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大嬸和李大媽認識緣於她們兩個的孫女都在一個幼兒園上學,再加上兩家住在一個小區,單元門對著單元門,久而久之,就成了無話不談的一對老友。

從農村老家來城裡的李大媽平時除了去幼兒園接送孫女,因為還有理髮的手藝,所以空閒的時候,就去離家兩三公里的一個理髮店做兼職。而馮大嬸是個退休工人,啥事兒也沒有,平時也幫襯李大媽,有時候如果李大媽家沒有人接孩子,她也主動把兩個孩子一塊接回來。

這天周末傍晚,馮大嬸下樓倒垃圾。正當她把垃圾袋扔到垃圾桶想折回時,突然發現對面樓道里站著一個女人,那女人正摟著一個男子親吻著。馮大嬸心想,現在的年輕人真開放啊,這天還沒有黑呢!

她正打算離開時,卻覺得哪裡不對勁兒,嘿,那女人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大衣,留著長發,從側面看,怎麼越看越像李大媽的兒媳小玉呢?好奇心驅使她不由自主地向前移了移了腳步,躲在花池旁邊一棵樹後面偷偷地看是不是小玉。

她瞪大眼睛,沒錯,真的是小玉!

就在她胡思亂想之時,突然對面樓道里衝出來一個三歲左右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兒還沒有到樓道口,小玉便和那男人好像聽到了樓道里有人下來,猛然放開了彼此。

馮大嬸一看,這小女孩不正是李大媽的孫女欣欣嘛。那個男人又是誰呢?這時就見小玉拉起欣欣,一把把欣欣抱在懷裡,讓欣欣和那個男人拉手,可欣欣卻不配合。

那個剛才和小玉親吻在一起的男子悻悻地把手放下去,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對小玉母女擺了擺手。

這時,馮大嬸就聽欣欣在媽媽的提示下,不情願地擺擺手說:「叔叔再見!」

聽到欣欣這麼一說,馮大嬸的心裡「咯噔」一下子,天哪,剛才看到小玉和這個男的躲在樓下乾柴烈火似的親在一起,就覺得有問題,欣欣再這麼一喊,看來十有八九小玉和這個男的有見不得的事情啊!

回到家後,馮大嬸左思右想起來。她以前和李大媽在一起時,李大媽也經常向她抱怨小玉,說小玉這兒媳婦老是對著婆婆說自己男人的不是,氣得李大媽沒少在馮大嬸眼前數落小玉。有一次李大媽還對她說,小玉外面肯定有人,否則不會天天對兒子那麼多怨氣。

第二天,馮大嬸見了李大媽就一股腦地把昨天自己的所見所聞全都說了。李大媽一聽,氣得一跺腳就要去找小玉質問。她剛想邁步,卻被馮大嬸一把拉住。

馮大嬸勸說:「欣欣她奶奶啊,我不是說你,這事兒是急得來的嗎?俗話說『捉賊捉贓,捉姦捉雙』,你這麼去,又沒有證據,搞不好還被兒媳嗆一通。依我說,千萬不能打草驚蛇!」

李大媽一聽,似有所悟地點了點頭,又說:「那我側面問一下欣欣不就成了?」

馮大嬸又輕輕搖了搖頭:「這也不行,你想啊,現在欣欣都上幼兒園了,我看她也挺機靈,你就不怕你問的話,欣欣會原封不動地給她媽媽小玉學過去?」

李大媽不無擔心地說:「你說得沒錯,欣欣平時和她媽最親了,上次我當著欣欣的面發了小玉的兩句牢騷,到了晚上小玉就知道了,為此,小玉還差點和我吵起來呢。」說到這裡,李大媽輕輕咬著嘴唇說,「沒想到小玉這個女人竟然給我兒子戴綠帽子。哼,既然她有錯在先,待我抓她現行,讓我兒子把她掃地出門!」

為了抓小玉的姦情,李大媽乾脆連理髮店裡的兼職也不做的。因為從麻將館看出來,剛好能看到小玉家單元樓,所以她天天沒事就貓在小區不遠處的麻將館裡監視小玉。馮大嬸本來就沒有什麼事兒,也熱心地參與進來,和李大媽一道當起了偵察員。

一連好幾天,她們兩個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這下子,李大媽有點沉不住氣了,可馮大嬸讓她務必要耐心,並說什麼要想釣到大魚,就得捨得花時間。

