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寧是個三十來歲的年輕人,愛交朋友。這個人什麼都好,就一點:見了酒就不要命地喝。這回他跟幾個朋友又喝了個酩酊大醉,他從來沒有醉得這麽厲害,迷迷糊糊自己也不知睡了多久,等他能睜開眼睛時,眼前的一切讓他大吃一驚:這是哪兒呀,房間低矮狹小不說,還有一股黴味,到處積著灰,牆角掛著蜘蛛網,一位頭發花白的女人正坐在床邊打盹,這女人很像老婆鐘蕓,但她不可能是鐘蕓,因為她的頭發全白了,額頭上布滿密密麻麻的皺紋,而自己的老婆才三十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掙紮著坐起來,想倒點水喝,不想自己的動靜把旁邊這個女人驚醒了,她一個激靈站起來,滿是驚喜地喊道:「爸爸,你醒了啊?太好了!」許寧一楞:「你喊我什麽?你是誰?」那個滿頭白發的女人說:「爸爸,我是小玲啊,你連我也不認得了嗎?」「小玲?不可能!你才5歲,怎麽可能是這個樣子?」小玲哭著說:「你說的是25年前的事,我現在已經30歲了。」

小玲說著,拿過一本日歷讓許寧看,許寧一瞅,可不是?日歷上已是2031年5月8日了,難道自己一醉醉了25年?

小玲告訴他,25年前,他跟幾位朋友一起豪飲,一口氣喝了三斤白酒,發生了深度酒精中毒,以致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這樣一來,家裡亂作一團,為了籌錢給他治療,把寬敞的大房子賣了,搬到了現在這間低矮破舊的小房子。為了照顧他,媽媽辭了工作,整整照顧了他23年。兩年前,媽媽對昏迷不醒的他徹底失望了,一狠心出家做了尼姑。臨走前,她還不忘叮囑小玲看護爸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許寧聽得眼淚直流,他又問小玲爺爺奶奶在哪裡,小玲說,兩位老人早就不在人世了,因為兒子的不爭氣,他們走的時候都沒有閉上眼睛。許寧淚流滿面,又問小玲:「你才30歲,怎麽就這個樣子了?結婚了嗎?」

小玲聽許寧這麽一問就哭了,說,因為家裡窮,她連大學也沒上。很早就出去工作,但工資很低,白天上班,晚上還得回來照顧爸爸,這樣操勞下去,哪有不老的道理?至於婚姻,更是連想都不敢想,誰敢娶她這個身無分文、還帶著個植物人爸爸的老姑娘呀!

 

女兒一番話讓許寧悔得要吐血。自己真該死,以前喝酒已經誤了不知多少事,家裡人為了勸他戒掉酒,不知費了多少口舌,可自己就是鬼迷心竅,把酒看得比父母妻女還親,他心如刀割,問女兒:「我一個毫無知覺的木頭人,值得你們這樣守候嗎?你為什麽不把我扔下,卻要犧牲自己的一切?」

聽爸爸這一問,小玲的眼淚又下來了,說:「我小時候也問過媽媽這個問題,媽媽說,你一定能醒過來的。媽媽說你做了那麽多錯事,就這樣不聲不響地走了,連個錯都不認,閻王爺也不同意的!媽媽的話我一直記在心裡,她堅持不住,放棄了,但我還要堅持,我堅信你一定會醒來!」

接著,小玲又拿出兩瓶酒,說:「爸爸,這是我買的,一直為你準備著,你想喝就喝吧。只是,我得去找媽媽了,你保重……」許寧抓起酒瓶一把摔在地上,說:「小玲,請你留下來再陪我一段時間,我要讓女兒看到一個真正活過來的爸爸……」

