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財富》雜志公布,在最會賺錢的黑社會組織中,日本的“山口組(YamaguchiGumi)”以800億美元年收獨占鼇頭。               


       

世界上最會“賺錢”的黑社會組織是誰?美國《財富》雜志近日發表文章列舉了排在前五的黑社會集團。其中,日本的“山口組(YamaguchiGumi)”以800億美元年收入獨占鼇頭。


       


        


       

收入堪比泰國的預算        


       

在5個黑社會集團中,山口組被第一個報導的原因是按照收入的排序。報導稱,山口組的收入達到了8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912億元),比排在第二位的俄羅斯“鬆采沃兄弟會(SolntsevskayaBratva)”的85億美元多出了一位數。


       

排在第三位的是義大利“科莫拉(Camorra)”的49億美元,第四位的是義大利“光榮會(Ndrangheta)”的45億美元,第五位的則是墨西哥“錫那羅亞販毒組(SinaloaCartel)”的30億美元。


       

“山口組最大的收益來源是毒品的買賣。”日本前公安調查廳調查官菅沼光弘說:“其次是賭博和敲詐行為。”2012年2月,美國財務部指出,山口組的犯罪活動包括在日本及其他國家販毒、偷運軍火、販賣人口、賣淫和洗黑錢等,每年的收益預計達到數十億美元。該組織已滲透至美國金融及商業體系,干擾了美國金融市場的運作秩序。


       

據《組織犯罪的經濟學曆史(An Economic History of OrganizedCrime)》一書的作者DennisMcCarthy介紹,日本黑社會(TheYakuza)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集權的組織,他們被“複雜的層級”所限製,新人一旦加入後,必須對組織效忠。即使近幾年日本政府對黑社會采取鎮壓,這種集權結構仍然使得山口組能夠賺到大量的錢。


       

年收800億美元,換算成日元就是約8兆日元,這是個什麼概念?日本網站IRORIO報導稱,8兆日元如果用在國家預算的話,相當於泰國的預算金額。


       

IRORIO網站稱,就算8兆日元無法達到日本的國家預算,但已經超過了國土交通省的約6兆8500億日元預算,以及日本防衛省的約5兆日元預算。山口組養活防衛省綽綽有餘。


       


        


       

地震後默默運送物資        


       

很多人對黑社會的印像都是身上背著刀疤和文身。但在如今的日本,筆挺的西裝,斯文的領帶,印有照片的胸卡和名片,黑框眼鏡和公文包,已是多數黑社會成員的日常裝扮。


       

公開資料顯示,在發達國家中,日本是唯一公開允許有組織的黑社會團體存在的國家。截至2013年,日本全國有22個團體被定為性質惡劣的“指定暴力團”,這22個團體鼎盛時期成員超過20萬人。


       

在這22個團體中,人數最多、勢力最大的便是山口組。根據日本警察廳去年公布的報告,到2011年年底,山口組人數略有下降,但仍有成員7.3萬人。


       

近年來,日本黑社會在當地民眾心中的形像也越來越好。令日本民眾印象最深的或許是山口組在兩次大地震後的表現。


       

2011年日本福島地震後,日本政府反應緩慢,山口組成員卻在第一時間將食物、水、毯子、盥洗用品等救援物資用卡車從東京和神戶運送到日本東北部災區的大小避難所中。山口組共向災區運送了超過70車救援物資,總價值超過50萬美元。他們行動迅速,悄無聲息。


       

早在1995年阪神發生大地震後,山口組就曾積極地參與民間救援任務。


       


        

全球10個令人聞風喪膽的著名黑幫


       


       

黑幫,一個與陽剛之氣、男性情義密切相連的詞語,往往讓人覺得它是現實中的唯一的江湖,賦予了它太多的想象。與此同時,黑幫卻又因無惡不作而聲名狼藉;據此,美國知名男性雜志《AskMen》最近推出了全球十大黑幫排行榜。讓我們一窺能“成名”於世界並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幫到底都是什麼樣。


       

  1、美聯儲的幕後老板、羅斯切爾德家族        


       


        


       

知道美元是怎麼來的嗎?很多人都會說是美聯儲印的唄。但你知道美聯儲的幕後老板嗎?


