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兩個女人坐在他對面抹眼淚,趙燦心里煩得慌,順手拿了根煙點上,卻被他媳婦一把搶走,然後他媽紅著眼睛說:“你要還是非當刑警不可,我就帶璐璐和她肚里的孩子離家出走。”

趙燦左手摸著右手上的疤,低頭不說話。

六歲,他爸笑嗬嗬地抱他在懷里,用胡渣戳他的臉。爸爸問趙燦:“長大了以後想做啥?”

趙燦柔嫩的小指戳著他爸警服上的肩章說:“當警察。”

十歲,趙燦他爸破獲了一起重大刑事案件,一個常在深夜里割喉落單女性的犯罪嫌疑人被他當場抓獲。他爸受到全市嘉獎,還上了電視。

趙燦在班會上朗讀作文《我的刑警父親》,然後大聲說:“我以後也要做一個刑警。”

二十一歲,趙燦從警校畢業,在附近派出所當了個片警。他總鬧著他爸幫忙把自己弄進刑警隊,卻遭到了他媽的強烈反對。

“爺兒兩都是刑警,一天到晚出差不在家,萬一再出個事兒讓我怎麼活?”

二十五歲,趙燦他爸追捕一個小偷時,被對方引進了一個小巷子。六七個小混混拿著鋼管磚頭一陣敲,最後小偷拿著把彈簧刀上前,對著趙燦他爸胸口一頓猛捅。

老刑警臨死前狠狠咬在小偷的右手上,硬生生撕下來一塊肉。後來被抓住的一個小混混說,他從沒見過這麼有骨氣的人,眼神像一根釘子,能釘進人心里。

但小偷沒抓到,逃了,杳無蹤跡。

他爸火化的那天,趙燦拿一根鐵勺在爐子上燒紅了,狠狠烙在右手背上。皮膚在高溫下滋滋作響,飄出焦糊味的肉香。

趙燦找到他爸的老領導,對他說:“我爸死了,刑警隊空出一個名額,我來填。”

趙燦他媽拖著他剛懷孕三個月的媳婦,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找到老領導說:“咱家就剩這一個男人了,可不能再讓他去刑警隊了。”

老領導也很為難,趙燦是個好苗子,刑警隊里現在確實也缺人,於是他搪塞道:“這是你們的家事,回家說去。”

媳婦紅著眼睛對趙燦說:“你要是去做刑警,我就把孩子打掉,不能讓孩子沒了爺爺,以後又沒了爹。”

趙燦氣得一拍桌子:“胡扯什麼東西,誰他媽說當刑警就肯定要沒了?”

趙燦他媽緩和著說:“你現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當刑警又累又苦,你爸當年總是睡到半夜被電話叫出去,經常去外省出差不在家,還熬出了胃病。你就不能換個輕鬆點的差事?”

趙燦舉起右手,把手背放在兩個女人眼跟前晃了晃說:“看到這是什麼嗎?”

女人們對視一眼,猶豫著不敢說話。

“這是我爸用命給我烙上的印。”趙燦咬牙切齒地說:“當年捅了我爸十三刀的那狗日的,現在帶著跟我一樣的疤逍遙法外。你們要不讓我當刑警,不如現在我就把這隻手剁了。”

終於,趙燦還是進了刑警隊。

2

半年後,局里接到舉報,說某小區有一家住戶很可疑,每天隻有一個男人下樓來買幾人份的食物煙酒,卻從來沒見過有其他人,男人的樣子很像是在逃的嫌疑犯。

經過上頭研究,決定派趙燦扮成推銷員,先去超市門口踩踩點。

等到中午十一點半,一個男人叼著煙慢慢地走進超市,收銀員衝趙燦使了個眼色,示意就是這個人。

趙燦滿臉微笑拿著一疊宣傳海報湊上前去:“先生你好,要不要先嚐一下我們最新口味的果汁。”

男人擺擺手,滿臉不耐煩地走向熟食區。

就是那麼一瞬間,趙燦看見男人的右手背上有塊疤,大小跟他手上的差不多,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一個來了七八次,喝了小半瓶果汁的大媽走過來說:“小夥子,你們的果汁再給我嚐嚐,要好喝啊,我等會給孫子買點。”

