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知道你撞到我嗎?快賠錢……”                        



假車禍真勒索黨出沒沙登一帶,沙登民眾尤其是婦女受促提高警惕,免被勒索,成為“假車禍”受害者。                        



這批匪黨疑用偷來摩哆,在車少人稀地區干案,前日更膽大在距離沙登警察局不到100呎地點,攔截史里肯邦安聯邦村委會主席鄧金來,指后者撞傷他,要求索賠400令吉。                        


民眾相信兩名長得高瘦的印裔男子,在地區出沒有一段時期,騎著一輛寶藍色摩哆,可是前后都沒有車牌號碼,疑是賊贓。                        


                       


聯邦村長鄧金來說,他日前下午2時許經過沙登拉也1路,也即是沙登警察局轉往新村“汽水廠”SK12/1路時,突然聽到有人大力拍打轎車后車窗。                        


                       


聽到報警臉色大變                        


                       


鄧金來說,當他停車時,兩名騎摩哆印裔男子駛前停在車前,其中一人兇神惡煞指他剛才在大路轉彎處,撞到他們。                        


                       


“當我還在疑惑何時撞到人,為何沒聽到聲音時,對方不等我出聲,馬上要求賠償400令吉。”                        


                       


他說,盡管對方語氣兇煞語帶恐嚇,但他不畏懼,並要求對方若是摩哆有損壞及人被撞傷,他愿賠償,帶對方前往附近摩哆維修店把摩哆修好,及帶對方去診療所。                        


                       


“然而對方卻不同意,一味要求賠償現金了事,我當然拒絕,要求雙方到警局報案。”                        


                       


他說,當對方聽到要報警時,臉色大變,語言也變得溫和,並同意前往摩哆維修店修理,可是來到摩哆維修店時又反悔,最后指要趕著上班,下班后才回來,就這樣一去不復返。                        


                       


反悔不報案阻拍照                        


                       


鄧金來說,當他要求對方一起前往警局報案時,起初對方答應,途中又反悔,要求直接前往摩哆店修理摩哆。                        


                       


“可是當我在摩哆店欲拿起手機拍對方摩哆時,對方不給拍,我直接指責他為何不可以拍,我都願意賠償你車禍損失。”                        


                       


他說,當時摩哆店友人指摩哆前后都沒有車牌號碼,很有可能是偷來的,這時他也拿起手機準備報警,兩名勒索黨徒見狀,開始害怕,稱要趕去上班,沒時間修理,馬上騎摩哆離去。                        


                       


 “盡管如此,我還是留下85令吉摩哆維修費,並交代友人若對方有回來維修摩哆,幫我抄下對方身分證號碼,以交給警方處理。”                        


                       


但他指出,從昨午迄今,兩名勒索之徒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他說,事發后,他重回“車禍”現場視察,也沒發現到現場有任何碎片,更證明這兩名男子是騙徒,在該地區一帶找吃,也相信不止發生在他一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