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吳君如祖籍廣東番禺,出生於香港喜劇演藝世家。父親夏春秋是香港資深喜劇演員。16歲進入TVB,出身小康之家的她從小被寵得像刁蠻公主般。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曾和劉嘉玲、鄧萃雯、藍潔瑛、曾華倩一起成為新一代接班花旦。無奈她姿容普通,一直無法上位。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直到幾年後和周星馳重逢,她的喜劇天分完全激發,經常主演一些草根階層的搞笑角色。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1997年3月的一天,陳可辛找《洪興十三妹》劇組的導演商談合作事宜,剛到片場,便看到吳君如跑過來大喊﹕「助理呢?我的嗓子都快冒煙了!」陳可辛趕緊將手中的礦泉水給吳君如,她卻看也不看他,接過水就喝了大半瓶。

陳可辛離開片場時,一個低頭走路的女生突然撞過來,一看之下原來又是吳君如。陳可辛﹕「有時間嗎?請你吃飯。」大大咧咧的吳君如欣然答應。直到兩人一起吃飯時,吳君如才知道對方竟是大名鼎鼎的陳可辛導演。兩人從電影聊到人生,非常投緣。讓吳君如驚訝的是,一個大導演竟是如此淡泊、行事低調且待人真誠的人,此後,兩人成為了朋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1998年10月,吳君如憑著《洪興十三妹》贏得3料影后,而陳可辛導演的《甜蜜蜜》也奪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陳可辛跟吳君如舉起酒杯說﹕「我平時不怎么喝酒,也不太愛講話,但和你在一起,我竟變得滔滔不絕,我想我已經愛上你了。」就這樣,兩個人由朋友變成了戀人。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後來,在吳君如的鼓勵下,陳可辛創立了電影公司,2002年底,陳可辛請吳君如加盟電影《金雞》,扮演女主角阿金。有一天晚上,陳可辛和吳君如來到一家茶館,一個花枝招展的女子走過來,一把攬住陳可辛﹕「大導演,你好長時間不來看人家了,人家想死你了……」陳可辛一臉尷尬,還沒來得及解釋,吳君如就爆發了,她端起茶杯潑了陳可辛一身,轉身衝出茶館。

後來,陳可辛去找吳君如解釋,那個女子是演員,幾乎看見每一個導演都口頭禪「想死你了」,但吳君如心中芥蒂依然難以消除。在《金雞》拍攝期間,陳可辛凡事都對吳君如百般體貼,可她總是不領情。陳可辛知道,要得到她的原諒,只能幫助她演好「阿金」這個角色。於是,他一次次地板著臉要她重演,經過無數次重演,吳君如漸入佳境。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2003年12月13日,吳君如憑著《金雞》奪得第40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當陳可辛在電視上看到吳君如領獎時,眼角泛出了淚水。2004年初,兩人開始了同居生活,但近80平米的臥房卻分隔成了兩間。這是吳君如提出來的,她不僅要求兩個人在經濟上實行AA制,臥房也是。兩人心情好的時候就同屋而眠,生氣時「各回各家」,為彼此留有空間,陳可辛認為這很有創意。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同居後,兩人因性格差異極大,經常發生爭吵。每當發生口角時,陳可辛總要哄她消消火氣,待吳君如恢復平靜後,陳可辛才認錯。經過一年多的磨合,兩人再不會為一些無聊的小事吵架。2006年4月10日,兩人的女兒出生,但是二人還是沒有結婚。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2007年,由陳可辛投資3億多元的《投名狀》雖然獲得多個獎項,卻終因票房收不回拍攝成本而負債過億。轉眼間,傾家蕩產的他不得不考慮租房住,一夜之間,46歲的他白髮陡增。吳君如二話不說,取出自己多年的存款,並賣掉了心愛的跑車,把錢交給陳可辛說﹕「拿去還債吧,只要你的精神不垮,我們還可以東山再起!」但他堅持不用她的錢。吳君如生氣了﹕「當初我之所以建議生活AA制,是不想依靠男人生活。現在你有難了,還分什麼你我?」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幾天後,吳君如決定復出拍戲。為了儘快為老公還清債務,演慣了主角的她甚至不惜自降身價,並同時接拍了多個角色。在吳君如的鼓勵下,陳可辛很快走出了失敗的陰影,打造出《門徒》等多部電影,不僅贏得了業界好評,收益也很可觀。陳可辛還清了債務,而且更加珍惜這個與自己患難與共的女人。

2011年8月2日,陳可辛花了300多萬元,買了一部跑車作為吳君如的生日禮物。他問吳君如﹕「知道我名字的含義嗎?我的父母肯定想告訴我,為了妻子和女兒的幸福,你可多辛苦一點!「

2013年5月,由陳可辛導演的《中國合伙人》舉行首映禮。當談到吳君如時,他說﹕」正是這個沒有哀愁的大笑姑婆,讓我的人生在青春的尾巴上綻放出花朵。這輩子,恐怕我再也逃不出她的魔掌!「而田朴珺的一篇《我的男閨蜜:你不知道的陳可辛》又把這對低調戀人拉回鏡頭前,最後吳君如霸氣回應:「不用理會什麼閨蜜或龜蜜,反正我知道他的心(和財產)歸me!」一句話秒殺田朴珺一篇長文。

20幾年的愛情長跑,陳可辛與吳君如依然恩愛如初,過著不要結婚,永遠拍拖的浪漫生活。其實,陳可辛坦言他是求過婚的,那是吳君如某年的生日會,在最親密的家人和朋友面前,陳可辛拿著戒指單膝跪下,吳君如感動地流下淚來。吳君如認為這樣就已足夠,形式成為多餘,於是她告訴陳可辛不需要領證,也不必辦喜酒。吳君如說:「如果你哪天不愛我了,隨時可以離開。我相信愛情,不需要婚姻套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