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翻攝自擺地攤)

09年,當了五年兵後終於退伍,回到老家時,一切都變了,原本和我一樣高中畢業的小伙伴,現在都抱上了小寶寶,聽著那一聲聲稚聲稚氣的“叔叔”,心裡真是難以名狀的心酸。村門口的小泥路撲上了石子,入伍時院牆外的葡萄藤,尖尖的芽角只到我勃頸處,現在已經爬滿被父親用樹樁支起的涼棚,茅廁邊那株我親手種下的杏樹,都已經結了一茬又一茬的果子,還有幾個青澀的小果子在最高的枝椏上,搖搖欲晃,母親說,“等兒子回來了摘著吃……”終於,把我盼回來了,母親除了眼淚還是眼淚,再多的思念和千言萬語都融進了這眼淚中。

在老家呆了一個月後,我給父母說,“我想外出打工。”母親正收拾碗筷的手停了下來,頓了頓,點了點頭。走的那天,是凌晨五點,母親站在塵土飛揚的馬路邊,攔了一輛三輪車,我坐了上面,母親忘我懷裡塞了一個布兜,暖暖的,打開是煮的十幾個雞蛋……我說,“媽你們留家裡吃吧。”母親就對三輪車夫說,“快點走吧,還要去鎮上趕班車。”車子啟動,一股子衝鼻的油煙味嗆了過來,掩面咳嗽時,再抬頭母親已經靠在父親的肩膀上,紅了眼。

我到了一所大城市,順利的進了一家工廠,成了一名一線操作工人。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搬箱子,碼垛,然後用液壓車給拉到倉庫,每個月2000元。這個時候,我遇到了小雨,小雨是倉庫的庫管,每次她盤點入庫,總要在我的背上拍了拍,我扭頭,她說,“你看你,工作服淨是些灰塵。 ”我說,“呃,忘記洗了,太累。哈哈!”小雨說,“我下班也沒事兒,拿來吧,洗一件也是洗,不礙事兒,多一件也挺好,但是我要你給我買皂粉。”我揉了揉下巴,鬍子拉碴的,笑了笑,“行……”

因為我們工廠的男女宿舍是一棟樓,男宿舍在一二樓,女生的則在三四樓。我下班後,買了皂粉,給小雨送去,小雨正在屋內用電飯煲做荷包蛋,好香啊,我伸長了脖子,使勁兒嗅了嗅。小雨看到我,“饞貓,咱們食堂伙食太差了,沒辦法,只能自己添點營養了。”我說,“是啊……”小雨把蛋盛到碗裡,正要下嘴去吃,看到我喉結動了動,“沒吃飯吧?”我點點頭又搖搖頭,“算了,你吃吧,真是個傻大兵。”我猶豫著要不要接過來,小雨說,“還不快吃,宿舍嚴謹用電飯鍋的,被查到要罰款的。”我機械的端過來,一口一個,總共六個。吃完了,我說,“你一個女生家吃六個,真能吃,我都撐到了。”小雨又紅了臉,“還說,再說,我把你請出去。”

從這以後,只要每逢加班,我都會去廠外的菜市場上按照小雨給的菜單,一樣樣的買,然後交給她,她做好後會通過保溫盒提給我。每次,我都會多看她兩眼,和我一起工作的兄弟說,“哥,小雨喜歡你。”我說,“不可能,我們只是純屬兄妹關係。”“啊,你只把小雨當妹妹啊……”我說,“有錯嗎?”小雨大學畢業,本地人,比我小5歲,從頭到腳都是洋溢著青春的氣息,而我一看就是那種老老實實的笨漢子,當了五年兵後,我更加質樸,寬厚的身板倒像是乾苦力的不二人選。我倆兩個世界的人……我從不做空想者。我想著,賺足了錢,回到家,娶個農村姑娘,好好過日子。