看趙燦瞪著眼睛杵在原地不說話,大媽拉下臉說:“不就多喝你兩口果汁,看把你心疼的,真小氣。”

大媽嗓門有點大,不少人看向他們,那男人也扭過頭看他。趙燦一下子反應過來,趕緊伸手拿了瓶果汁遞到大媽手里說:“您拿著,帶回家給孫子嚐嚐。”

男人扭回頭繼續買熟食,大媽咧開嘴扭著屁股走了,趙燦腦門上這才冒出幾滴冷汗。

大約二十分鍾後,男人買了兩包玉溪,兩瓶二鍋頭和一大包熟食,甩下兩張百元大鈔。趙燦深吸一口氣,掏出手機給隊長打了個電話。

“三十歲出頭,一米七五左右,外形很像視頻上的人。右手總是不經意地觸摸腰部,很可能衣服下面有槍,”趙燦想了想,又說,“右手上有個疤,跟我的一般大。”

隊長愣了一下,然後嚴肅地對他說:“立刻把證據帶回刑警隊,不許擅自行動。”

“放心吧隊長,我又不傻。”

“你小子是不傻,就是倔。”

趙燦把男人留下的兩張人民幣帶回了隊里,經過化驗,人民幣上有微量某品牌女士香水。

半個月前,鄰市發生一起入室搶劫殺人案。一名單身女淘寶店主被輪奸後勒死在家中,家里現金首飾被洗劫一空。附近的監控視頻拍到了三名嫌疑人的身影,但是看不清樣貌。

死者使用的香水品牌,正和男人付款所用人民幣上殘留相同。

隊內緊急製定抓捕方案。根據趙燦的觀察,嫌疑人經常用右手觸摸腰部,很有可能持有槍支,並且警覺性極強,隨時準備拔槍。

趙燦自告奮勇要打頭陣,隊長說:“不允許,你媳婦就快生了,這次讓別的同志先上。”

趙燦不服氣:“我是隊里最年輕的,反應最快,我不上誰上。”

“別他媽廢話,我說不讓你上就不讓你上。”

趙燦急得把右手上的疤在隊長面前晃了又晃:“你看我這疤,這是我爸在天上看著我呢。”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那點心思?”隊長被氣笑了:“嫌疑人手背上也有疤是吧?你覺得他就是捅了老趙的人是吧?”

趙燦執拗地舉著右手不說話,手上的疤在日光下反射出金屬般的光澤。

第二天早上九點,趙燦穿著果汁促銷員的服裝來到嫌疑人所住房間門口,同事們持槍靠在牆邊視野死角處等待。

趙燦按響了門鈴,沒過多久,一個男人在里面問:“是誰?”

趙燦向隊友比一個手勢,示意嫌疑人在里面,然後扯開了嗓門叫道:“先生,要不要嚐嚐我們公司最新出品的果汁,純天然不添加防腐劑,免費贈送一瓶品嚐……”

“不需要。”男人在里面說。

另一個男人的聲音說:“哎,你去開門給我拿瓶,我煙抽多了,嘴巴里苦得很。”

“事兒真多。”男人罵罵咧咧把門開了一道縫,露出那張趙燦曾在超市里見過的臉:“果汁呢?”

趙燦背後的房門突然“吱呀”一聲打開了,他回頭一看,瞅見一張熟悉的臉。

“哎呦小夥子你又來了,我在里面聽聲音就像是你,我孫子可愛喝你的果汁了。來來來,再給我一瓶。”大媽咧開嘴笑著大聲說話,忽然間瞄見了靠著牆握著手槍的便衣刑警們,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尖叫道:“媽呀,有槍!”