許寧一說完,父女倆抱頭痛哭。

哭了一陣子,許寧又問女兒媽媽的下落和爺爺奶奶的安息之處,小玲為難地說:「爸爸,不是我不想告訴你……」

許寧明白了,傷心地說:「是我傷透了他們的心……」他發誓再也不跟從前的酒友聯系。為了不見到這些酒友,他和小玲搬到了一座小城,在一家電器行找到一個水電安裝的活兒,他做得非常賣力。有一次單位聚餐,同事們在他跟前擺了酒杯讓他也喝點,他說自己滴酒不沾,從來不喝酒。大夥兒吆五喝六的時候,他在旁邊悶聲不響地喝著茶水。回家時,一位工友突然發現他眼睛紅紅的,走路一瘸一拐的,忙問怎麽回事,他搖搖頭,一聲不響地走了。回到家,他把自己關進屋子裡,咬著牙,拔出了紮在大腿上的一根鋼針。原來,他這段時間沒酒喝心裡饞得慌,好幾次控制不住地想去買酒,但一想到女兒,這種針紮樣的刺痛才壓過他心裡的饞蟲。這次大家聚餐,他知道肯定得喝酒,本想不去,又想這世界到處是酒,如何躲得開?不如直接面對。當桌上歡聲笑語酒香四溢時,他看上去在一旁正襟危坐,桌底下卻將一根鋼針狠狠地紮進了大腿。

小玲不久也在這個小城找到了工作,精神一天天好起來,慢慢變得越來越好看了,但她還是不肯告訴許寧媽媽的下落和爺爺奶奶葬在哪裡,讓許寧十分著急。這天傍晚,小玲從外面回來,正好看見許寧沈著臉往外趕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就忙問是怎麽回事。許寧說,這個女人的前夫是個酒鬼,她被那個男人害慘了,離婚後發誓找一個滴酒不沾的男人,後來她聽說了許寧的故事,認為他浪子回頭金不換,於是找上門來,非要嫁給他不可。小玲說:「反正媽媽已經離開你了,你再娶一個比你小二十多歲的小媳婦,也挺好呀!」許寧生氣地說:「你這叫什麽話!我現在唯一想念的是你的媽媽,她為我受了那麽多的苦,我實在對不起她,我一定要讓她看到我變好的樣子,請她原諒。」

 

日子過得真快,一晃又到元旦了。晚飯時,小玲特地做了幾個菜,買回一瓶酒,認真地給許寧倒了一杯,說:「爸爸,你有大半年沒喝酒了,今天慶祝元旦,你就少喝一點吧。」許寧笑呵呵地說:「乖女兒,你就別試探爸爸了,現在我一看到酒就頭疼,你逼我也喝不下。」小玲又問:「今天你想媽媽嗎?她扔下你走了,你不恨她嗎?」許寧說:「我怎麽會恨她呢!都是我不好,讓你媽媽傷透了心。現在我真希望她能當面打我、罵我一頓,解解她的心中之氣。」小玲眨眨眼,笑著說:「那好,現在我就帶你去見她,好不好?」許寧以為小玲和他開玩笑,說:「天都快黑了,上哪裡見她?」小玲拉起許寧的手,說:「你跟我走就是。」

他們招了輛計程車,又回到原先的城市。計程車停在一個居民小區的樓房前,許寧一看,哎,這不是以前自己住過的地方嗎?小玲把他帶到他們家從前住的那套大房子門口,許寧強壓著「咚咚」心跳,問:「小玲,難道你又把它買回來了?」小玲笑而不答,掏出鑰匙打開房門,把許寧拉了進去。

許寧一進門,迎面撲過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喊著「爸爸,爸爸」,一頭紮進了他的懷裡,許寧一楞,問:「你是誰呀?」小女孩說:「你是我爸爸,我當然是小玲呀!」許寧頭一下暈了,怎麽不大工夫又冒出個「小玲」來?他定睛一看,眼前的女孩的確是女兒小玲!他又問:「那剛才帶我進來的又是誰?」女孩說:「是我媽媽!」許寧吃驚得張大了嘴巴。

這時從裡間出來一個年輕女人,說:「怎麽,連孩子的話都不相信了?傻樣!我喊了你半年多『爸爸』,真是虧大了。」許寧瞅了瞅,發現她一頭的白發現在又黑了,臉上的皺紋也不見了,頓時恍然大悟,嚷道:「你、你、原來你是化裝的!」頓了頓,他又嘆息著說:「唉,以前都是我不好……」說著,他像又想起什麽,問:「爸、媽他們呢?」鐘蕓笑著朝他身後指了指,許寧一轉身,兩位老人正笑瞇瞇地看著他……


       

故事結束~

雖然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但我想,作者所要表達的告誡你一定看得懂!

酗酒對健康與家庭帶來的傷害是無法抹滅的...

請珍惜自己的身體與身邊的家人!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