       

羅斯切爾德家族-歐洲唯一的強權也是全球最大最神秘的社團


       

倒黴美國前總統約翰.肯尼迪,做了件愚蠢的事,他想把羅斯切爾德家族給辦了,可是他低估了這個家族結果死在了車上。


       

當國際媒體成天炒作身家500億美元的比爾.蓋茨,蟬聯世界首富寶座的時候,如果你信以為真,你就上當了。人們耳熟能詳的所謂富豪排行榜上,你根本找不到”大道無形”的超級富豪們的身影,因為他們早已嚴密地控製了西方主要的媒體。


       

所謂”大隱,隱於朝”,羅斯切爾德家族今天仍在經營著銀行業務,但是如果我們隨機在北京或上海的街頭問100個中國人,其中可能有99個知道美國花旗銀行,而不見得有1個知道羅斯切爾德銀行。


       

究竟誰是羅斯切爾德?如果一個從事金融行業的人,從來沒有聽說過”羅斯切爾德”(Rothschild)這個名字,就如同一個軍人不知道拿破侖,研究物理學的人不知道愛因斯坦一樣不可思議。奇怪卻並不意外的是,這個名字對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是非常陌生的,但它對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影響力是如此的巨大,而其知名度卻是如此之低,其隱身能力讓人歎為觀止。羅斯切爾德家族究竟擁有多少財富?這是一個世界之迷。保守的估計是30萬億美元!


       

  2、人數世界第一黑幫、洪門        


       


        


       

排名第二的當然是我們中國的洪門了,其人數超過了世界上任何一個社團。


       

據統計截至到2005年洪門在世界各地的幫眾超過了90多萬人。洪門由明清時期的“天地會”演變而來現今以成立400多年,分支遍布美國,法國,南非,澳大利亞,越南等20多個國家。


       

1904年,孫中山就是以“洪門大哥”身份赴美進行革命活動。


       

1992年,“洪門老大”林紳在美國檀香山去世,前來參加追悼會的人數達到9萬多人其中包括世界各地的洪門壇主還包括全球各大社團,包括義大利3K黨,日本的雅庫紮,香港的三合會,俄羅斯的戰斧,台灣的竹聯幫等等。當時美國政府在僅在檀香山地區就布置了超過20萬的防暴警察,以防止暴亂的發生。


       

1949年10月1日舉辦開國大典的天安門城樓上,有一位銀須飄動、精神矍鑠的八旬老者,鮮為人知的是,他竟然是一位“洪門大佬”,名字叫司徒美堂,此時他已經是名揚海內外的華僑領袖。


       

#p#副標題#e#


       

  3、最龐大的東亞黑幫組織、雅庫紮        


       


        


       

一個有數百年曆史的東亞黑幫。它在日本可以公開活動。教父由民主選舉產生,並通過記者招待會公之於眾。目前約有10萬成員,3個最大的幫會分別是山口組(26000人)、稻川會(8300人)和住吉會(8200人)。年收入在1000億美元以上,其中35%來自毒品,也有20%是正當投資所得的合法收入。


       

如果有人在日本街頭尋釁滋事,那麼最先趕到的,不是警察,是雅庫紮成員。他們會用最殘酷的手段對付鬧事者以維持自己地盤上的秩序;如果發生了謀殺案,雅庫紮也會像警察那樣不遺餘力地調查真相,然後把凶手交給真正的警察。投桃報李,每次政府掃黑前,雅庫紮高級成員都會提前回避。考慮到警方的面子,他們通常會留下幾隻槍,方便警察“沒收”。


       

雅庫紮和政界的關系很好,每次競選的背後,都有來自雅庫紮的資金和選票。因此,當山口幫教父因謀殺入獄時,前首相相岸信介和兩位前大臣聯名保釋他。這件事震驚了世界,但日本人卻習以為常。1975年,日本警方在一位山口組教父的家中發現一張巨幅照片,照片上的教父正與當時的首相大平正芳舉杯痛飲。


       

雅庫紮和官方也不是完全沒有衝突。當教父田崗葛路因心髒病去世時,山口組不顧警方的反複規勸,決定公開舉行傳統的佛教葬禮。作為報複,警方逮捕了近900名山口組成員。但到了葬禮那一天,還是有來自全國的1300名追隨者聚集神戶。大約800名頭戴鋼盔、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在四周嚴陣以待,另外500名警察在機場和火車站搜身檢查每一個參加葬禮的人,包括日本的頭號明星高倉健。高倉健因雅庫紮電影《網走監獄》而成名,並在《田崗生活三步曲》中扮演田崗葛路本人。


       

葬禮後,108名高級成員投票選舉竹中正久繼任教父。但是,二老板山本廣拒絕合作。他召開記者招待會,他告訴日本人民為真理奮鬥的時刻到了,並正式宣布、“我不能同意竹中做山口組教父,這是我誠摯的最後的決定。”


