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yesijaa |

一個人穿梭於這車水馬龍的街道,伴著夜色下一閃一閃的霓虹。在這繁華的都市里,每分鍾會有多少次錯肩與回眸,又會有多少次徘徊與停留。

不知已是多久沒一個人出來走走的我,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走著,不辨方向,不管目的。

不知過了多久,才被身邊的人晃過神來。那是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背微駝,從面容上的歲月印痕大致可以看出,年近古稀。

她並不是一位乞丐,也不是走失的孤寡老人。一旁,一位中年婦女對著這位老人一直流露著關愛的目光,我猜想那位婦女應該是這位老人的女兒吧。

老人隨著大街上動感的旋律翩翩起舞,仿佛回光返照般,臉上寫滿了幸福與喜悅。女兒則守在一旁不時用眼神跟母親互動,不時觀察著周圍行人的動態。

臨近聖誕節,有很多商家在賣平安果和聖誕禮物,街道上,人也比往常多。不一會,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或驚訝,或不解,或嘲笑,總之大多異樣。

聽一些常在這遛彎的老人講,這位老母親已經在這個地方跳了兩年多的舞了。我不由得好奇地往前湊了些,想聽聽關於這位老人的故事。

老人的姓名不詳,隻知道被這條街上的人稱為西街大姐。故事還要從兩年前說起,兩年前是大姐第一次來這跳舞。雖然已年近古稀,但是從這一招一式可以看出大姐之前肯定是有功底的。

起初,她隻是一個人,並沒有家人陪著。在這條街道上遛彎的、賣貨的,也權當老人這舞是個營生,時不時還會丟給老人一些錢。

但是老人卻從不接受這些錢財,為這還與人發生過爭執。爭執中,老人一言不發,隻是眉宇間表露出一股子的堅定與不屈。

那人見老人不做聲,便以為占了上風,什麼難聽的話都往外蹦,一時間圍觀的群眾就把這街道口圍個水泄不通。

不一會,執勤的警察便趕了過來。為首的警察看面相應該還是個不小的干部,當他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老人的身旁時突然愣住了:“師母,怎麼會是您?”

老人望了望那位警察,“哦,是小劉啊。我在這,等你師傅回家呢。”

老人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可是,當小劉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卻不由得咬了咬牙關,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師母,您看天快黑了,師傅可能要加班,所以師傅叫我來送您老先回家。”

說完便攙著老人要把老人送上車。這時,剛才與老人爭執的年輕人又來了精氣神,在一旁說起風涼話來。

小劉把老人送上車關好車門後,轉過身來,對著那個年輕人聲嘶力竭地喊道:“滾。”

那聲音憤怒無比,十分有力,嗬退了四周的人,年輕人更是目瞪口呆地站在那。

待到警車駛離,才如夢方醒,大言不慚地說:“裝什麼裝,不就是個破警察嘛,牛什麼牛。”

這以後老人便沒再來過。

老人再出現的時候是三個月之後,與上次不同的是老人的精氣神差了很多,精神似乎也出現了些問題,經常對著路上的行人傻笑。

這時,那個中年婦女也出現在她的身邊,陪伴她左右。不想,這一堅持就是一年。

那老人為什麼要在西街跳舞呢?這個問題沒人能解答。大家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了那個中年婦女。那女人很快注意到了我們的目光,遲疑地向我們走來。

她是老人唯一的女兒。在她那我們得知了老人全部的故事。不長,但足夠深。老人是文工團出身,從小練習舞蹈。

她的丈夫是某軍隊的營長,據說就是因為老人的一次舞蹈演出讓這位營長從那時起便深深地愛上了她。

幾經波折,兩人相識到相知,再到相戀,繼而攜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營長轉業做了當地公安的副局長,老人跟同他一起來到這座城市。

在這里,他們有了愛情的結晶。因為丈夫的軍人本色,所以即便是轉業到了公安部門做官,凡事也都要親力親為。每次出任務也都是帶頭人。

老人每次都擔心他會有危險,營長卻每次都安慰她說,如果想他了,就在家附近的廣場跳支舞,營長一定會尋著她的舞姿平安歸來的,因為他舍不得她。老人每次都笑他不正經,心里卻有了著落。

就這樣,兩個人攜手走過了半個世紀。待到營長也從公安副局長的位子上退下來,兩個人也到了安享晚年的時候。

可是,怎奈世事難料。一天清晨,二老像往常一樣出門到家附近的西街買菜,可是這一去丈夫便再也沒有回來。

原來,二人逛街的時候正碰上夥盜賊搶劫作案,當兵出身又是老公安,這種事在營長眼里豈能容得。二話不說,就追了上去。老人攔不住他,隻好馬上打電話報警。

老營長雖然身體康健但畢竟歲月不饒人,追出幾百米到了沒人的地方,幾個年輕小夥子將他團團圍住。

等到警方趕來,隻剩下倒在地上的老營長和他手里死死握住的被搶人的包。經搶救無效丈夫永遠離開了這個家。

老人接受不了這樣的局面一病不起,起居也成困難,也不願與人交流,就連女兒也是沒幾句話。這樣的局面維持了小半年。

半年後,老人漸漸可以料理起居,女兒也忙著工作,來的日子就少了。

這之後,一次偶然的機會,老人來到西街。丈夫的音容笑貌讓她不能忘懷。她突然想起年輕時丈夫對自己說的話。

就這樣她便成為了我們開頭看到的西街大姐。而她的女兒對此並不知情,直到那次警察送老人回家,這位中年婦女才知道真相。

可是,女兒並不知曉這舞蹈對於老人的意義,加之因為父親過世,她對於警察本來就有抵觸情緒,所以就大發雷霆,把老人吵到了醫院。

女兒在幫母親整理衣服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張泛黃的照片,照片上正是年輕時的母親跳舞的樣子,在照片的後面寫著這樣一行字: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我了,一定不要著急,你就在我走的地方跳著舞,我就會尋著你的舞姿回來找你。

看到這,女兒才如夢方醒,才明白母親的心。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母親的身體越發不好,精神狀態也是恍恍惚惚,有時連女兒都不認得了。

於是,女兒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她要讓母親重新回到街上繼續跳舞,讓她人生的最後旅途可以繼續做那個未完成的夢。後來的故事我們便都知曉了。

那女人哽咽著講完了老人的故事,我駐足在老人5米左右的位置,不知腦里在思考著什麼。

正當我思緒萬千的時候,突然發現一個年紀比我略大的女孩,從我們這些聽故事的人群中走出來,她走到老人身邊,臉上寫滿溫柔。

她跟著節拍隨老人一同舞動起來,就這樣,在這寒風凜冽的季節里,兩個陌生人,一老一少,一高一矮,傳來一縷溫馨,放出淡淡的微光。

我轉身離開了,嘴角微微上提,繼續這樣漫無目的地走著,隻是感覺已不是那麼冷了。

在這個聖誕節,我收到了最好的禮物。一份溫暖,兩處感動。我們能給的未必是別人需要的,但是,有顆溫潤的心就足夠了。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