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田是個很有衝勁的年輕人,開了個野生動物養殖場,才三年工夫就賺了個盆滿缽滿。這天,一位相面的告訴他,他之所以年紀輕輕就發大財,是因為命裡有貴人相助。要想今後有更大發展,可別忘了報答從前幫過自己的人。

林雨田聽了一拍腦袋想,給自己幫助最大的,除了當年把自己從路邊撿回山裡的黃老漢,還有自己當年的奶媽。他們對自己有再造之恩,一直沒有報答過,現在發了財,可不能忘了恩人。他準備了一些東西,開著車便朝那個叫老鷹溝的小山村奔去。

經過好一番顛簸,林雨田總算到了大山深處的老鷹溝,很順利就找到了黃老漢。黃老漢見自己撿回的棄嬰有了出息,又曉得來看他,很是高興。

林雨田見黃老漢生活很清苦,便說:「大伯,沒有您就沒有我的今天。您住在深山老林這麼多年,一準熟悉野生動物,以後就別待在這山溝溝了,我開著一家野生動物養殖場,您幫著給料理料理,要是嫌累歇著也成,以後我養您的老,讓您過舒適自在的日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黃老漢聽了這話突然沒了剛才的高興勁兒,老半天沒吱聲,過了一陣子才說:「我老了,出了山不習慣,還是住在這山溝溝好。」說完這句話,黃老漢就只顧自己抽水煙,不再搭理林雨田的話。林雨田見黃老漢興致不高了,就換了個話題,說:「這次我除了來見您,還想見見我的奶媽。您能不能帶我去見見她?」

黃老漢又是半天不吭聲,一直等吸完了一口煙,才說:「這些年你從沒來見她,現在見她幹什麼?我看還是不見的好。」林雨田一聽急了,說:「我吃了她那麼多奶,總該當面謝謝她吧?」

黃老漢說:「她老了,不想見你。」

林雨田說:「我今年才二十五歲,我奶媽頂多五十來歲,哪裡就老了?分明是您不想讓我見她!」

黃老漢冷笑一聲,說:「五十來歲?你奶媽今年三十都不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林雨田聽了個滿頭霧水。黃老漢一會說奶媽老了,一會又說是三十歲不到,如果真是三十歲不到,那奶媽不是兩三歲就給自己餵奶了嗎?這不是在說胡話嗎?

黃老漢見林雨田滿臉疑惑地看著自己,一本正經地說:「不錯,你奶媽兩歲多就給你餵奶了!」

林雨田驚得差點從凳子上跳起來,說:「這絕對不可能!」

黃老漢嘆了一口氣,說:「所以我勸你不要去見她。你還是趕緊回去吧,不見比見了好!」林雨田更加認定黃老漢是在跟他捉迷藏,他從包裡拿出一隻舊式玻璃瓶,激動地說:「當年要是沒有奶媽這瓶奶,我活不到今天!我這條命是奶媽給的,不當面向她道謝,我還是個人嗎?」

林雨田接著說,當年養父把他從老鷹溝抱回城裡後,只有奶粉喝,他身子本來就弱,又從來沒喝過那玩意,喝得直拉肚子,人瘦成皮包骨。醫生說這是因為斷奶斷得太急,腸胃失去了平衡,必須再找到以前的奶媽要點奶,一天喝一點,讓腸胃慢慢適應才行。不然,肚子再拉下去將發生脫水,那就非常不妙了。林雨田養父聽了,連夜趕到山裡,找到黃老漢,黃老漢第二天就弄到一瓶奶媽的奶交給養父。於是,林雨田每天喝一匙奶媽的這種奶,讓腸胃逐漸適應了奶粉,這才撿回了一條命。

「遠遠看一眼就夠了。」

黃老漢見林雨田動了感情,嘆了口氣,手朝村前一條山路上一指,說:「如果你真想見她,就到那條路上去等等看,也許在那裡能見著她!不過你要答應我,你遠遠看一眼就夠了,不要驚動她,更不許打她的主意!」