       

2個月後,山本和另外18位高級成員組建了“伊地和”幫,拉走了山口組的一半成員。為了不讓山本廣的風頭壓過自己,竹中正久舉行了更為隆重的就職典禮。300多名成員參加,全部是黑西服、白領帶和鍍金的幫徽。在一家日式酒店里,前教父遺孀莊嚴地把一支象征無上權力的短劍交給新教父。


       

在日本黑幫里生存,是件非常難的事。1993年6月,稻川會的一個組長小宮政芳朗,因無法完成組織分配的保護費定額開槍自殺了。自殺前他給情婦打電話說、“與其因借不到錢被組織開除而丟臉,還不如去死。”3周後,山口組的一位組長也因同樣的原因而飲彈自盡。


       

  4、最囂張的販毒集團、麥德林        


       


        


       

巴勃羅·埃斯科巴曾被《財富》雜志評選為全球7大富豪之一,他那由4萬人組成的私人軍隊裝備精良;他的專機叫“雲雀”。這架戰鬥直升機原屬哥倫比亞海軍,配有多管火箭筒及響尾蛇導彈,號稱“空中坦克”。埃斯科巴出動3架戰鬥機把“雲雀”迫降在自己的機場,成為他的私人專機。


       

埃斯科巴是有史以來最囂張的毒梟。逮捕他的警察,不出3天就被人射殺;審判他的法官,妻子被輪奸後,沾滿精液的乳罩和內褲被寄到法官辦公室;通緝他的哥倫比亞總檢察長,被他反過來懸賞1億美元捉拿,最後橫屍街頭。1987年,他的兄弟奧喬亞被捕。負責審判的哥倫比亞最高法院院長先後辭職,司法部長不得不取消逮捕令。


       

但在當地人眼里,埃斯科巴是一個英雄。“哥倫比亞人民終於拿起了打擊美帝國主義的有力武器,我們對美國社會上的2500萬吸毒者不負任何責任!”埃斯科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說。


       

美國政府一直想除掉埃斯科巴,這很不容易。1984年3月,在美國軍事顧問的指揮下,5000名哥政府軍乘坐大力神運輸機直搗麥德林集團的老巢。在數十架美製F-16戰鬥機和阿帕奇直升機的空中支援下,打死150名毒販,俘虜了上千人。


       

但是,埃斯科巴的反擊也異常犀利。僅過1個月,哥倫比亞禁毒總指揮——司法部長拉臘被槍殺。5月,50多名毒販干脆衝入哥倫比亞司法部大廈,試圖綁架正在開會的司法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和緝毒警察局的高級官員。400多名軍警奮力抵抗,雙方一度形成僵持局面。隨後,300名攜帶地對地導彈的販毒前來增援。戰鬥一直持續到深夜,直到哥倫比亞國防軍加入戰鬥,毒販們才帶著5名法官和1名警察局長離去,留下34具警察和11名法官的屍體。


       

1989年,美國航天局動用最先進的“大鵬”偵察衛星和紅外熱像儀確定了麥德林集團的準確位置,哥倫比亞政府發動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緝毒行動、由美國訓練的200名特種隊員直接空降虎穴,國防軍精銳第14旅的數千名官兵左右兩側合圍,切斷陸地和海上逃亡路線,最後由50架F-16戰鬥機組成轟炸機群,對麥德林基地進行毀滅性轟炸,夷平為止。但是,埃斯科巴和他的手下還是奇跡般地逃了出來,繼續跟政府軍糾纏。


       

1991年,哥倫比亞政府接受了埃斯科巴提出的3項招安條件、保證他的個人財產合法化;懲辦侵犯過毒販及其家屬人權的警察;建一座由正規部隊看守的專門監獄以確保他們的生命安全。


       

  5、邊境線養肥的黑幫、墨西哥黑幫        


       


        


       

2003年5月,美國海關在一輛卡車上發現了80名來自墨西哥的偷渡者,其中18人已窒息而死。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來自世界各地的“蛇頭”雲集墨西哥邊境。那些懷抱著美國夢的各色人等不知疲倦地一次次闖關,一次次被驅逐。統計數字告訴他們,如果沒有暴斃途中的話,平均冒險7次就能進入富裕的美利堅。


       

販毒是美-墨邊境的保留節目,每年有超過100億美元的毒品從這里進入美國。


       

