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英與肖強結婚後,她在小城最繁華的商貿街上開了家小服裝店,幾年下來,生意紅火得不得了,趕在五一前,林英想去南方進一大批服裝,可店裏正沒人手,林英一時脫不開身。


       


       

這天早上,丈夫上班去了,林英剛起床,就聽到有人敲門。原來是她遠在河北山區的表妹秀兒來了。秀兒與林英只差一歲,兩人長得很像。秀兒告訴表姐老家今年收成不好,她想到表姐這兒找份工作。


       


       


       


       


       

林英說:「我的服裝店正好缺人手,你來得太及時了。」林英見她衣著破舊,就找來自己的衣服,從裏到外給秀兒包裝了一遍,把秀兒的衣服全扔進了垃圾口。找了家發廊,把秀兒又打扮一遍,林英這才帶秀兒來到自己的服裝店,她告訴秀兒,價錢都在衣服上標著,一般客人往下劃價,降到一半就是最低價。然後林英給丈夫打電話,想告訴他表妹來了,她想立即動身去溫州,可丈夫不在單位,秀兒說:「晚上我跟姐夫說一聲吧。」林英點點頭便一個人回家收拾東西,帶上全國通兌的牡丹卡,回來把家裏鑰匙交給秀兒,然後直奔火車站。


       


       

晚上,忙了一天的秀兒把服裝店鎖好,一個人往表姐家走。此時天已經全黑了,街道上,大大小小的車燈令她眼花繚亂。秀兒膽怯的橫穿馬路。突然,迎面飛馳過來一輛桑塔納,秀兒想躲開,向旁邊一閃,而另外一輛急馳而過的汽車一下子把秀兒撞飛起來,秀兒的身體在空中劃了一道清晰的弧線,頭部重重地摔在便道牙子上,當時就血肉模糊,人也斷了氣。


       

行人驚呆了,呼啦都圍了過來。秀兒的血還在不住的湧,肇事司機也嚇得面如土色。一會兒,交警的車就呼嘯著過來了。


       


       


       

肖強此時恰好下班路過,他聽圍觀的人說死者是個年輕女子,心裡不由得一緊。當肖強不安的擠進人群,看到死者的屍體時,他驚呆了,死者穿的外套就是他買給愛妻林英的,走近了,他看見死者手裏攥著的一串熟悉的鑰匙,這更令他確信不疑了。肖強撲在屍體上放聲大哭,直到交警們把他拉起來,他才一個人坐在地上獃獃發楞。他怎麽也不相信,早晨還和他有說有笑的愛妻,轉眼間竟永遠消失在人世間!


       


       


       

而此時的林英正坐在火車上昏昏欲睡。中午登上火車,由於沒有買到臥鋪,只好擠在硬座車廂。好在火車過了徐州,車廂就不太擁擠了,這時,一位三十多歲衣著得體的男子坐在了林英的對面,他的目光不時在林英身上掃來掃去,然後主動與林英攀談,林英開始還心存戒備,幾個小時後,這位健談的男子一個個經商的故事讓林英十分入神。午夜時分,車廂內的人都睡了,只有他們兩個人談興正濃。


       


       


       


       


       

「口渴了,我去買點飲料。」車停在一個小站時,男子說著,下了車。然後,他拎來兩瓶礦泉水,瓶蓋都已經擰開。林英覺得這男子心很細,心裡更增加了好感。


       

林英喝了幾口礦泉水,就覺得頭昏沈沈的,不一會,就睡死過去了。


       


       


       


       


       

秀兒的屍體火化後,肇事司機的十萬元錢撫恤金也交到了肖強手中。肖強此時是萬念俱灰。肖強執意把這筆錢送給林英的父母,但從另外一個城市趕來的兩位悲痛欲絕的老人說什麽也不要。肖強妻子橫死,得了十萬元賠償的事成了小城茶餘飯後的話題。


       

此時,有個人已經開始打肖強的主意了,這個人就是肖強單位的會計王連香。王連香的女兒小麗長得如花似玉。她總打算給女兒找個有錢的主。她盤算,肖強現在是個科長,前途無量,他妻子賣了幾年服裝,手裏怎麽也有幾十萬塊錢,心裡就樂開了花。她知道這種事不能操之過急,但也不能讓別人搶了先。


       


       


       


       


       

這天,她估計肖強晚上在家,就帶著女兒到肖強家串門。肖強一看見小麗,頓時呆住了,他覺得小麗的雙眼與林英的一樣脈脈含情。小麗被看的臉頰緋紅,這下可樂壞了王連香。從此以後,隔三岔五就帶小麗來肖強家,娘倆幫肖強收拾屋子。漸漸的,肖強與小麗越談越投機,肖強也從喪妻的打擊中逐漸擺脫出來了。


       


       


       


       


       

當林英醒過來時,她發現自己與一個陌生的男子躺在一起。林英驚惶地一骨碌爬起來,才發現自己一絲未掛。旁邊的男子也坐起身。「你是誰?!」林英大叫。「我,是你丈夫,你是我媳婦!」那個男子用極重的方言說。林英在床上摸自己的衣服,又哭又叫,可她一件衣服也沒摸到。原來,在火車上的那位男子是個人販子,他在林英的礦泉水中摻進了迷幻藥,然後把林英賣給到了這個地方。

   


       

