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高高掛在天上,晴朗朗的天空中一絲雲彩,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這天,馬俊和未婚妻小米高高興興乘車去縣城購買結婚的家電。


       

馬俊和小米是一個村裡的,都在蘇州打工,兩人利用這次回來看望小米生病的父親,約好了先把家電買了,元旦回來就結婚。兩人手拉著手下了車,甜蜜蜜地憧憬著未來的幸福生活,說笑著不知不覺已到了家電大世界廣場前的十字路口。


       


       

翻拍toments下同

只見廣場邊的一個路口圍了一堆人,馬俊以為又是廠家搞什麼促銷的,剛要走過去看看,小米緊拉了他一下,小聲說,人多的地方別去,身上帶著一萬塊錢呢!


       

好奇的馬俊也不知是不是沒聽見小米的話,忍不住還是擠進去踮起腳伸長脖子朝裡張望,原來是個70來歲的老漢跌坐在地上,血把一條褲腿都染紅了一大塊,老人顯然是被車撞了,正抱著受傷的腿大聲呻吟著,疼得臉都扭曲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老人向四周圍觀的人求救著,「好人啦!幫幫我,我不會賴上你們的!」可圍觀的人聽了一個個直往後退,這種事還是別沾上為好,誰也不肯上前幫助老人。這年頭好事做不得,你幫助了他,到時他一口咬定是你撞的,你渾身是嘴也說不清。就等著倒霉吧!

小米緊緊抓住馬俊的手,手心裡滿是汗,一不留神馬俊已經衝了上去,「大爺!你沒事吧,我送你去醫院!」說著抱起老人攔了輛的士直奔醫院,站在一旁的小米急得滿臉通紅,只好也跟著鑽進車裡去了醫院。


       

老人進手術室之前拽住馬俊的手說 「小夥子!你是個好人!好人會有好報的!」

醫生們得知馬俊是做好事把老人送進醫院的,都說這個社會見義勇為的人還真不多,說著向他投來敬佩的眼光,小米心裡也美滋滋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醫生們推著老人去CT室檢查了,兩人這才想起今天來城裡的正事是購買結婚用的家電,看看時間十一點多了就準備離開。正要離開,卻被幾個男人攔住了,「小夥子!留一步說話,做人怎能這樣呢,撞了人想走是不是?別演戲似的真像個活雷鋒似的!」說著圍了上來。攔住馬俊和小米的是老人的三個兒子,他們聽說老父親被人撞了,趕緊一路慌慌張張追到醫院來了。


       

馬俊剛要解釋,可老人的兒子們哪有讓他說話的份,拉扯中馬俊的衣服被扯破了,藏在口袋裡的一萬元掉到地上,正要彎腰去撿,卻一把被老人的兒子們奪去,「這是我們買結婚電器的錢,你怎麼能搶!人真不是我撞的,你們要是不信可以等老人出來親口問他。」馬俊大聲喊著冤,老人的幾個兒子才不管馬俊哪裡的錢,「正好給老人交住院費!」小米這才意識到被訛上了,急得眼淚都下來了,一個勁掐馬俊的手,「讓你不要多管閒事,你偏要管,你看,這下跳進黃河也說不清了!」


       

馬俊一下子陷入了困境,怎麼解釋都沒人信,小米早氣得臉鐵青,哭著跑了。老人的三個兒子把馬俊圍在中間,一起在手術室前等老人從手術出來,只要老人開口說一句不是你撞的,我們立馬把剛才的錢給你,還得感謝你救了我們的父親,一定好好感謝你!

馬俊只好耐著性子在手術室前等著,他想只要老人出來就真相大白了,老人臨進手術之前還說自己是個好人呢!再說做人是要講良心的,這麼大年紀了也不可能訛上我。

5個多小時後,老人被從手術室裡推出來,睡著了一樣,馬俊剛要衝上去,醫生攔住了他,老人麻醉針還沒醒,有什麼事要等一會,馬俊只好在老人病床前等著,可老人就一直昏迷著,馬俊心裡暗暗叫苦,老人家您可要早點醒來呀!只要您一句話我就解脫了。



       

醫生說,老人因失血太多,一時半會不會醒來。馬駿聽了急得眼淚「嘩」地流了下來。

兩天後老人終於醒來了,睜著眼睛茫然地看著周圍的人,好像誰也不認識了。醫生說,老人被撞到時腦部受了重創,屬於中度腦震盪,幸虧頭部沒有瘀血,只是暫時的失憶,很快就會恢復的。來醫院瞭解情況的小米聽醫生這麼一說,立即和馬俊在醫院裡大吵起來,最後氣得一跺腳又哭著跑了,馬俊打她的手機她怎麼也不接,最後乾脆關機了。


       

看來只有等老人恢復記憶了。馬駿知道這回老人不開口真的說不清了。

在馬俊的精心照料下,老人一天天好了起來,可就是不說話,眼睛茫然地誰也不看,馬俊卻瘦了幾斤,為了幫助老人恢復記憶,他每天總買好幾份報紙讀給老人聽,還給老人講笑話,只是希望老人早日恢復記憶,給自己一個清白。


