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322871a373215961.jpg

記者周陽有次參加一個聚會, 在桌上認識了一個中年人老黃。 朋友告訴周陽, 老黃是近幾年發家的小老闆, 做瓷器生意的。

知道周陽的身份後, 老黃對他很熱情, 不住地給他夾菜。 憑著職業的敏感, 周陽認為老黃也許想對他說些什麼。

果然,聚會結束後沒幾天,老黃將周陽約到一家茶館。老黃真誠地對周陽說:「周記者,我想對你說一件事,這是我心底的一個秘密。」



原來,別看老黃現在是個老闆,幾年前,他的人生幾乎走進了「死胡同」。

老黃本來是一個工人,在一家瓷器廠幹了整整二十年,手藝出眾,是人人稱讚的老師傅。不過,從90年代開始,工廠就一直走下坡路。終於有一天,老黃被叫到了廠部。主任很無奈地對他說,因為經營不善,工廠要關門了。老黃知道,這就意味著他和他的一群工人兄弟都要失業了。



可那個時候老黃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失業的。他的老婆曾經是紡織廠的工人,早幾年已經失業了,全家就靠老黃的收入。當時,老婆剛剛被確診身體裡有個腫瘤,雖然是良性的,但是手術加上療養也要花一大筆錢。而他的女兒馬上就要參加高考了。他女兒的班主任說過,憑他女兒的成績考上重點大學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女兒上大學後的費用又是一大筆錢。所以那段時間,他比任何時候都需要錢。


老黃還是失業了。廠領導出於對老職工的照顧,又知道老黃家的特殊情況,特地給了他五萬元的補貼。老黃知道廠裡給他的補貼比其他老員工多出了一萬。


到會計處領完錢後,老黃髮現自己那個用了快十年的舊背包實在是太破了,已經磨出了好幾個洞。老黃家距離工廠較遠,這一路上用這個破包裝這麼多現金實在不安全。

老黃犯了愁,一個熱心的工友見狀,主動把自己的皮包借給老黃。想不到,就因為這個皮包吸引了「搶包客」的目光。當他在巴士站等車的時候,背後突然開來一輛摩托,摩托上一前一後坐著兩個小夥子,一個小夥子突然推了他一把,另一個趁機搶走了他的皮包,那摩托車轉眼揚長而去。



老黃感到痛不欲生,要知道,家中老婆、女兒可都指望著這筆錢吶。老黃覺得自己沒臉回去見她們。那一天,他在外面晃悠了一整天,好幾次甚至冒出自殺的念頭,可是他想到老婆和女兒,覺得自己不能一死了之。


直到夜幕降臨,老黃懷著無助的心情回家。走著走著,他走到一條狹長的衚衕口,這是他回家必經的衚衕。碰巧這兩天,那條衚衕裡的幾盞路燈被幾個淘氣的小孩弄壞了,因此,一到晚上,衚衕裡顯得格外陰暗。


就在他進衚衕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穿著時髦的女孩,挎著一個看起來很精緻的皮包趕在他前面進了衚衕。老黃腦子忽然一熱,他看著那女孩的小包,竟產生了一種絕望中的衝動。進衚衕後,他開始一直跟著這個女孩。


老黃的心跳得很快,這條衚衕他太熟悉了,每一個角落都一清二楚。如果對女孩下手,事成之後往哪裡跑,他心裡有數。他想著這些,感覺手心裡都是汗。


要在平時,老實巴交的他絕對想都不敢想犯罪、害人的事,但那個時刻,他心裡就像著了魔一樣。


而那個女孩,開始走得很歡快,甚至哼著小調。但漸漸地,她發現跟在自己背後的「尾巴」,於是步伐也加快了。有好幾次她想停下來,似乎想轉過身,看看背後的人想幹什麼,可她又不敢。而老黃只是跟著她,發現她幾次停住步伐,老黃也有些慌亂,沒有做出進一步的動作。


夜色顯得更深更暗了,眼下這條衚衕除了他們兩個,只有幾隻遊盪的野貓,再沒有其他的人。


老黃錯過了幾次動手的機會,只怕再耽擱幾分鐘,就可能有其他人走進衚衕,到時候,自己就沒有機會了。這樣想著,他終於下定了決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手伸向了女孩的挎包。


就在這時候,這個女孩突然轉回頭來,用求助的聲音對他說:「叔叔,這條路太黑了,我很害怕,你陪我走好嗎?」


老黃一驚,女孩的眼神和口吻讓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兒。他心頭積攢了許久的邪念,頓時煙消雲散。



老黃有些恍惚地陪著那女孩走,從女孩口中得知,她的父親過世了,母親後來又結了婚,繼父有自己的孩子,她在母親的新家庭裡感覺不到一點溫暖。她雖然還在讀大學,但每晚都逗留在歌廳、酒吧,因為她要自暴自棄。


聽了這些話,老黃的心情變得很複雜。


他勸說女孩要好好學習,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同時,他想起了他的老婆和女兒,想到假如自己走上了歧途,女兒有一天會不會也像眼前的女孩這樣,用消極的方法混日子呢。生活雖然艱難,但自己還能做很多事,讓自己的家庭完整,家人幸福。


老黃陪著那女孩一直走出陰暗、狹長的衚衕,直到看見大馬路上閃爍的霓虹燈光,女孩才微笑著謝過老黃,與他揮手告別。



那天晚上,老黃回到家,他看到老婆、女兒正焦急地等著他。他幾乎要掉眼淚了。老黃說了錢被搶的事。然而,老婆和女兒卻沒哭沒鬧,而是緊緊地擁抱他,安慰他。

那以後,老黃的心裡有一種重生的感覺。抱著這種心態,他開始創業。由於他人緣好,為人誠實可信,靠著一些朋友的幫助和自己的勤勞,他經營起一家瓷器店。


這兩年中國文化在全球掀起熱潮,老黃看準商機,爭取到了外商的訂單,機遇加上努力,他發了一筆小財。之後,他幫助了許多下崗的工友,加入到他的生意中來。


故事講完了,老黃對周陽說:「這幾年,我還會常常想起那個女孩,我很感激她沒讓我走上那一步。但我以後沒有再見過她。我聽說你們記者認識人多。就請你幫我找一找那個女孩吧,即使只有一絲希望。我也很想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麼樣,比以前積極了嗎……」


周陽點點頭,表示一定替老黃惦記著這件事。窗外天色不早,老黃與周陽握手告別。

走出茶館,周陽一個人神情複雜地在路上走著。他心想,難道世界上竟真有如此巧合的事?……


原來,周陽的女朋友曾經跟周陽講述過同樣的故事,她就是那個故事中的女孩。

只是,那個晚上發生的一切,也有老黃並不知情的地方。女孩說的話,都是她編出來的,真實的情況是,那晚她去火車站送一個同學,女孩的家就住在離火車站不遠的地方。這個膽大的女孩那天沒有多想,就一個人紮進幽暗的衚衕,想抄近路回家。當發現自己背後跟著一個可疑的男人時,她實在是怕極了,情急之中想到了這個方法。她很幸運,她的謊言救了她自己,但她沒有想到她的謊言也幫助了老黃。


周陽心想,還是不要告訴老黃真相了,讓這樣一個故事永遠埋藏在老黃的心底,不是也很好嗎,又何必要去拆穿它呢?


這就是所謂的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害人之心不可有!

也為身邊的女性朋友轉起!防人之心不可無!


點擊這裡轉到粉絲頁一定要點讚哦!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