男人一愣,臉色一變,一邊後退邊下意識地把右手探向腰間。趙燦心里咯噔一聲,心想,這下壞了。

未及多想,趙燦一個餓虎撲食,把男人撲倒在地,左手死死地按住男人伸向腰間的右手。至於會不會被里面的同夥打成篩子,隻能聽天由命了。

隨著趙燦撲倒在地,隊友們迅速地舉槍衝進室內。大媽朝天翻個白眼,緩緩癱倒在地。

室內兩個男人,一個穿著內褲正在摳腳上的死皮,另一個正在啃一截已經沒什麼肉的鴨脖。剛聽見大媽尖叫了一聲,就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果汁推銷員撲倒,然後一群警察舉槍衝了進來。

“把手放頭上,都別動!”隊長看著隊員們把兩個人銬起來,彎下腰拍了拍趙燦的腦袋說:“干得不錯,銬起來吧。”

經過審訊,三名男子正是鄰市入室搶劫殺人案的嫌疑人,三人對罪行供認不諱。不過從他們身上沒搜出槍支,隻有兩把彈簧刀。

隊長對那個開門的嫌疑犯罵道:“沒槍老他媽往腰後頭摸什麼。”

嫌疑犯哭喪著臉說:“我腰不好。”

走出審訊室,隊長拍了拍趙燦的肩膀對他說:“手上的疤是小時候燙的,跟老趙的事沒關系。”

趙燦兩眼一紅,狠咬著牙不說話,眼淚拚命在眼眶里打轉,就是不落下來。

隊長往趙燦腰眼里掏了一拳,笑著摸摸趙燦的腦袋:“大男人哭啥,趕緊去洗把臉。以後要是發現了那小子,我肯定讓你第一個上。”

3

趙燦二十八歲那年,那個捅死趙燦他爸的小偷忽然有了線索,線報稱他偷偷摸摸地回到了本市,正在母親家里住著。

隊長在辦公室里衝趙燦拍桌子:“我說不讓你上就不讓你上,你還想公然違抗命令是怎麼的?”

趙燦又要舉起手上的疤,被隊長一巴掌扇開了。隊長指著他的鼻子惱羞成怒地說:“你給我說說這兩年,就為了你爸的事兒,你衝動過多少回了?見著手上有疤的犯人就跟不要命似的,上次那連續殺人犯手上那是疤嗎?那他媽是胎記,要不是有防彈衣,你現在已經跟你爸一樣躺在骨灰盒里了!你讓你媽怎麼辦,讓你媳婦怎麼辦?讓你兒子怎麼辦?”

看趙燦低著頭不說話,隊長歎了口氣。

“老實在局里待著。”隊長說:“等我把那小子抓回來,讓你來審他。”

半小時後,刑警隊傾巢而出,有的同事路過趙燦時不忍心地瞧他一眼,也隻能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離開。

嫌疑犯住在二樓,隊長帶著刑警們來到門前,衝一個女刑警使了個眼色,女刑警點點頭,走上前輕輕敲了敲門。

“誰呀?”房內傳來一個中年婦人的聲音。

“查煤氣的,麻煩開下門。”女刑警一副好嗓子,說話跟唱歌似的。

“不是前天才查過煤氣嗎?”

隊長比了個手勢,兩個身強力壯的刑警走到門前後退幾步,猛地撞開了門。撞開門的一瞬間,隻見一個人影從窗戶上跳了下去。

“隊長,他跳窗跑了。”

隊長瞧了眼在一旁瑟瑟發抖的中年婦人,湊到窗前往下瞧:“沒事兒,下面有小孫和小李在。哎?這小子怎麼跑這麼快,你們追上他啊!”

忽然從附近的巷子里竄出一個人影,速度居然和嫌疑犯不相上下。

隊長眯起眼睛一瞅:“那不是趙燦那小子嗎?”

“隊長,嫌疑犯有槍,趙燦沒帶槍。”

隊長渾身一個激靈,猛地一拍腦袋。

“快追,都他媽快下去追。”

“怕啥,小孫是咱隊神槍手呢。”

“槍法準有屁用,那小子跑步還沒我女兒快。”

趙燦終於把嫌疑犯逼進一個死角,兩眼通紅地一步步朝嫌疑犯逼過去。他感覺自己手背上的疤正在發燙,燙得像一塊烙鐵。

嫌疑犯看見無路可逃,露出猙獰的神色,從懷里掏出一把手槍。

趙燦怒吼一聲,用盡全身力氣像嫌疑犯撲了過去。

一聲槍響。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