       

病房裡住著3個病人,一個是下雨天跌倒的50來歲鄉下人,腿斷了,還有一個叫沈小美的姑娘照應自己出了車禍的父親沈建山,沈建山長得人高馬大,是個貨車駕駛員,早和老婆離了婚,一個人拉扯著女兒過日子。他開車時打盹撞到一顆大樹上,幸虧是夜裡沒傷到人,自己卻被撞得不輕,渾身纏滿了紗帶,沈小美一個姑娘家每次給父親翻身都累得夠嗆,馬俊見狀總是主動走過去幫忙,沈小美從心裡十分感激他,得知馬俊是做好事被冤枉的,也憤憤為他不平,心裡暗暗為馬俊的事著急。


       

馬俊堅持每天為老人讀報紙,把上面有趣的故事講給老人聽,老人臉上漸漸氣色多了,可就是言語太少,想不起來到底是誰撞了他,每當馬俊問起這件事,老人總是一臉的茫然,眼睛失神地望著窗外,好像在努力回憶什麼。


       

一天,馬俊正在給老人講笑話,醫生來催馬俊趕緊去收費處交錢,否則老人明天就要停藥了。馬俊愣了一會,想想老人的恢復一天比一天好,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不能半途而廢。只要老人好了,恢復了記憶,還他一個清白,自己交的錢就算暫時墊付。就跟老人商量回家一趟拿點錢給老人交住院費,老人聽了眼淚吧嗒吧嗒直往下掉,可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馬俊趕緊哄老人開心,我不會離開你,再說我一走這麼些日子不就全就白費了,這個黑鍋一輩子都說不清。


       

想想老人住院這些日子老人的兒子們一個都沒來看過,馬俊心裡酸得直想哭,這叫什麼事,真是好人做不得呀!


       

馬俊安頓好老人就拜託沈小美臨時照顧一下老人,他回家想辦法籌錢。沈小美很爽快地答應了,讓他放心回去,老人這邊有她呢!這讓馬俊很感動,換上其他人頭早搖得像撥浪鼓,怕馬俊腳底抹油溜了。


       

馬俊回家準備動用元旦辦喜事的錢,爸媽知道馬俊是被冤枉的,知道他心裡比誰都憋得慌,卻什麼也沒說,想想這冤枉事一家子抱頭大哭。小米不知從哪裡知道馬俊回家拿錢,趕來見一家子哭喪著臉,也沒有一句安慰話,劈口大罵馬俊是天下第一號窩囊透頂的大傻瓜!如果馬俊再敢往醫院裡扔一分錢,從此兩人一刀兩斷,說完揚長而去。馬俊想想還是拿了一萬元趕緊去了醫院。

馬俊去醫院收費處交錢時,收費處人員告訴他,兩個小時前不是有人剛給老人交了一萬元嗎?馬俊以為自己聽錯了,讓再查查,看是不是誰交錯了,收費人員又看了看收費記錄,沒錯呀!73床,彭萬里。馬俊這才知道老人叫彭萬里。馬駿心裡納悶誰給老人交了住院費呢?


       

馬俊心裡大惑不解,難道肇事者終於良心發現,給老人送了住院費,可他自己為什麼不肯出面,非要把這個黑鍋給自己背呢?


       

想想小米一提起錢就剁指頭似的亂跳,翻臉不認人那模樣,馬俊心裡真是傷心透了。如今有人悄悄給老人交了住院費,更證明自己是被冤枉的。


       

馬俊立即高興地給小米打電話,告訴她有人把老人的住院費交了。可小米的手機裡語音提示此號碼已停機。


       

馬俊看到事情漸漸有眉頭了,即使老人回憶不起來,只要找到這個給老人交費的人,自己也算解脫了。可到哪裡找到這個給老人交費的人呢?茫茫人海中,瞎頭蒼蠅似的想找一個人簡直比大海撈針還難!

       

老人在醫院裡一住就是半年多,馬駿問急了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馬俊急得夜裡睡不著覺,滿嘴起泡,可也沒一點辦法。更急的是老人的兒子們完全把老人扔給馬俊了,不聞不問,就像沒這個父親似的。讓馬俊傷心的是小米見他做好事把自己給黏上了,還倒貼了兩萬元,氣得把馬俊給他買的金戒指、金項鏈全託人退給了他,她不想和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傻瓜過一輩子。馬俊想想這個窩囊事找了個無人的地方大哭了一場,回到老人病床前還得裝著一副笑臉給老人講笑話,哄老人高興。


       

沈小美的父親在馬俊的幫助下,身上一點褥瘡沒生,很是感激這個心地善良的小夥子,相信好人終有好報,馬俊被冤枉的事情一定會水落石出的。


       

又過了一個月,馬俊奇怪醫院怎麼沒催交住院費,去一詢問,老人的住院賬戶上又多了一萬元,收費處人員還交給馬俊一個厚厚的信封,說是交費的人讓交給馬俊的,馬俊忙問那人長什麼樣,收費處小姑娘搖搖頭說,一個穿風衣的高個子男人,帶著墨鏡,看不清臉。


       

馬俊撕開信封,嚇了一跳,信封裡是一疊鈔票,數數又是整整一萬元。馬俊真懵了,肯定是肇事者,可這個肇事者,既然花了這麼多錢,為什麼不肯露面呢?難道真的有什麼難言之隱?再大的難言之隱也不能讓自己這樣不明不白地替他背黑鍋呀!

