我們拍拖三年,在開始時,她「港」的程度沒有現在那麼嚴重,頂多隻是個20%的港女,但隨著拍拖日子漸久,她不斷進化——40%、60%、80%,最終變成了萬劫不復的100%港女。我想,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燈光昏黃柔和的咖啡室正播放著鋼琴音樂,法國作曲家薩蒂的Gymnopedie No.1伴隨著咖啡香在空氣中迴盪著,想像得到鋼琴家輕輕地敲著黑白鍵,讓那如夢似幻的樂章從指尖緩緩流出,音樂本身予人一種舒服得來帶點hea的感覺。 不知何解,每次聽到這首樂曲我就像置身海底最深處一樣,是非常適合在周日午後咖啡室播放的音樂。



       


「喂!」



       


我從海底最深處驚醒過來,抬頭看著坐在對面的她。



       


「你有冇聽我講嘢o架?」



       


「……」咖啡杯不斷冒出白色的熱氣。



       


「我話最新款嘅Gucci袋出咗啦,你之前買畀我嗰個,我啲friend話out,咁點算呀?」她說完便作扁嘴狀,雖已不是妹,但動不動扁嘴扮可愛是港女的特徵。



       


看著她那放在膝上、半年前花了我半個月糧送給她的Gucci袋,想起一位朋友曾對我說,他發現一名來港搵食北姑的冒牌袋裏,除了那「三寶」外,竟 還放著一本餘秋雨的《千年一嘆》,這位朋友自始猛讚北方姑娘內外美兼備,還渴望跟她們神交雲雲;再看面前的她,印象中除了潮流和八卦雜誌外,我從未見過她 讀過一本像樣的書。



       


「但係個袋你用咗半年咋喎……」我小心翼翼地說,深怕刺激到她。



       


「咁你即係唔愛我啦!」未等我說完她便發難。



       


「我唔認為愛情係建立喺一個名牌袋上面。」



       


咖啡杯冒出更多熱氣,周遭的溫度不斷上升。



       


「但係送名牌袋可以反映人嘅誠意。」



       


要命。我拿起杯呷一口咖啡,索性默不作聲投降了。每次與她爭辯,獲勝的人總不是我,她經常說我不夠Gentleman,對她不夠好,但又同時把男 女平等掛在嘴邊。我漸漸發覺,這根本是一種詭辯:既事事講男女平等,但每次吃飯睇戲Shopping唱K,她總是翹起雙手等我埋單;我們約會她可以遲到二 十分鐘以上,但換作我遲到兩分鐘的話,便會被罵足二十分鐘。港女發明這種女權至上式的「彈性男女平等法則」,並將之發揚光大威震亞太區,而竟沒有獲諾貝爾 人權獎提名,這簡直是評審委員會的一大失職,我打算寫封信去投訴。



       


眼看自己佔了上風,她改變話題:「o依……乜呢間咖啡室咁差o架。我去Hotel High tea,啲淡奶會預先加熱o架喎!呢度播啲音樂又鬼死咁悶,你下次唔好再帶我嚟呀!」



       


貌似Angelababy的女侍應過來為餐桌上的玻璃杯注滿開水,我不小心以四十五度角瞄了那靚女一眼,便發現對面的她想殺人般向我怒睥,嚇得我立即把視線修正為原先的九十度。



       


她語帶不滿地說:「總之,我覺得三年前你對我好過依家囉。」



       


「當時你隻係20%……」



       


「咩話?」



       


「Yuki,其實今日想同你講一樣嘢……不如我哋分手啦。」



       


「?」



       


「開頭拍拖時,我哋係好開心,但漸漸我發覺同你喺一齊愈嚟愈辛苦,自己愈嚟愈唔似一個男人。」



       


「叫你買袋畀我就嗌分手,你cheap唔cheap啲呀?」她的聲線高了八度。



       


「Yuki,對唔住,其實係我嘅錯,係我對你百般遷就、有求必應,係我當你女神咁拜,係我甘願放棄尊嚴去尊重你,係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係我縱到你變成依家咁港女!」我一口氣把話說出。



       


「唔使咁多藉口啦,玩完之後就想撇我嗱?你好賤格呀劉昌榮,睇住嚟吖,我一定上fb數臭你條On膠仔!」她頓了一頓續說:「仲有,講明先,依家係我飛你,唔係你飛我呀!」說完,她便拎起那個七千元的Gucci袋拂袖而去。



       


咖啡杯不再冒出熱氣,一段隻有體液交流而無思想交流的關係就這樣結束。想著想著,頭腦有點脹痛,我下意識從口袋拿出香煙點火並吸了一口,閉上眼等待那陣痛過去,忘了全香港都已變成禁煙區,直至Angelababy走過來,柔聲地對我說:「對唔住,先生,呢度唔食得煙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