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花燭夜老公不來床上,她就像寡婦,還得照顧瘸腿婆婆!沒想到3年後她才掉進真正的悲劇裡...!走上絕路!

1.他們在新婚之夜沒圓房

陌小朵冒雨從外面哭著跑進門,把正在廚房炒菜的何靜秋嚇壞了,她趕緊關火出來看。

褲腿濕透的陌小朵坐在客廳裡哭哭啼啼,雙眼腫得跟核桃似的,朱紅色的茶几上堆著一團團白色的紙巾,也不知是她擦眼淚用的,還是擤鼻涕用的。

這套簡居的房子是三年前父母贈給何靜秋的嫁妝,長方形的木桌原本是作茶几用,現在已被何靜秋拿來當飯桌使。

陌小朵見到何靜秋從廚房出來,頓時像個孩子一樣摟著何靜秋的脖子痛哭不止。

「丫頭,又怎麼了?」何靜秋出聲問。

自從陌小朵嫁去張家以來,問題層出不窮,隔三差五總是見到她氣沖衝往回跑的影子。換作平日,回來吐吐苦水也就罷了,這回卻是哭著回來,何靜秋心裡略感不妙。

「我真是受夠了!自從嫣然出生以來,他們根本沒正眼瞧過她,還在背地裡怨我的肚皮不爭氣,這樣也就算了,今天居然還要我為他們盛飯,你說我上完班既要帶孩子又要伺候他們,容易嗎?」

陌小朵憤憤不平地說道,濕漉漉的頭髮正在滴水,她腳上那雙白色的球鞋沾滿泥。

何靜秋從鞋櫃裡拿了雙拖鞋給她換上,邊拿著毛巾幫她擦頭髮邊溫柔地說:「小地方的重男輕女觀念總是會有的,你要多忍忍,至於盛飯,是舉手之勞,不見得會少塊肉。」

「可是嫂子你嫁進來三年沒有孩子,媽也不見得會對你另眼相看,現在我生了孩子,多少也是張家的血脈,為什麼仍不受他們待見?」

陌小朵話剛說完,何靜秋的臉色瞬間慘白,她眼裡掩飾不住的無奈,牙齒咬住下唇不語。

陌小朵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別說懷不上孩子,甚至這段婚姻都是何靜秋身上的痛。

何靜秋出嫁至今已有三年,新婚第二天,她丈夫陌辰以工作為由,匆匆南下,撇下何靜秋和他有腿疾的母親。如果不是他那例假般按月打回家來的電話,陌家人幾乎認為他已不在世。

何家比陌家有錢,願將女兒下嫁是因為陌辰的父親曾有恩於何靜秋的父親,即便陌伯父過世得早,何家還是履行婚約將何靜秋下嫁於陌辰。

何靜秋對陌辰一表人才頗有好感,加上他滿腹經綸更是青睞不已。

可是陌辰眼裡並不這麼看,他是村裡唯一的高材生,在大城市受教育的他自是不願為了一段感情又重回這塊貧瘠的地方。

他沒法跟靜秋商量,也沒得商量,一個剛畢業的本科生在偌大的城市裡打拚已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更何況身邊要帶著個連電腦也不會使的人。