綁架是墨西哥黑幫的傳統遊戲,這里的綁票僅次於哥倫比亞,排名世界第二。2000年被捕的頭號通緝犯卡萊特里,一人就做了20多票大案,從墨西哥克萊斯勒汽車公司老板到總統飯店集團總裁,隻要被他盯上,絕對沒跑兒。連外國大使也無法躲避劫掠。2002年11月,西班牙國王卡洛斯正式訪問墨西哥。在西班牙駐墨大使前往機場迎接國王的途中,暴徒洗劫了這輛掛有西班牙國旗和外交牌照的汽車。事後西班牙駐墨使館說,他們不打算向警方報案,因為“這純粹是浪費時間,不會有結果”。


       

庫利阿坎、瓜達拉哈拉、華雷斯、馬塔莫羅斯、索諾拉和蒂華納——墨西哥的這6大黑幫家族共同控製著與美國接壤的3200公里長的邊境線,他們因此腦滿腸肥。毒販子和非法移民的組織者都樂意聚集在他們周圍,分享豐盛的殘羹。


       

墨西哥政府並非坐視不管,他們先後重金請來兩位“黑手黨克星”做顧問。一位是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另一位是巴勒莫前市長萊奧盧卡·奧蘭多。但結果如何呢?收了400萬美元顧問費的朱利安尼認為,初見成效至少要在3年以後。


       

  6、從冷戰結束中受益、俄羅斯黑幫        


       


        


       

冷戰結束後,俄羅斯黑幫終於能自由地與國外同行切磋技藝。雙方惺惺相惜,大有相見恨晚之感。俄羅斯黑幫向奈及利亞提供武器,從哥倫比亞購買毒品,與義大利黑手黨合作洗錢,跟日本雅庫紮攜手開拓色情市場,他們販賣核材料的企圖一直是美國政府心中揮之不去的夢魘。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認為,俄羅斯黑幫已經取代了前蘇聯軍隊,成為歐美安全體系的新威脅。


       

在俄羅斯國內,黑幫則控製了一切。“體壇教父”托克塔霍諾夫,不僅在鹽湖城冬奧會操縱裁判令旗下選手獲得雙人滑冠軍,還把手伸向網球界。卡費爾尼科夫、薩芬、庫爾尼科娃公開承認和這位“體壇教父”是朋友,但都拒絕深談細節。庫“辣妹”解釋說、“我是一個俄羅斯人,我還要回到那去。”活著的人隻能保持沉默,敢談論細節的體育人都死了。1996年,斯巴達克職業冰球俱樂部總經理被槍殺。不到一年,俄羅斯冰球協會負責人下了地獄。2個月後,莫斯科斯巴達克足球俱樂部總經理也見了閻王。


       

網路賣淫是俄羅斯黑幫步入信息時代的標志。在國際征婚網站里,雖然肯定有良家婦女,但如果征婚者過於美豔動人的話,很可能就另有玄機了。俄羅斯《真理報》說70%的跨國征婚都由俄羅斯黑幫控製,一個嫁到美國的新娘熟悉當地環境後,就會把她的姐妹們弄過去,共同開拓當地市場。是否屬實,不得而知,但在俄羅斯最大的國際征婚網站上,確有很多明眸皓齒的少女。如果你願出2000美金,網站可以為你安排一次“特殊”的相親之旅。


       

2000年爆發的新一輪衝突中,波羅的海石油公司總裁卡盧什於光天化日下被打死在市中心,而俄羅斯最大的啤酒製造廠的二號人物、35歲的沃爾斯曼也被神秘的職業槍手在家門口干掉。2002年,聖彼得堡警方繳獲2000多件武器,包括100多枚手榴彈和21挺機槍。而當地媒體認為,警方所繳獲的與黑幫持有的相比,“連冰山的一角都算不上”。


       

在這座犯罪之都,官員似乎很難一塵不染。謠傳說聖彼得堡市長弗拉基米爾·雅科夫列夫是在黑幫的支持下贏得兩次連任。就連普京這位以清白無瑕著稱的總統,也似乎脫不了關系。據美國《新聞周刊》報道,美國和歐洲情報官員懷疑聖彼得堡的俄羅斯-德國房地產開發公司參與黑社會洗錢,而普京在聖彼得堡當副市長期間曾在該公司的顧問委員會中任職。盡管沒有證據表明普京從這家公司得到過好處,但在這些蛛絲馬跡里依然可以嗅到無孔不入的黑幫氣味。


       

  7、臭名昭著的華裔黑幫、大圈幫        


       


        


       

