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豬農長期缺工,因工時長,故開價到40k,都還是找不到人!

年輕人多不願做這份工作,因工作環境的關係,還要24小時輪班,不限學歷,月薪還4萬,仍找不到本國勞工,故豬農希望農委會能開放外勞從事這個工作!

反觀大陸一個90後的女孩卻開心開起養豬場!

大學畢業後,幾乎每個人都希望能在城市裡覓得一份好工作,擁有穩定的收入和生活。可對於「90後」女孩何禮會來說,卻並非如此。辭掉待遇不錯的外企工作,開起了自己的養豬場。一個小姑娘的大膽轉變,在不少人眼裡簡直是不可思議、難以理解的行為。

「進入養殖業,其他人對我都有些另眼相看,一個年輕小姑娘,還是女大學生,這很少見……但我就是想趁年輕,做自己想做的、能創造價值的事情。」何禮會日前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為了夢想,城市生活、安穩工作都可以放下。
       

Advertisement        
生於1990年的何禮會,老家在安徽六安。受父母影響,她打小對養殖業感興趣。2012年,從合肥師範學院畢業後,何禮會先在外企當技術員工作了一年,用業餘時間掌握了不少養殖知識。辭職後,來到肥東縣梁園鎮一家養豬場實習了三個月。        

2013年3月,她開始正式實施計畫:靠著父母的資助,和弟弟一起在肥東縣梁園鎮承包了一個養豬場,來完成自己最初的夢想。

 

「90後」女孩何禮會        

對話

記者:當初為何想開養豬場?

何禮會:這個豬場是我和弟弟一起在做。弟弟高中畢業,正好我大學畢業,於是一起做。

一開始,我在唸書時,就對農村特別有感情,希望自己以後能在農村做一些事情。我覺得,在未來的中國,農村是非常有潛力的。現在很多人都往城市走,但在城市裡各行各業的競爭壓力都非常大,未必有好的、有潛力的行業等著我們去做。所以,競爭這麼大,倒不如到農村去。

本身我也喜歡農村。做所有事情的前提,就是要熱愛它。因為喜歡農村,所有才待得住。

記者:聽說你喜歡運動,搬到養豬場裡後娛樂生活少了,會不會寂寞?

何禮會:寂寞是會有點,但現在習慣了。我這人還行,不會過多思慮,有時間還是會玩的。我很喜歡打排球,以前是校隊的,還參加過省運會。

在這地方,有時會一個人顛球,有時候和弟弟兩個人對打排球。沒事時,會騎著自行車溜躂,還不錯。

記者:對你來說,一開始養豬最難熬的是什麼事情?

何禮會:對我來說,養豬有多辛苦、多累,承擔了多少壓力,都沒什麼。最難的是(生活上的差別),我以前生活在城市裡(在合肥),突然一下跑到鄉下,(這裡)什麼都沒有,沒有網絡、超市、大街;出門一趟也特別難,到合肥坐車要一個多小時;朋友、同學聚會,每次都說一定去,結果又忙得去不了,所以他們送我一個外號「坑貨」。但朋友們瞭解我的情況後,就特別理解地說,「你忙你的豬仔吧,把你的豬仔顧好就行。」

事實證明,我在農村待得住,很享受現在的生活。廠子裡環境特別好,現在桂花開了,滿院子桂花飄香。早晨被鳥叫喚醒,晚上繁星滿天。這樣的生活特別美好,我特別喜歡。比在合肥擔心霧霾、車子喧囂(要好),現在反而更習慣農村生活。能在這樣的環境裡做喜歡的事情,我真的很幸福也很幸運。

記者:決定養豬時,家裡人是否猶豫過?

何禮會:一開始,家裡肯定會猶豫。最難的是第一步,因為跨出第一步肯定比較難。

我那時在一家外企裡上班,工資待遇都不錯。我學的是化學,當技術員。當時領導也挽留過我,但我希望按照自己的人生計畫來進行。

上大學時,我就說畢業後我先工作一年,然後回家創業,去養豬。當時大學室友都不相信,認為我在瞎說。等我把豬都買回來後,她們打電話問我在幹什麼,我說在養豬啊,她們都還不信。

當然,放棄穩定工作、城市生活,一切從零開始,而且是在未知領域,肯定需要很大勇氣。我也猶豫過,但思考過後,我認為,年輕時還是應該闖闖。像技術員的工作,我三四十歲時都能做,但並不是什麼時候都能創業。

記者:現在在養豬場,一天的時間怎麼安排?

何禮會:因為豬場的事情有時會不一樣,絕大部分時候是早上六七點起床,開始餵豬,打掃衛生,這是每天必須要做的事情。幹完以後,有時可能需要給豬做疫苗、做飼料,還有一些其他繁雜的事情。下午大概四五點鐘再餵豬、打掃衛生。


加入賺錢


行動手機看更多請關注LINE :@dyb5334a

2.jpg

1.jpg



1.jpg


4CB12B570E4F48AABB7FF576D5F5BF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