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姨在我們家幹了差不多有十幾年的保姆了,我記得我上初中那會兒,是母親過世的第四年,父親帶著一個女人回到了家裡,那人就是佩姨。當初我已經懂事,並且母親過世,我本對父親就有很大的成見的,如今他又帶了一個陌生女人到家裡來,我當時以為他要給我找一個后媽,可沒想到父親卻只說了一句,佩姨是我們家的保姆。
       

之後,父親讓我叫保姆佩姨,還告訴我她身世可憐,年輕的時候生了個孩子,被人販子拐跑了,丈夫把她打出了家門,後來她自己一個人為了尋找被拐跑的孩子,一路上要飯撿破爛為生,後來病倒在了我們家附近的一個橋洞里。父親好心,收留了她。

佩姨人很實在,對我和父親都很好。她也偶爾會去學校給我送吃的和穿的。有的時候,我漸漸的已經當成了我的家人。


我上大學那年,佩姨瞞著父親還偷偷塞給了我1萬塊錢,說那是她自己偷偷攢下來的,她給我錢不為別的,就希望我好好上學,將來讓父親過上好日子。再三推讓之後,她也說出了心裡話,她說,如果她的兒子現在還在她身邊,估計她兒子和我一樣大了。說完之後,佩姨的眼睛紅了。


       

我上大三那年,父親重病住院了。我趕回家的時候,他已經奄奄一息。臨走前父親給我一份遺囑,上面的內容都是在法律部分公正過了的。看了裡面的內容之後,我有點不可思議。父親在遺囑里說,他去世之後,我不能把佩姨趕出家門,並且要我為她養老送終,如果我做不到,佩姨有權利繼承他的所有遺產,直到佩姨去世,遺產才能給我。
       

其實在我內心裡,我早已經把佩姨當成了自家人。我答應了父親的要求,並把他安心的送走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大學畢業第二年,遇到了我喜歡的女孩子。我們是高中時候的同學,當初對彼此就有好感,可是卻從未彼此坦白過。上了大學之後就彼此錯過了。但是老天爺安排的緣分始終會再讓我們相遇。我們進展的很快,交往了半年的時間,我們就結婚了。

我和老婆結婚那天,佩姨給了我一張存摺,上面有20萬的存款。她說,那是父親讓她替我保管的,必須等到了我結婚的時候才拿給我。當時老婆是知道我們家的情況的,可是關於佩姨我卻沒告訴她。我們結婚之後,老婆對佩姨的意見挺大,一是佩姨的年紀大了,二是老婆只想跟我過二人世界,不想家裡有多餘的人。她說,更何況佩姨只是個保姆,加上年齡大了,她希望我辭退佩姨。

然後我把佩姨的身世告訴了老婆,並且也把我父親臨走前的託付告訴了她。可沒想到老婆卻說,對一個陌生女人盡孝,那是笑話。


       

有一天下午下班我回到家,看到客廳里狼藉一片,佩姨弓著身子在收拾垃圾。這個時候老婆從卧室里跑出來,直接撲到了我的懷裡,指著佩姨說:「老公,你看這老傢伙,把咱們結婚時候的茶具都給打碎了。剛才我說了她一句,她就直接反口罵我。老公,你要為我做主呀!」

我有點驚訝的看著佩姨,佩姨愣愣的看著我,我看得出她眼中有委屈。可是我剛和老婆新婚不久,然後我就象徵性的說了幾句佩姨。佩姨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一直低頭說,下次不會了,希望我能原諒她。就在那一刻,我突然覺得佩姨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儼然已經代替了我母親的位置。

後來,佩姨的身體越來越不好。老婆對她總是嫌棄。有一天,佩姨把我叫到她屋裡,她說自己得了癌症,可是她不想花錢治病,說治病需要花很多的錢,我和老婆剛結婚還沒一年,她不想讓我和老婆為難。她把父親給她的一份遺囑給了我,上面的內容和給我的那一份差不多,佩姨說,她感謝我父親是個好人,更感謝我這些年沒有對她嫌棄,她想趁著還有一口氣,回自己的老家。

那天,我把佩姨送到了火車站。看著佩姨佝僂的背影,我莫名其妙的眼睛濕潤了。過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我突然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是佩姨老家那邊的固定電話。接了電話后才知,對方是地方醫院,說佩姨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當我趕到佩姨的老家醫院之後,佩姨和當初父親臨終前的樣子一樣,我突然忍不住留下了眼淚。人都是這樣,相處久了,肯定都會有感情的。更何況一個照顧了你好多年的人。說什麼都是有感情的。


       

佩姨招呼我到她的病床前,看到我后,她努力的抬起手,想要摸一摸我的臉,她舉了幾次都沒能成功。她尷尬的笑笑,輕輕的說:「這點力氣都沒了。」我伸手抓住佩姨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這個時候佩姨突然留下了眼淚,「我多想就這樣看著你,可惜我時間不多了。有件事,我想你父親肯定沒告訴過你,他臨走前本來是打算跟你說的,可是我沒讓。如今,我也要走了,我不想帶著遺憾離開。孩子,別說我自私。可這憋在我心裡十幾年了,每次看到你,我都會忍不住。其實……」

還沒說完,佩姨開始咳嗽,然後開始出現呼吸衰竭。我正要起身去叫醫生,佩姨突然用力的拉住了我的手,她繼續說,「其實,你是我當年被拐賣掉的孩子。我找了你12年才找到。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你們家,那時候你母親還在,我看她也是可善良的女人,對你也很好,然後就在你們那個城市拾荒為生。那期間,你父母救濟過我好多次,也很多次都想讓我去認你,可是我卻不捨得讓你難堪,讓你知道你有一個不負責任,把你弄丟了的親生母親。」說完,佩姨哽咽著流出淚水。

當醫生趕來的時候,佩姨已經虛弱的喘不過氣。她趁著最後一絲力氣,塞給我一封信。那裡面是關於她和我之間的事情。


       

我3歲那年,親生母親「佩姨」帶著我去趕集,一個轉身的功夫,我就被別人給拐跑了。當我的親生父親知道了之後,把她打出了家門。為了尋找我,她一個人靠著要飯和拾荒,跑遍了大半個中國。後來,在好心人的幫助之下,她終於找到了我。可那時候我都已經十幾歲了,並且養父母對我還很好,視我如己出。

佩姨在信中說,她不想帶著遺憾離開,但也不想自私的離開,她希望我永遠跟著養父的姓。看完佩姨的信,我拉著奄奄一息的她嚎啕大哭。我努力的喊了一句「媽」,然後佩姨就閉上了眼睛。其實,我早就把佩姨當母親了!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