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爺爺曾對我說,人活一輩子,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存在腦子裡,是存在舌頭上的。        

2        

飛機在咸陽機場降落的時候顛簸了一陣,我的心也跟著顛簸起來。我甚至有種站起身檢查行李的衝動,看看背包裡的那物件是否還完好無損。        

爺爺火化後的那天,奶奶小心翼翼地把一個棉布包裹交給我,仔細叮囑我一定要把這個包裹帶到西安,交給住在那兒的黃爺爺。        

他是爺爺一輩子最好的朋友。        

我掂量了包裹,層層棉布里面有著很硬的手感,好像是一個瓶子,晃一晃,還能聽到很多小顆粒撞擊玻璃的聲音。        

“這是什麼?”我問奶奶。        

奶奶卻不讓我打開,只對我說,“見到黃爺爺自然就明白了。”        

3        

到底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我帶著疑問坐上北京到西安的飛機,下飛機時已經是晚上九點。拿行李時還刻意伸進包裡摸摸那個包裹,確認完好才走下飛機。        

走到出口,許多人舉著牌子在那搖晃,我仔細尋找著自己的名字。來西安之前我和黃爺爺的家人通了電話,確認了飛機到達的時間,所以應該是有人來接我的。        

可目光搜尋了許久都沒有看到我的名字,卻發現其他旅客都對著一個方向指指點點,言語中還帶著笑聲。        

我奇怪地看了過去,一個鵝蛋臉的長腿姑娘舉著一張紙,上面用黑色水筆寫了大大的四個字:許家孫子。        

許家孫子?難道是我?        

我沉著臉,尷尬地走到姑娘面前,重重地咳嗽一聲。        

“請問你是不是姓黃?”        

姑娘放下高舉的手臂,打量了我一眼:“你是從北京來的?”        

“我是許苑,許明是我爺爺。”我沒好氣地說。        

“我是黃嫣。”她伸出手象徵性地和我握了握:“車在外面,跟我來吧。”        

黃嫣告訴我,她爺爺的身體狀況很不好,這段時間一直在住院,明天早上帶我去看他。從機場去賓館的路上,黃嫣問起了我這次來的目的。我只好告訴她,奶奶讓我把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帶過來。        

“是什麼?”黃嫣很好奇:“值錢嗎?”        

這姑娘真俗氣。        

“不知道,奶奶不讓我看。”        

“切,真小氣。”黃嫣不屑地說。我乾脆不搭理她了,靠在座椅上裝睡。        

“哎。”又開了一段路,黃嫣忽然推了推我。        

“幹嘛?”        

“我們就偷看一眼,怎麼樣?”        

說實話,我這心裡也跟百爪撓心似的,癢得慌。我一直在想,裡面是不是什麼值錢的物件?如果是,為什麼爺爺不傳給他唯一的孫子,卻要我帶給外人?        

有時候心裡有個念頭又不敢去做,只要有另外一個人稍微推波助瀾,兩人的眼神一交匯,再互相露出一個心領神會的微笑。        

黃嫣靠邊停好車,我把包裹放在腿上,小心翼翼地解開繩子,把棉布包裹打開。        

一個玻璃瓶躺在包裹裡。大約是經過了比較久的年月,玻璃瓶已經有些發黃,但早就被奶奶擦得乾淨明亮。        

我雙手捧起玻璃瓶,和黃嫣湊上去仔細看著,只見玻璃瓶裡裝了半瓶指甲蓋大小的石子,石子大概是精心挑選過的,都沒有棱角。        

最奇怪的是石子不知道是經過了什麼樣的處理,每一顆都呈現出一種像是石油一樣黑色的光澤。        

“這是什麼,寶石?”黃嫣又仔細瞅了瞅:“不對,就是石子嘛,怎麼是黑色的?”        

我也傻了眼,誰想到從北京飛到西安,帶來的竟然是一瓶烏黑的石頭。        

4        

第二天一早,黃嫣把我帶到她爺爺住的病房裡。頭髮花白面容枯槁的黃爺爺躺在床上,呼吸的氣息都很虛弱,一個老奶奶坐在床邊,用熱毛巾小心地為老人擦拭臉龐。        

我一走進病房,黃奶奶就扶著病床的一角站了起來,瞇起眼睛打量著我。        

“孫女呀,你終於把孫女婿帶來給爺爺奶奶看啦,爺爺現在說不出話咯,讓奶奶好好瞅瞅。”        

黃嫣臉不紅、心不跳、氣不喘地說:“奶奶你說啥呢,這是許爺爺的孫子,許苑。”        

“哦,老許的孫子啊?你怎麼來啦,你爺爺怎麼樣了?”黃奶奶用滿是老繭的手掌抓住許願的手。        

“我爺爺他……”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黃嫣白了我一眼,搶先開了口:“奶奶你怎麼忘了,許家爺爺前些天走了,他孫子從北京帶了很重要的東西過來。”        

聽到孫女的話,躺在病床上的黃爺爺睜開了眼,渾濁的瞳孔對著素白一片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黃奶奶一拍腦袋:“老許走了?唉,瞧我這記性。”        

許願放下旅行包,從包裡拿出那個包裹遞到黃奶奶手上,說:“這是我奶奶交給我的,讓我一定要親手交到黃爺爺手上。”        

黃嫣對我使了個眼色,湊過去裝作好奇地問道:“到底是什麼呀?”        

黃奶奶打開棉布包裹,露出那一瓶黑色的石頭。        

黃嫣問:“這是不是什麼特別珍貴的石頭,不然怎麼會讓許願大老遠地從北京背過來?”        

病床上的黃爺爺的目光緊盯著黃奶奶手上的那個玻璃瓶,喉嚨裡發出“嗬嗬”的聲音,像是想要說些什麼卻開不了口。        

我問黃奶奶:“奶奶,黃爺爺想說什麼?”        

黃奶奶笑了笑,輕輕擰開玻璃瓶蓋,從瓶裡倒了一顆石子放在掌心。        

石子閃著黑色的神秘的光澤,像是一粒價值連城的黑珍珠。黃奶奶示意我幫忙把病床升起來,讓黃爺爺的上半身能以四十五度角躺靠著。        

黃爺爺用期盼的眼神看著相濡以沫的老伴,嘴唇微微張開。        

黃奶奶微笑著回望他,那眼神好像在說:我知道,不用說出口,我全都明白。        

她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捻起那顆黑亮的石子,慢慢放進老伴的嘴裡。        

我和黃嫣同時驚呼出聲:“奶奶你在幹嘛?”        

黃奶奶沒說話,滿是皺紋的臉上帶著溫柔的神色,看著老伴心滿意足地把那顆石子含在嘴裡。乾癟的嘴用力吸吮著,好像含著的不是一顆石子而是一粒美味的糖果,久久捨不得吐出來。        

過了許久,黃爺爺慢慢合上眼睛,嘴角帶著滿意的微笑睡著了。        

黃嫣站在奶奶身旁拿起那個玻璃瓶,好奇地打量著裡面的黑色石子,問道:“奶奶,這到底是啥玩意啊,不是仙丹吧?”        

黃奶奶笑了:“不是仙丹,勝似仙丹。”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