林雨田覺得黃老漢的話前言不搭後語,根本不靠譜,但他只想盡快見到奶媽,便說:「成,我都答應您!請您告訴我奶媽長的什麼樣。」

黃老漢說:「如果你看見她嘴裡叼著野雞野兔什麼的從上面下來,就是你要找的奶媽!」

林雨田又是大吃一驚,問:「我奶媽沒手嗎?她怎麼用嘴來叼獵物?您不要再跟我捉迷藏了,還是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吧!」

黃老漢說:「既然這樣,你跟我來,我帶你去找她!」黃老漢說著,把林雨田帶進了山裡,他一邊走一邊大聲喊:「阿拐—出來!阿拐—出來!」

林雨田又是一驚,他知道這一帶被人叫「阿×」的,只能是小孩子或未婚的年輕人,可自己的奶媽少說也將近五十歲了,怎麼還叫阿拐?難道奶媽她真的只有二三十歲?

黃老漢說:「實話跟你說吧!你的奶媽是一隻豹子!」

林雨田嚇了一大跳,說:「這不可能!豹子的奶您怎麼拿得到?」

黃老漢一五一十說了經過。原來,當年黃老漢把林雨田抱回家後,第二天就上了山,他在山上遇到一隻被獵人下的鐵夾夾住前腿的母豹,母豹腳上的傷口已經開始腐爛,身下還拱著幾隻吃奶的小豹子。如果不把母豹的傷腳治好,不僅這母豹會沒命,這一窩小豹子也活不下去。黃老漢動了惻隱之心,把一窩豹子都帶回家,弄來草藥給母豹療傷,還打來野雞野兔餵牠,給它療好傷後,又把豹子一家全送了回去。

但第二天豹子一家又回來了,母豹嘴裡還叼著兩隻野雞。黃老漢一看,明白這是母豹前來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恰好這時林雨田「哇哇」哭叫著要吃奶,黃老漢見這隻母豹的奶子鼓鼓的,就異想天開,想用母豹的奶水來餵林雨田,他大著膽子上前摸了下母豹的奶子,這母豹立時明白是怎麼回事,溫馴地躺下來,任由黃老漢小心翼翼地擠奶,很快擠出滿滿一碗,黃老漢端給林雨田喝,林雨田馬上咕嚕咕嚕喝了個痛快。從這以後,這母豹隔天就來村子一回,讓黃老漢擠奶餵林雨田。

林雨田被養父帶進城後,這豹子還常常回村裡來,每次都叼個山雞野兔什麼的,從不傷害家畜,還幫著村裡人驅趕糟蹋莊稼的野豬!因為牠的腳受傷後有點跛,村裡人就喊牠「阿拐」,把牠也當成村裡人。誰要是想找它,在山腰喊一聲「阿拐」,牠就會馬上出來!

「你開的到底是啥公司?」

林雨田又問:「你為什麼不早說?非得到現在才告訴我?」

黃老漢說:「我不想告訴你,是怕你打阿拐的主意,傷害阿拐!你別以為我們山裡人啥都不懂,野生動物哪有那麼容易養殖的?你開的到底是啥公司?所謂養殖,不過是個騙人的幌子而已,你做的是販賣野生動物的勾當!對不對?」

林雨田身上汗水直冒,問:「您憑什麼這樣說?」

黃老漢指著山坡上被人挖起的一堆黃泥,厲聲說:「就憑這個!這幾年來每天都有人到我們山裡挖洞捉蛇,鑽山打鳥,恨不得把這裡翻個底朝天!你來這裡前幾天,我看到阿拐經常路過的地方有一片血跡和幾團豹子毛,草叢也被壓倒一大片,而阿拐這麼多天沒見影子,我看它八成是被人捉去賣了!」

林雨田忙問阿拐長的模樣,黃老漢說:「牠左前腳跛了,前額被野豬的長牙戳傷過,有個銅錢大的疤!」

林雨田一聽急了,連忙說:「別說了!我這就趕回去!」

就在來老鷹溝的前一天,林雨田的養殖場剛剛買下一隻豹子,正是他的「奶媽」阿拐。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