何靜秋有苦難言,要是她說和陌辰在新婚之夜沒圓房,恐怕是沒人相信。

陌媽媽拄著拐杖從房間裡出來,嘴裡罵道:「我造了什麼孽,竟生下你們這兩個沒孝道的畜牲。」

從小被捧在手心的陌小朵見不得媽媽這樣數落,邊哭邊說:「媽,你也跟著張家人一起欺負我。」

「公公婆婆叫你盛個飯怎麼了?即便他們說你,你也不能頂回去。要多跟你嫂子學學,這個家要是沒有她忙裡忙外,你媽我能活到今天?」

陌媽媽朝廚房裡望了一眼,靜秋已不知何時默默進去炒菜。

2.你替我去看看他

靜秋端著一盤豌豆炒臘肉出來,娘仨圍在那個小小的茶几上用餐。

陌媽媽夾起一塊臘肉放進嘴,嚼了兩下便吞下去,長嘆道:「靜秋啊,準備過年了,紡織廠若放假,你幫我帶點臘肉和醃豆腐去給陌辰吧! 」

「我不去。」何靜秋一口回絕,低下頭扒著碗里白花花的米飯。

「我知道你擔心我的腿,但你們夫妻倆這麼過下去不是個辦法。」

陌媽媽的腿疾在靜秋沒嫁進來已經患上,起初大腿部肌肉疼痛她誤以為是風濕關節炎,不以為意。

這兩年肌肉萎縮,肢體縮短,走起來一跛一跛,她才同意跟靜秋去醫院看,診斷結果是骨頭壞死。

自高中畢業以來,何靜秋就在那家紡織廠上班,一向節儉的她把工資傾囊在這個家中。

「就是,嫂子。媽,這邊你別擔心,過兩天單位放假我把她接到我家去,正好她也可以幫我帶帶嫣然。」陌小朵附和著說道。

「靜秋啊,你也別糾結了,當作是幫我去看看兒子。」

在陌媽媽和陌小朵的三言兩語下,靜秋終於點頭同意了。

隔了幾日,靜秋攜著幾件衣服和陌媽媽打包好的臘肉坐上開往南下的汽車,她手裡緊緊捏著泛紅色的車票和一張紙條,紙條上是寫著陌辰的地址,那是陌媽媽手抄給她的。

剛從汽車站出來,偌大的城市,舉目無親,縱橫交錯的立交,令她感到迷惘。

她沿著紙條上的地址打聽,找到陌辰的住宿。

陌辰的住址位於市中心的華天大廈,獨立一棟,長時間日曬雨淋的外瓷磚,看起來略為陳舊,樓下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園景。

何靜秋一身褪色的棉布衣被保安擋在樓下,這件衣服還是三年前買的,淺褐色被水洗得有點發白,而對於省吃儉用的何靜秋來說,是唯一一件看上去比較體面的衣服。

穿著保安制服的男人隔著鐵門像審問犯人似的,用生硬的口氣問:「你找誰?」

「1008房,陌辰。」何靜秋清晰地回,絲毫不為他的態度所動。

男人開了門,讓她進來,指著桌上的來訪登機表叫她填寫。

何子靜寫完後,坐電梯直上10樓,她一間間找,好不容易找到1008的房號。

何子靜站在門口,拉了拉衣角,又輕輕把垂在兩側的頭髮往耳背上一撥,手指才落在木門上。

「叩,叩叩,叩……」她敲門的聲音十分有節奏,像某首歌謠的旋律,抑制不住她滿心的歡喜。

「來啦!」一個女聲隔著門叫道。

何靜秋以為自己聽錯了,繼續往門上敲,她的手落了個空。

門開了,風透著縫隙裡湧出來,一股淡淡的花香撲面而來。她面前站著宛若童話故事裡的海螺姑娘般漂亮的女子,明眸皓齒微笑迷人,連聲音裡都帶著甜甜的味道,問:「請問你找誰?」

「陌辰是住在這嗎?」何靜秋反問道。

「是,不過他今天加班,下午才回來,我是他的領導姜心,你是?」

「我是從老家來的……」

3.小三懷孕了

何靜秋的話還沒說完,立刻被姜心打斷,拉著她進門說道:「小朵?我經常聽陌辰提起你,這些年真難為你一個人照顧媽媽。本來我也想讓他回去過年,但程序員這工作一忙起來連飯都顧不上,做封閉開發時幾個月時連門也出不了。你難得一來,在這與我們住上一段日子。」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46467308349-1'); });

姜心不知道她口裡一個個「我、他、我們」深深刺痛著何子靜的心,她是他家裡的「領導」。

何靜秋怔在那裡打量著室內豪華的裝潢,40平方米大的兩廳,歐式的大理石飯桌上吊著三朵蓮花水晶燈。

每張椅子都是皮製的,甚至連客廳裡的沙發也是,茶几下舖著正正方方的毯子,茶几頂上無數顆璀璨奪目的水晶垂落,刺得她的眼睛生疼。

何靜秋的行李從手中脫落,與她仍有一紙之約的男人卻在別處開啟他溫暖的家,她心裡五味雜陳。

姜心走過來提起她的行李說:「小朵,別光站著,快過來坐。」

沒有一個女子見到「小三」還能像何靜秋這樣一臉從容,她出聲問:「陌辰今晚回來嗎?」

「這會應該差不多回了,今天休息,他出去買點東西。」姜心望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此時已經十二點過一刻。


語畢,門外一陣鑰匙窸窸窣窣的聲音,陌辰開門進來,正在鞋櫃處換鞋,他說道:「你要買的奇異果沒有,這大冷的天,你怎麼會想吃那酸不溜秋的玩意。」

他換完鞋走進來看見何靜秋愣住了。

姜心上前擁住他,深情地在他臉頰親了一口說道:「我懷孕了!」

何靜秋看到這一幕,眼眶頓時濕潤,她再也坐不住了,站起來走向他。

陌辰掰開姜心的手問:「你怎麼來了?」

「媽讓我給你帶點臘肉和醃豆腐過來,都是她親手做的。」何靜秋回道。

陌辰拉著靜秋的手往客房裡走,姜心跟在後面說道:「我讓小朵留下來過年,你可別把她攆走了。」

陌辰沒說話,「砰」,把薑心關在了房門外。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