就這樣,小雨一直給我洗衣做小灶,而我也會按時給她上繳所謂的“生活費”。在七夕這天,小雨給我打電話,”傻大兵,出來吧,我帶你出去遛遛。”我心裡想,今天不是農曆的情人節,幹嘛要約我……可嘴上竟然答應了。我找出了皮鞋,穿了一套西裝,去見小雨時,心裡沒來由的忐忑。小雨在一家電影院旁站著,穿著一條粉紅蕾絲花邊裙子,腳踩一雙卡通球鞋,無比的可愛,奇怪的是手裡捧著一束玫瑰。“餵,送給你,知道你窮鬼,也買不起玫瑰,算你送我的了。”我接過玫瑰,又塞給她,小雨竟然笑得花枝亂顫的,看電影時,她主動拉起我的手,黑暗中,我坐姿端正,全程紋絲不動,只是感覺左臉蛋似乎被親了一下,涼涼的,後來,她躺倒我懷裡……至此,我明白了,這姑娘八成是愛上我了,可我不能害了她,我們是沒有結局的,這點我很清楚。我只是這個城市的驛客,我是不會留在這裡。

過完七夕,我辭職了。小雨找到我,問“為什麼,給我一個理由。”我只是低頭沉默不語,小雨只是看了我一會兒,說,“你真行。”然後哭著跑開了,我應該把她追回來的,可我沒有,這樣也好傷透了心,心死了,也是為她好。辭職後,我又找了幾份工作,不是這不行,就是那不行,後來,我就跟著我的房東學起了在早市上擺地攤的生意。

主要是賣音像製品,盜版的光碟和一些成人看的片兒,後來賣過書,老鼠藥,菜種子,男女內褲啥的,只要你能想到的,我都有賣。那天,剛準備收攤子,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老闆,這包老鼠藥怎麼賣?”“三塊五一包。”我回答著,抬起頭,是小雨。她撲過來,我的眼淚再也欺騙不了我的內心,嘩啦啦的全崩塌了。

小雨為了找我,也辭職了,我倆從此開始了長達3年擺地攤的生涯,雖然沒領證結婚,但她就是我的老婆,我認定了。這三年裡,我問過她,家在哪裡?她說,自己年幼父母雙亡,跟著外公外婆長大,大學畢業後就來了這家工廠,本來在遇到我之前就想辭職了,可一看到我,竟又對原本跳槽的想法給活生生掐死在萌芽狀態裡。她說,我在那裡她就在哪裡,有我在就是家。

我們賺的每一分錢都寄給我父母,幻想著等錢足夠了,就在小縣城買一套房子,我心疼小雨,不想讓她給我回鄉下。可是直到一天,我們正在擺地攤時,一輛豪車穩穩的在攤位前停了下來,走下來兩個穿著十分時尚的中年男女。女人一把抱住小雨,“女兒,媽媽終於找到你了,爸爸再也不打你了,你回家吧。”……

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兒?事後,中年男人也就是小雨的爸爸給我講述了事情的經過。小雨大學畢業後,按照家人的願望,是去自家的公司上班,可小雨看不慣公司裡的一些自己的表哥表姐的所作所為,於是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辭職了,辭職後,小雨爸爸十分火大,打了她一巴掌。小雨一氣之下就外出了,然後來到臨市這家的工廠,一呆就是兩年,後來陪我擺地攤3年,現在已經是第五年了……小雨爸媽從來不相信自己的女兒死了,從未放棄尋找,最終還是被找到了。

我勸小雨和爸媽團聚,小雨問,“那你怎麼辦?”我說,“涼拌唄……只要你幸福就好。”小雨媽媽私下找到我說,“我們就這一個女兒,我們家千萬的資產,肯定要交給她的,我們也給她謀了上好的人選,你主動離開小雨吧,謝謝這些年你對小雨的照顧,一點意思,請你接受。”看著那個鼓鼓的信封,我接了過來。

當晚,那錢我沒有拿走,我又偷偷交給了小雨父親的司機,我愛小雨,怎麼是金錢可以衡量的?凌晨兩點的火車,我喝酒喝到11點,醉醺醺的,長途漫漫,沒有酒精的刺激,我怕萬一想起小雨,我會難受,酒喝完,心已碎,哭也哭了,痛也痛了,是該說再見了。

正要剪票進站時,“傻大兵,你給我站住……”我立正,轉了過來,小雨跑了過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沒有我的命令哪裡也不許去,知道嗎?我是你的首長,要服從命令。”我看著她,眼睛再次濕潤了,“是,首長。”人潮洶湧中,我給了她敬了個禮,然後我們一起拉著手,從今天起,不管天涯海角,只要相愛,其他的都不管了,不管了……

人生何其短,相愛的人在一起多不容易,為什麼不好好珍惜。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