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在一個冬天的清晨,才六點出頭,天都還沒亮,太陽還賴在雲層後,一個女孩推開了面包店的門,而我正在伸懶腰。

彎折到後背的頭連忙就彈了回來,挺直腰杆,擺出職業性的笑容。

“早上好,小姐。想買點什麼呢?”我知道,這個問題對於一個剛進門的客人來說太過為難,連一圈都沒繞過,怎麼知道有什麼貨色呢,但是,我這樣做的理由又很正當,作為服務員,就應該這樣,而且我知道躲在廚房門後的老板正豎起耳朵聽著呢。

她隻抬頭看了我一眼,就低下頭去,小聲地說:“我先看一下。”

“好的。”我回答,而後就跟在她屁股後面,一臉關心。

女孩臉色蒼白,墨綠色的高領毛衣遮住了她的脖子,過長的手袖沒過了她的手掌,隻看到她袖角處有手指的抓痕,外面很冷吧,我想。

她走到面包櫃前,里面是新鮮出爐的烘培面包,有香腸包、肉鬆玉米包、甜甜圈、菠蘿油、牛角包、芝士雞扒包、以及包裝好的公司三文治。她低頭靠近玻璃,似乎想要看透所有的面包,很難選擇吧,我想。

這時,廚房內突然傳來一聲咳嗽。

我回過神來,立即彎下腰,問:“這里的面包都剛出爐的,很新鮮,小姐,想要吃什麼呢?我個人推薦這款芝士雞扒包,一向都很受客人喜歡喔。”其實它的價格是最貴的,還有,這擺著的明天就過期了。

女孩突然就抬起頭,差點就撞到我的鼻子,她還是輕聲說,“我再看一下。”

“好的。”我回答,還是跟在她的屁股後面,一臉的耐心。

接著她來到了包裝面包區,竹籃里裝滿了紅豆包、蟲蟲包、奶油包、小年糕和沙琪瑪各類的小甜點。她低頭看,挺直的鼻梁骨動了幾下,如同抖動翅膀的飛蛾。這姑娘有選擇困難症,我想。

這時,廚房傳來挪動桌子的聲音,還有勺子敲擊玻璃的聲音。

介紹的時候,下意識地堵住鼻腔的上部,發出類似於台灣腔的鼻音。“小姐,這里的小甜點每樣都很好吃喔,像這款蟲蟲包,里面是綿軟的奶油,一口吃下去就融化在嘴里,您可以試一下喔。”同樣也是快過期食物。

女孩終於抬起頭,看向我,說,“不用了,我自己會選。”

這一記眼神里有驅逐,有生氣的意思,還有一絲閃爍的狡黠。

真是托了廚房那位的福,我快要成功地逼走一位客人。

她還是沒有選到面包,兩手空空地又來到了蛋糕區,冷凍的玻璃面在她靠近後,生起了一層水霧。她的下巴向前傾,這讓我想起了街尾那戶八十歲的老奶奶,她吃東西的時候就這樣,兩片嘴唇用力地磨碎她媳婦為她準備的瘦肉粥。

接下來的這一幕讓我有了一個奇怪的念頭。女孩的鼻孔動了幾下,像是在吸食什麼,透過玻璃面我看到了她眼里滿足的笑意。

這姑娘……該不會是鬼吧,我想。

沒等廚房鬧出點聲響,我就趕緊轉身走進了廚房,推開門,翹著二郎腿的老板正嘟起嘴唇,快要從那個孔里吹出蕭。

我連忙掩上門,用一手指堵住了那個孔,而那隻手前幾秒還撓過我的屁股。

老板睜大了眼睛,隨即憤怒,張嘴就想質問我在干嘛。

不想打草驚蛇,我來不及多想,就整隻手蓋住了老板的嘴巴,並且在老板耳邊低聲說:“老板,不好了,外面有情況。”老板右嘴角下有一顆痣,痣上有毛,毛穿過了我的手指縫隙,很癢。

老板立即推開了我,用手背不停地抹他的嘴唇,一臉嫌棄地看向我。

“你小子,手怎麼那麼鹹。看把你緊張的,什麼事啊?”說完他伸出另一隻手把剛才歪掉的金表扶正了過來,那是一隻純金表,圓圈邊上都鑲滿了鑽石,老板很愛惜它,兜里常備著一塊絲綢布用來擦拭它。