這天上午,小玉輪休,李大媽和馮大嬸把兩個孩子送到幼兒園後,就如期來到了麻將館蹲點。

突然,馮大嬸拉了拉李大媽的袖子:「快看,好像那天那個又來了!」說完,向幾十米之外的小區門口指去。

李大媽眼神不大好,透過霧霾,問道:「你確定是那天那個人嗎?」

馮大嬸拍著胸脯說:「放心吧,錯不了,還是那身打扮,就是那個身高。」

兩人不敢耽誤,馬上起身快步走到小區門口。果真見那男人徑直走向小玉所住的單元樓門口,隨即就見一個穿著粉紅大衣的女子閃了出來。

李大娘定眼一瞧,這不正是兒媳婦小玉嘛,她瞪大眼睛,想看看到底小玉想幹什麼。誰知那男子竟然遞給小玉一個包裹,小玉拿起對方的筆在包裹上寫了幾個字後,人家把包裹上的單子一撕,走了。

「唉,原來是個送快遞的!」李大媽提起的心又掉了下去,然後有點懷疑地轉過臉問馮大嬸,「你不會那天也看錯了吧,他們兩個真的親嘴了?」

「那還用說,那都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馮大嬸因為認錯了人,有點不好意思,但一聽到李大媽懷疑自己,馬上嚴肅地回答。

這天周末傍晚,兩人又在麻將館搓麻將。還是馮大嬸眼尖,突然叫道:「她奶奶,快,我看見那個男人進了樓道了!」

「哪個男人?」李大媽問道。

「還能有誰,就是和小玉有事兒的那個男的,今天沒有霧霾,這次我絕對沒看錯!」馮大嬸拉著李大媽就跑。

兩個人剛進小區門口,就見一個高大的背影已經進了小玉所住的單元樓樓道門口了。

「輕點,咱們跟上去!」馮大嬸對李大媽說。

她們二人躡手躡腳、輕車熟路地來到小玉所住的三樓東戶,這時李大媽把耳朵貼在門上,隻聽到裡面小玉的嘻笑聲。

李大媽趕緊掏出鑰匙,快速把門打開。

剛進屋門,映入她們眼簾的是一個男子正抱著小玉在沙發上互相親熱呢。因為二人笑聲很大,好像沒有感覺到有人進來。

「你們幹什麼呢!」李大媽大聲吼了一嗓子,喊完後,她突然大叫起來,「哎,怎麼是你啊兒子!」

那男子紅著臉站起來,嗔怪道:「媽,您嚇我一跳,啥時候進來的?」

「這,這次不會你又看錯了吧?」李大媽瞪了一眼馮大嬸。

馮嬸辯解道:「絕對沒有錯,那天周末,我看見與你兒媳婦在樓下親吻的就是這個男人,噢,我哪知道那就是你兒子啊!」

「你們是來捉姦的吧?」小玉看這架勢,也明白過來了,隨即「哼」了一聲,坐在沙發上嚶嚶地哭泣起來。

突然欣欣揉著眼睛從臥室里光著腳丫跑出來,好像剛睡醒,她一看媽媽在哭,趕快撲上去問:「媽媽怎麼哭了?」

「還不是有人懷疑你媽媽!」小玉故意提高聲調說。

李大媽對馮大嬸說:「你看這事弄的,唉,也怪我沒有告訴你,這就是我兒子,在刑警隊工作,經常在外地出差辦案子,整天不著家。」說到這裡,她又對小玉說,「小玉,這都是婆婆的不對,可你怎麼老是埋怨欣欣她爸啊?」

小玉嘴一噘:「我平時一個人在家忙完這活,干那活,還要照顧孩子,有多辛苦,難道連過過嘴癮,泄泄心裡的氣也不行呀?」

馮大嬸手足無措地說:「這,這真是個大誤會啊!」說到這裡,她又說道,「要是那天欣欣不說什麼『叔叔再見』的話,我也不會認為你兒子是外人嘛!」

李大娘的兒子嘆了口氣說:「唉,這都怪我,一年在家裡也呆不了幾天,孩子見我就像見陌生人似的,怪不得她說那樣的話。直到現在,還不肯喊我聲爸爸呢!」

說到這裡,這個七尺的漢子眼裡亮晶晶的淚花兒直打轉兒……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