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偉自從妻子過身後,就感到孤單寂寞,他現在才四十五歲,兒子杜仕宏二十二歲,已在工商局做職員。父子兩人相依為命。        


       

時光就好像小溪里的流水一樣慢慢地過去,而寂寞卻像青藤一樣對他越纏越緊。正在壯年的他越來越承受不了那寂寞的生活,為了擺脫那寂寞給自己的生活帶來的煩悶,他就開始留意起自己身邊的女子。        


       

一次一個朋友請他到酒店吃飯,順便談生意上的事情。朋友帶了女兒一起到酒店。在飯桌上,他朋友的女兒一直在註意著杜偉。        


       

原來他的朋友名叫高占峰,他的女兒叫高惠芳,在一間叫東方醫院做護士。高惠芳今年才二十八歲,還未找到適合自己的男朋友。在食飯時,高惠芳看到杜偉一表人材,又是一間商場的經理。他談吐得體,彬彬有禮,這使惠芳對他有產生了好感。於是惠芳就加入了談話,這樣他們就認識了,並且互相交換了名片。        


       

自始惠芳就不時打電話同杜偉聊天,在電話聊天中,她了解到杜偉的妻子已不在,只同兒子生活。她就安慰杜偉,並問杜偉會不會跳舞,杜偉說會一點。惠芳就約他到舞廳跳舞,杜偉很爽快地答應了。        


       

這樣他們就經常到舞廳跳舞,成了舞場上的一對舞伴,在此其間他們就漸漸地產生了感情。自始他們就經常在一起,去散走,逛商場,出外遊玩。        


       

因為接觸得多,惠芳就感覺杜偉是自己可以托負終身的人,他很會愛疼自己,是個很成熟的男人。她從心底里喜歡上了他。        


       

惠芳同杜偉去逛商場時,當惠芳對某種商品感興趣就會引起杜偉的留意,他就設法把那種物品買來送給她,杜偉對惠芳的要求總是滿足她,不管她要的是衣服,還是貴重的金銀手飾,他都滿足她,這就使惠芳更喜歡他了。        


       

原來杜偉同惠芳來往了一段時間後,亦對她產生了感情,認為她是一個好女朋友,好知已。他就產生了一種希望,他想如果她能成為自己的妻子多好啊!但他又想自己同她的年令相差甚遠,是無可能的事。        


       

他認為無可能的事,卻竟然有可能實現。一次他同惠芳在一個節日里,去逛公園。惠芳指著那些成雙成對的情侶對韋林說:你看他們多浪漫啊!他們日後將會成為夫妻的,你說我們能不能同他們一樣呢?杜偉聽她這樣說不禁一愣,啊,他真想不到惠芳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他高興極了,他說:如果真能同他們一樣當然最好不過呢。惠芳聽後很高興地說:那我們以後就同他們一樣好嗎?杜偉表示同意。        


       

他們這樣就確立戀愛關係,杜偉想我們既然成了戀人以後就要結婚,那自己的兒子是否同意嗎?因此他就時不時地把惠芳帶回家,他的兒子仕宏看見父親把一個女子帶回家來,就顯得不高興,對她表現出極為冷淡的樣子。惠芳亦感覺到他兒子冷漠的表情,杜偉有時請惠芳在家吃飯,他兒子就走到外面的小食店買飯食,就是不同他們一起食飯。        


       

哎,惠芳看到如此情形,感到心都涼了。        


       

一次杜偉問兒子,說自己好想找個伴,問他同意不同意?兒子就說:你找個伴都可以,但不能找個年紀太小的人來,如果太小年紀你說我怎樣叫她呢?叫她做媽媽是不行的,難到要我叫她做姐姐嗎?杜偉聽後就不好再說什麼,他把兒子的這一想法告訴了惠芳,惠芳就問杜偉:那我們該怎麼辦呢?杜偉就說:兒子反對我亦無辦法,還是以後看看能否說服兒子,如果不行,那我們就很難了。惠芳聽後就流起眼淚來。        


       

這樣他們兩人就過著只能相戀而不能永遠相伴的生活。        


       

一次杜偉的兒子仕宏忽然得了個重感冒,發熱相當厲害。杜偉就把他送進了惠芳所在的東方醫院。他附近本來就有間醫院,但他想到自己的兒子發高燒這麼厲害,他就想起惠芳來,捨近求遠地把兒子送到東方醫院,因為醫院裡有惠芳在,所以他就把兒子送到了惠芳的醫院來,希望有個照應。護士在同他的兒子打葡萄糖針,吊點滴後,兒子的情況就有所好轉。護士對他說:你的錢現在已用完,你必須再交錢。杜偉聽護士這樣說才想起自己匆匆忙忙把兒子送來,卻忘記多帶些錢來,現在錢不夠用,那就必須要回家去取。他就把惠芳找來,要她幫忙照應一下兒子,惠芳爽快地答應了。        


       

於是杜偉就回去取錢,過了一個小時後,他回到醫院,到醫院後。看到的情形竟令他大吃一驚,天哪,怎麼會這樣的。兒子竟然死了,一個小時前兒子的病情還在好轉的,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他慌忙找醫生,醫生聽後亦很緊張,迅速組織人員進行搶救,但為時已晚了。他就問醫生為何會這樣的,醫生說:你的兒子有無心髒病呢?他說兒子一向身體都很好,並無其它疾病。醫生就說: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吊點滴時把空氣打了入去,否則是無可能出現這種現象的,但必須有很多空氣進入才能造成死亡,那你的兒子死亡的原因現在就很難知道。他就去問原來幫兒子吊點滴的那個護士,護士說她同仕宏吊點滴時一切都很正常,我離開後就只有你叫來的惠芳在照應,你問她好了。        


       

他就問惠芳,惠芳說我在看他時見他好像睡著了,我亦在旁邊睡了一會,怎知會變成這樣的,哎,真不明白。杜偉聽她這樣說後就只好去找醫院的負責人,醫院的領導表示會對此事進行調查。可是醫生反複檢查,都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既然自己的兒子死得不明不白,他就想到去報案。於是他就到了當地的派出所去報了案,派出所立案後就把此事反應上公安局。公安局立即成立了專案組進行調查,可是他們的調查亦得不出什麼結果。只好對杜偉說:最好的方法是對你的兒子的屍體進行解剖,你同不同意呢?杜偉表示同意。        


       

於是法醫就對他的兒子屍體進行了解剖,法醫把他的胸腔打開後,發覺他的心臟有很多氣泡。法醫認定是氣栓塞,,形成這麼多的氣泡,吊點滴是無可能造成這樣嚴重的結果的,法醫認為是有人故意殺人的結果。        


       

於是公安就把這一案件定性為刑事案件來查。        


       

他們通過分析排查,就把重點放在惠芳身上,警察把惠芳帶到公安局進行問話,通過一天的盤問,惠芳見無法抵賴,就只好承認了是她的所為。        


       

原來杜偉走後,惠芳就坐在仕宏旁邊,她看著昏迷在床的仕宏,想到就是他阻礙著自己同杜偉的愛情,她想著想著,不禁恨從心上起。她想只要他不在這個世界上活著,我就能同杜偉在一起,忽然她產生了一個惡毒的念頭。她去找來一枝針筒,把空氣抽進去,然後插入仕宏的靜脈裡,把空氣注射進去,她這樣注射了兩次,結果造成仕宏迅速地死亡。        


       

惠芳的一念之差就把她自己徹底地毀了。卻可憐杜偉他,他抓著兒子冰冷的手,眼淚不斷地流著……流著……,啊,愛的結果竟然是這樣!(作者:興強)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