我一副大事不好的表情,輕捂著嘴巴,又看了一眼外頭,“老板,外面有一個女的,有點古怪,我在想,是不是那些不干淨的東西。”

老板一聽,腳尖都踮起來,用嘴型在說,真的假的。

我用力地點點頭,下巴指向外頭,一臉為難地向老板眨眼。

老板嘖了一聲,輕輕地拉開廚房的窗,就一條線的縫隙,他湊上前,不到三秒,就轉過頭深呼吸了幾口,跟我說:“真的假的。誒,是不是你小子神經過敏,人家好好一個人被你說成鬼啦。這大白天的哪來的鬼。”

我們齊刷刷地看向窗外,一片漆黑,霧氣讓街道顯得特別迷幻。

於是我接著說。

“才不是呢,老板,我小時候遇見過,對那種東西特別敏感,而且那姑娘壓根就不拿面包,我就沒看見過她的手,就一直在那里吸,跟電影里演的鬼一樣,吃東西是用吸的,我想,八九不離十了。而且女鬼特別難纏,我們村里就曾經有一戶人,因為兒子不孝,拋下母親和他奶奶不顧,發財了也不曾想過她們,那兩人在一次寒潮里雙雙凍死了,冤魂便找上了那兒子,每天夜里追問他為什麼不來找她們,兒子最後就進了精神病院,每天都在說道歉,至今都還是傻的。”

說到後面,老板渾身都打了個顫,他揮手示意我別再說了。

“別說了,別說了。”他停了下來,捏著眉宇之間的那塊肉,想起了一些事,似乎很痛苦。

“等一會兒吧,差不多天亮了,會走的,會走的。”他雙手合十,用力地握住手掌,後面說的那兩句更像是在安慰他自己。

我舒開眉頭,雙手插在胳肢窩下,靠著桌子,不動聲色地鬆了一口氣。

大概半小時過去了,天亮了,雲霧散開,太陽張開嘴巴,射出光芒。外頭也安靜下來了。

我打了個哈欠,甩了甩腦門前的劉海,對還在燒香念經文的老板說:“老板,好像走了,沒聲音了。”

老板張開眼睛,把手中的三支蠟燭插在了他剛才做好的臨時供奉台里,就是一個拿來打奶油的盤子,里頭裝滿了面粉。

“好,你出去看看。”

“不一起嗎?老板,我還是怕。”我說。

老板果斷地搖頭,非常地用力,我深怕他會不會就把腦袋給甩了出去。

我捂著胸口,連深呼吸幾口,用蝸牛挪動的速度打開了廚房門,探出頭張望後,就敞開了廚房門,“老板,走掉啦!”

老板呼出一口長長的氣,對著臨時供奉台,頻頻鞠躬,念叨著感謝文。

“謝謝您,大人不記小人過,細路仔不識世界,謝謝,謝謝。”

我走進店里,發現每個籃子都空出幾塊。

我大喊道:“老板,不好啦!少了好多東西,面包啊,牛奶,還有口香糖,還有咱們店里附送的周年情侶杯。”

老板立即從廚房里出,無奈地說:“算啦!反正面包那些好多都是放了幾天快壞的,給她拿了也沒事。都是些便宜的東西。走了就好。”他手捂著金表,幾根手指忽上忽下地輕拍著。

“可是,老板,她拿的都是今天進貨的批次,我天,這鬼也太精明了吧。”

老板雖有些不高興,還是揮手說:“算啦,算啦,把昨天的面包拿出來填上吧。走了就好,走了就好。”後面那兩句話也是在安慰他自己。

他走到收銀台處,說:“錢呢?錢沒少吧。”拉開收銀櫃後,清點了金額,沒有少。老板指著擺滿了口香糖和紙巾一類百貨的那個角落說,“等會兒你把這里收拾出來,我去把家里的那尊佛請出來,擺到這里來,就不怕了。”

我應聲說好。

我把籃子里空出來的地方再次填上面包,褲兜里傳來震動。

“忘記拿小年糕啦。”句子後面是一個委屈的表情。

我快速地打上幾個字——“沒事,反正監控壞著,明天再拿!你哥怕得很。”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