最早的華裔黑幫被稱為“中華英雄”,他們有資格驕傲,面對警察的漠視,除了團結起來對付當地黑勢力外,他們別無選擇。


       

在警方檔案中最早出現的華裔黑幫,是20世紀70年代紐約唐人街的ABC(American-bornChinese,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組織。ABC與黑手黨進行了3年戰爭,令甘必諾家族失去了37名得力干將。據聯邦調查局對保羅·甘必諾的竊聽錄音顯示,這位教父認為黑手黨已無法繼續控製唐人街,不如放棄。就這樣,ABC“解放”了唐人街,並在地下社會贏得了聲譽。


       

失去共同的敵人後,ABC內部開始火並,內戰長達10年,直到1985年美國警方成功臥底,一舉將所有老大全部投入監獄,唐人街才恢複了寧靜。但和平是短暫的,衝突才是永恒主題。ABC的失敗,給另一個華裔黑幫大圈幫提供了迅速崛起的機會,偷渡和高科技犯罪成為唐人街的新油水。


       

大圈幫隻是初級階段的黑幫,沒有嚴密的組織結構,核心成員多有行伍背景。大圈幫最早成名於香港,然後隨著內地移民潮轉戰北美和澳大利亞。


       

80年代初期,大圈幫的標準配備是“黑星”(五四手槍)。盡管黑星的指向性差(25米的距離能跑偏20公分)、握把角度不好(正常握持時槍口向下,所以手腕要向上挺),但是它的穿透力極強,極其適合黑幫的近距離作戰。當時香港警察的防彈衣,遇到“黑星”絕對是一槍一個洞。因此有經驗的香港警察,見到“黑星”掉頭就跑。


       

加拿大也是大圈幫的勢力範圍。在當地有組織犯罪調查局的名單上,大圈幫已經超越港台的蓮花幫和越南幫,成為亞裔黑幫中的老大。它與當地的地獄天使幫攜手,控製了毒品批發市場的半壁江山。


       

大圈幫在澳大利亞也赫赫威名。2002年,澳大利亞警方查獲一起上億美元的販毒案,結果發現有10名大圈幫成員涉嫌其中。他們不僅把越南裔的“5T黨”趕出澳大利亞唐人街,也向當地白人發動了新一輪的鴉片戰爭。


       

  8、黑社會的智囊、美國猶太幫        


       


        


       

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一個猶太智囊。小布希的智囊是副國防部長沃爾福威茨,而盧西安諾的猶太智囊是邁耶·蘭斯基,他是唯一能參加黑手黨全國代表大會的外國人。雖然沒有投票權,但義大利教父們異常尊敬他,因為蘭斯基不僅有頭腦,還掌控著黑手黨的財務收支。


       

蘭斯基和盧西安諾的友誼可以追溯到童年時代。當盧西安諾向這個猶太小孩收保護費時,得到的回答是、“把你的保護費塞進你的屁眼里吧,我不需要。”他們從此成為朋友,除了相同的野心和暴力外,他們都是冷靜的職業罪犯。20世紀20年代,盧西安諾和蘭斯基開辦了“七家集團”,壟斷了紐約的私酒市場。為了保持與蘭斯基的友誼,盧西安諾甚至不惜干掉自己的教父——馬塞利亞。


       

在蘭斯基的策劃下,盧西安諾一步步地把充滿暴徒氣息的黑手黨改造為組織嚴密的現代化社團。當盧西安諾入獄時,蘭斯基設法營救了他;當盧西安諾被流放西西里時,蘭斯基成為他在美國的代表。


       

但是,教父之間的友誼建立在實力基礎上。盡管遠在西西里的盧西安諾依然具有強大的影響力,但遙控指揮總不如身臨其境,蘭斯基開始悄悄發展自己的勢力,一個重要的舉措是投資建立賭城拉斯維加斯。


       

提出建議的是本傑明·西格爾,蘭斯基童年時期的戰友;促使黑手黨全國委員會通過建議的,是習慣於幕後操縱的蘭斯基。1943年,西格爾開始在荒涼小鎮拉斯維加斯建設第一座賭場——“火烈鳥”旅館。但是,1946年旅館的開業徹底失敗,600萬美元打了水漂。更致命的是,西格爾的女友弗吉尼亞·希爾在瑞士的賬戶卻多了50萬美元。這令蘭斯基和黑手黨感到憤怒。他一邊以5萬美元盤下破產的旅館,打發掉債權人;一邊促使委員會通過了對西格爾的死刑判決。


       

