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僅為示意,非當事人)

鄒潔萍大學畢業後就到廣州打工,經過十年的努力,從一個小文員成為一家跨國公司的中國市場主管,成為高級白領,並且還貸款買了套房子。

這天,鄒潔萍接到一個電話,是老家的哥哥打來的,哥哥說要來廣州幫一個親戚裝修一套房子,還說要把嫂子和兩個侄兒也帶來讓她看看。鄒潔萍聽完淡淡地回應了幾句,就放了電話,這個哥哥與她同父異母,兩人從小不在一塊兒生活,其實並沒有多少感情。

突然,鄒潔萍猛地想起了一個問題,哥哥一家來廣州,肯定會住到她家裡來的。這怎麼行呢?在農村都大大咧咧慣了,再加上還有兩個孩子,不知道要把她精心裝修的房子糟踏成什麼樣子。可是自己的房子有兩百平方米,一半的房間都空著,如果不讓他們住,到時他們心裡會怎麼想?

鄒潔萍左思右想,最後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在外面租了間小小的屋子。

過了幾天,哥哥一家果然來了,他們進了鄒潔萍的出租屋,立刻大包小包就把整個屋子占據得滿滿的。嫂子是個樸實的農村女人,兩個侄兒大的四五歲,小的兩三歲,都調皮得很,不一會兒就在屋裡打鬧開來。鄒潔萍見此情景,心想幸好沒把他們往家裡帶。

哥哥掃視了一眼屋子問鄒潔萍:「妹子,你咋來城裡這麼多年,還是租房子住?聽說你在洋人的公司上班,工資應該不低啊。」

鄒潔萍敷衍著說:「是準備買了……可錢還差點。」

哥哥聽了,就遺憾地說:「唉,原本房主問我們住哪裡,我還說我妹子在城裡有大房子,我們就住她家裡,現在看來,我們還得住工地上去。」

鄒潔萍一聽,忽然感覺到渾身不自在,好在哥哥休息了一會兒,就帶著全家走了。

一晃一個月就過去了,鄒潔萍估計哥哥的裝修工程也快完了,就到商場買了些禮物來給他們送行。誰知見了哥哥,他卻說:「妹子,我們不打算回鄉下了。」

鄒潔萍一愣:「這裡的活不是幹完了嗎?」

哥哥說:「活是幹完了,可你嫂子和侄子都說城裡好,不肯回去了,我就尋思著,去另外找個掙錢的門路……」

鄒潔萍一聽急了,哥哥不回鄉下,自己就回不了家啊。於是她勸道:「城裡雖然看著繁華,但生活是很艱難的,壓力很大,你們還不如回去種莊稼自在。」說著,她從包里掏出兩千塊錢對哥哥說:「這點錢,你們拿著作車費吧。」

哥哥聽她這樣說,也有些猶豫了,於是就接過錢,開始收拾行李。

鄒潔萍終於鬆了口氣,打算等有空的時候就搬回去。幾天後,鄒潔萍下班後經過廣場附近,看到那裡擺了一個燒烤攤,再看那個攤主,不是她哥哥是誰?

這時,哥哥一抬頭,看到了旁邊的鄒潔萍,表情有些尷尬,小聲問道:「妹子,下班了?」見鄒潔萍不做聲,又解釋說,「那天,我們到了車站,可想了又想,還是捨不得離開,於是就拿著你給我們的錢,支了這個燒烤攤。現在看來,生意還可以。」

鄒潔萍勉強地笑了笑說:「這樣也好。」又問,「兩個孩子呢?你們晚上又住哪裡?」

哥哥說:「孩子送幼兒園了。我們在西郊那邊租了間房子。500塊一個月。」

鄒潔萍一聽,這回還真不能搬回去了,他們拿這麼多錢租房子,要知道自己有空房子,還不立刻就搬了進來?

這時,嫂子也在一旁說:「妹子你放心,我們一定能在城裡活下去的,等過幾天有了空,我帶兩個侄兒來看你。」

鄒潔萍點點頭,就心事重重地走了。

月底的時候,鄒潔萍續交了房租。她想到家裡的房子反正也是空著,就租了出去。後來鄒潔萍發現,收來的房租扣去交出去的房租,自己還賺了一筆,多出來的錢正好可以還貸,這樣她每個月還款的壓力就減輕了不少。於是就打消了一心想搬回家的念頭。

就這樣過了兩年,鄒潔萍的房貸差不多還清了,哥哥現在也不擺攤了,租了間小小的門面,開了家燒烤店,鄒潔萍也常去店裡看看。這天,鄒潔萍又去了哥哥店裡,也幫著擦擦桌子遞下盤子。正忙著,她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眼花,趕快扶著一把椅子才沒有跌倒。可是哥哥細心,還是看出了異常,就問她是怎麼了。鄒潔萍說:「也不知是怎麼回事,最近老是感到沒有力氣,本想等幾天再去醫院看看的。」

哥哥著急地說:「還等什麼?我現在就送你去!」說完放下手頭的活,扶著鄒潔萍往醫院趕去。

到了醫院,經過檢查才知,原來鄒潔萍是患了再生障礙性貧血,需要用藥進行人體造血。哥哥很擔憂,問醫生:「這造血過程要多久?我看她現在身體很虛弱,想要她能儘快好起來。」

醫生說:「這個療程會有點漫長,要想快點好起來的話,只有先進行輸血治療。可是,我們剛才發覺她是稀有血型,現在血庫里沒有這種存血,也很難找到。」

哥哥聽了,急忙說:「那就驗我的血看看,我們是兄妹,也許血型是一樣的。」

沒想到醫生一檢查,兩人血型還真的相符。可是鄒潔萍聽說輸血量比較大,心裡有些不忍,忙勸哥哥說:「哥,輸這麼多血對身體有影響的,你是家裡的頂樑柱,要是你的身體垮了,你家裡人怎麼辦?」

哥哥說:「你傻啊,你是我妹,不也是我的家人嗎?我能眼睜睜地看著你受病痛的折磨嗎?」

最後哥哥執意輸了血,在接下來住院的日子,嫂子也寸步不離地照顧她。鄒潔萍看著這一切,又想想當初不讓他們住自己房子的事,心裡愧疚難當。終於鄒潔萍做出了一個決定,等自己出院後就把那套大房子賣了,然後買兩套小房子,她和哥哥一人一套。

經過治療,鄒潔萍的身體已有明顯好轉,出院那天,哥哥親自來接她了。可是哥哥並沒有把她送往出租屋,而是來到一個嶄新的小區,哥哥帶著她上了樓,然後用鑰匙打開一套房子的房門。鄒潔萍一愣,明白過來了,吃驚地問:「哥,你買房子了?」

哥哥點點頭:「就在你住院的時候買的,剛剛裝修好。」

鄒潔萍還是感到難以置信:「哥你才來了城裡兩年,哪來這麼多錢買房?」

哥哥說:「貸款買的唄,本來還想過幾年再買的,可是醫生說你出院後得好好休養,哪還能再住那麼簡陋的出租屋呢?再說你一個人住我也不放心,所以買了房子,這樣大家能住在一起,哥嫂也可以照顧你。」說著,他走過去推開一扇門說,「這間房子光線最好了,你今後就住這兒吧。」

新房裡的燦爛陽光一下洗去了鄒潔萍心裡的陰霾,在這個幸福的時刻,說不清是羞愧還是感動,鄒潔萍的眼淚籟籟落了下來。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