白天,林英被鎖在屋裏,晚上,她的「丈夫」又要同她合房,林英精神都快崩潰了,她想念丈夫肖強,心急如焚。可冷靜一想,自己越是哭鬧人家看得越緊,不如先來個緩兵之計。林英不鬧了,開始和「丈夫」說話,從「丈夫」口音上分辨,這裡可能是安徽省境內。


一個月後,林英儼然一個家庭主婦,餵豬、餵雞,裏外忙活。但家裏人仍沒有放鬆警惕,就這樣,又過了兩個月,林英偶爾可以與同村人到縣城趕集了。


       


       


       

林英一直在尋找機會。又兩個月後的一天早上,「丈夫」的母親突然口斜眼歪,大口喘氣,昏睡在床上,「丈夫」家裏人與林英手忙腳亂把老人送到縣城醫院搶救,由於家裏人只有林英識字,林英便拿著錢去交住院費。此時,人們已忘了對林英的看管了。交完費,林英沒回病房,她心驚肉跳地拿著剩下的二百元錢跑出醫院,鉆進一輛出租車,讓司機直奔火車站。


肖強與小麗的婚禮是在林英「去世」四個月後舉行的,肖強不想張揚,可新丈母娘不幹,王連香親自操辦,租婚車、定飯店,忙得不亦樂乎。肖強家裏的傢具也被全部替換,林英「生前」的一點東西都沒留下。

  


       

身心已極度憔悴的林英終於回到了家鄉。此時此刻,她只想痛痛快快洗去身上汙穢,然後在丈夫胸前痛哭一場。丈夫會不會嫌棄她?這半年來丈夫的生活是怎樣過的?林英心裡翻騰著這些念頭,她找了個公用電話,撥通了丈夫單位的號碼。

  


       

「餵,是肖強嗎?我是林英啊!」聽到肖強熟悉的聲音,林英的淚水已經流下來了。電話那頭,肖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餵,你,你再說一遍?!」


       


       


       

林英又重覆了剛才的話。「你不是出車禍去世了嗎?」肖強大喊。「什麽?出車禍?」林英呢喃著:「我去了南方進貨,讓表妹替我看服裝店,怎麽會出車禍?」


       

「什麽也別說了,我現在想馬上見到你。」林英說。

       


       

肖強精神恍惚的來到與林英約會的地點。當林英把表妹秀兒從老家來找工作,自己南下在火車上被人販子拐騙,好不容易才逃出虎口的事告訴肖強後。林英膽怯的望著肖強:「你不會嫌棄我吧?」


肖強目光呆滯,像是自言自語「那被汽車撞死的一定是秀兒了,……我怎麽會嫌棄你呢?」


「那咱們回家吧。」林英說。


       

「可是,我已經結婚了……」肖強痛苦地說。


       

林英死而覆生的事不脛而走。這下可急壞了王連香,她趕快找到女兒小麗,告訴她一定要把肖強的存款拿到手裏,一分不能讓林英搶走。


肖強把精神恍惚的林英送到林英的父母家,一句話沒說就走了。林英呆在父母家,終日以淚洗面,她哪想到與自己相親相愛多年丈夫在她「走了」不到半年就另尋新歡!真是「夫妻好比同林鳥,大限臨頭各自飛!」


林英精神好些後,她決定先把秀兒的善後處理好。她打電話給肖強,想討回秀兒的10萬元撫恤。肖強滿口答應,但一天天過去,卻不見肖強的影子。林英決定親自上門,順便看看自己的「接班人」。


王連香早已住在肖強家,恭候林英多日了。「要錢一分沒有,不服就到法院告我們!」王連香堵在門口。肖強坐在屋子裏,目光呆滯的望著眼前發生的事。「肖強,你出來,我有話說!」林英沖著肖強喊。王連香急了眼,一把把林英推下樓梯,「咣」的一聲關上門。林英踉踉蹌蹌退下樓梯,一屁股坐在地上,委屈的淚水湧了出來。她期待肖強沖出門來,可是等了許久,只聽到屋裏一陣爭吵聲,然後就再沒有動靜。


       

請最好的律師!到法院討回公道!林英下定了決心。         


       

法院開庭後,林英發現肖強沒來。案件很清楚,林英勝訴了。拿到10萬塊錢後,她才聽說肖強住進了精神病院。

      


       

小麗主動與肖強離婚了。傢具、存款小麗全部捲走,連住院的醫藥費小麗也沒給一分。


林英思來想去,她同父母商量,她要去照顧肖強。


       

林英為肖強交足了治療費,自己也去陪床,她每天為肖強讀報紙、擦身子。每天不知多少遍的問肖強:「我是誰?你認識我嗎?」


       

夜深人靜時,看著昏睡的肖強,林英禁不住淚水漣漣。僅僅半年,生活竟發生了如此的變化。


半個月過去了,肖強毫無反應。


       

這天早上,林英忽然被人叫醒,她清楚地聽到肖強在叫她的名字:「林英,林英」。「你認出我來了?」林英一下子抓住肖強的手。


       

肖強盯著林英驚喜的眼睛,良久,嘆了口氣:「你以為我真的瘋了?——我是裝的!這件事讓我看清了誰是真愛我的,我不裝瘋,我愛的人怎麽能回到我身邊呢?林英,讓我們重新開始吧!」


       

林英哭了:「你不嫌棄我嗎?」


       

肖強說:「你也不嫌棄我吧?」


       

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林英破啼為笑:「我們回家吧,我已經半年沒沒回家了」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