兩年後,旅館重新營業。經過前一次的失敗,這次開業大獲成功,第一年就賺了100萬美元。在上個世紀40年代,這相當於紐約黑手黨一年的保護費收入。會下金蛋的旅館越蓋越多,到了60年代,蘭斯基和他的猶太幫在拉斯維加斯有了17家賭場,而黑手黨隻有11家。


       

蘭斯基的過人之處還在於他始終躲在黑手黨的背後。黑手黨的所有收入,他都有一份;而來自政府和警方的打擊,卻全落在黑手黨的背上。


       

#p#副標題#e#


       

  9、囂張加拿大的黑幫、地獄天使        


       


        


       

60年代,一群騎著大功率摩托車四處亂逛的美國嬉皮士創造了這個名詞。這些穿著黑色皮衣、蓄著落腮胡子,肥胖粗魯、決不洗澡的家夥沿著高速公路穿行北美,嚇壞了許多寧靜的村鎮,也吸引了不少崇拜者加入。到了80年代,厭倦了流浪的“天使”們在加拿大成立了地獄天使黑幫,目前已茁壯成長為加拿大的第一黑幫。總部設在蒙特利爾,成員約4萬人,以販毒為主業。


       

1995年,地獄天使和另一大黑幫滾石機器在魁北克省爆發了地盤爭奪戰。衝突持續了7年,在你來我往的謀殺和報複中,雙方共有160人下了地獄。迫於平民不滿情緒日趨強烈,加拿大警方發動了“2001春季行動”。2000多名警察在一夜之間逮捕了100多名“天使”。警方暗示,如果雙方繼續廝殺下去,他們還會采取更嚴厲的鎮壓措施。和平的呼聲產生了效果,2001年9月26日下午,雙方舉行了閉門會議,地點選在魁北克省的一家法院里。那里既安靜又安全,沒人能把槍帶進法院,而警方掃黑組也不會光顧法院。地獄天使的教父茅利斯·布徹與滾石機器的老大弗萊德·特莫各帶了3名助手,在莊嚴的法院里達成了曆史性和解。魁北克安全部的發言人事後證實了這一消息,但他強調,雙方的和解不會影響警方對暴力事件的打擊。不過在那以後,加拿大警方再也沒有進行大規模掃黑行動。


       

  10、三合會犯罪活動威脅全世界        


       


        


       

香港黑幫三合會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也最令人懼怕的有組織犯罪團夥。這個活動詭秘、組織嚴密、觸角遍布全球的黑幫從事的非法活動包括販毒、勒索、色情、綁架、組織偷渡、各種造假和欺詐、盜版錄象、放高利貸和賭博等。據一名西方專家和作家的估計,三合會經手了世界上90%的海洛因交易。由於該團夥行事高度隱秘,在考證其活動範圍和程度時,很難區分傳聞和事實。但《龍記辛迪加》(TheDragonSyndicate)一書的作者布斯(MartinBooth)試圖對三合會的幫派文化作較深入的探索。他援引聯合國消息來源說,三合會是人們所知道的對世界構成最大潛在威脅的黑幫。


       

三合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中國古代封建社會中的民間幫會勢力。布斯在書中考證說,第一個“正式”的三合會組織是在公元九世紀時出現。當時,這種秘密幫會主要是為富有家庭提供保護。“三合會”這個名稱據信代表了天、地、人三者和諧的意思。


       

早期秘密幫會發展成員的基礎主要是宗族聯盟、互相保護和償還私人債務或報恩。三合會就在這種幫會基礎上不斷發展,在長達幾個世紀的時間里作為一種亞文化組織存在和延續。但到了十九世紀,中國朝廷開始對民間秘密幫會社黨采取格殺勿論的政策。


       

隨著華人不斷移居到全世界各地,三合會的勢力也在全球範圍內不斷壯大。三合會在荷蘭、馬來西亞、澳大利亞和美國等許多國家都已經紮下了根,而僅僅在香港,就有50個屬於三合會的團夥。目前據說有4個三合會團夥在英國活動,其中人數最多的一個叫14K。


       

而在中國,三合會的勢力近年來也在增強。2004年初,中國政府開展了一次打擊有組織犯罪團夥的運動,據稱逮捕了數千名被認為是三合會成員的人。


       

在世界其他國家,當地警方在對付滲透到當地社會中的三合會勢力時也感到棘手,因為這個組織通常隻在華人社區內活動。三合會的受害人往往因為害怕而不敢向當地警察報案,事件的證人即使向當局提供了證詞,在臨近法庭開庭審理時往往也會撤回證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