馬俊找了個機會回家找小米,想把這些奇怪的事告訴她,請她原諒自己,雖然小米這樣,他還是喜歡她,不過心裡對自己救人的事一點不後悔,怎能見死不救呢?這社會人的良心都到哪裡去了。馬駿趕到小米家,小米正和她媽在家裡看電視,見馬俊來了,小米看也不看他一眼,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嗵」地關了門,任馬俊怎麼敲再也不肯開門。好一會小米媽才支吾著告訴馬俊,小米快和鄰村的王二結婚了,以後不要再來找小米了。


       

馬俊回家喝了半夜的悶酒,爸媽怕他想不開,有個三長兩短的,就一直枯坐在一旁守著他,一家人什麼話也沒說,流著淚嘆了一夜的氣,只盼著老人早日康復,恢復記憶,說明馬俊不是撞他的人,馬俊只是做了一件好事。做好事卻遭了這麼大的罪,老天爺不睜眼呀!


       

清晨,馬俊從家裡趕頭班車到縣醫院,走進病房一看老人的床是空的,以為走錯了。揉揉眼睛一看,沈小美他們都在,沒錯呀!只是病房裡的人都看著他,誰也不吱一聲,空氣凝固了一樣,沈小美眼睛紅紅的,見了馬俊再也忍不住「哇」地哭了。

原來,夜裡凌晨兩點多,老人突發腦溢血,雖然沈小美第一時間通知了值班醫生組織搶救,可老人終因年事已高,併發心率衰退還是去了。

       

馬俊猶如五雷轟頂,雙腿篩糠樣抖起來,好一會才醒過來似的,他瘋了樣衝到醫院太平間撫著老人冰冷的屍體嚎啕大哭……

馬俊正哭得傷心,老人的幾個兒子帶著一大幫子人也趕來了,個個對馬俊橫眉冷對,恨不得一口吞了馬俊似的,掛著淚痕的個個臉上寫著:好小子!法庭上見!有你好受的!

正當大家哭得一團糟時,一個高個子男人快步走了進來,他自稱是縣天平律師事務所的高律師,自我介紹完畢就大聲問誰是馬俊,馬俊以為是老人的兒子們請來跟自己打官司的,正哭著,也沒理睬他,想想自己稀里糊塗做了件好事,現在弄不好還要坐牢,哭得更加傷心……


       

高律師把老人的幾個兒子和馬俊召集到一起,清清嗓子,宣讀了老人的遺囑。現將彭萬里的遺囑公佈如下:


       

「我謹此聲明,馬俊不是撞我的人,他是在做好事,小夥子是我所遇到的最大的好人!我72歲了,說不定哪天一覺就醒不來了,可我不能昧著良心讓好人背黑鍋,特請高律師起草了這份遺囑。如果有一天我突患意外,一切與馬俊無關,任何人不得為難他。本來手術後我早想說出事情的真相,可我對誰說呢?你們這些不孝之子,整天忙著自己的生意,只顧拚命賺錢,把我扔在醫院裡就不理不問,逢年過節也是任務式的拎點禮物走走場,是馬俊的精心照顧讓我重溫了久違的親情,享受了最後的幸福時光,如果不是馬俊我也許早不在人世了。看著他的痛苦樣,我心裡也很難受,為了讓他以為我還沒恢復記憶,繼續照顧我,自私的我只好請高律師給我不斷續交住院費,還讓醫院收費處轉交一萬元給馬俊作為我對他的補償,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太孤單了!太孤單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馬駿每天給我帶來了快樂。都說積穀防饑,養兒防老,可我生了你們辛苦把你們撫養大又有什麼用呢?為了感激馬俊對我的悉心照顧,我決定把自己名下的一處房產及5萬元存款全部留給馬俊!好人得有好報!希望你們千萬不要為難馬俊,這樣我在九泉之下也安息了。切記!切記! 父:彭萬里於2007年9月18日」

 

聽完高律師的宣讀,老人的子女個個呆了一樣,哭得傷心欲絕,他們誰也沒有提出異議,流著淚深深給馬俊鞠了一躬,走了。

馬俊做夢似的愣在那裡,好久才「哇」地放聲大哭,「我真是被冤枉的!我終於清白了!」

請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看這個故事,好人有好報!天公一定不會虧待做好事的好人的!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