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他走進我的診斷室時,雖然隻有26歲,但光禿禿的頭頂、蒼白的臉頰,看上去好像50多歲的樣子。看完病曆後,我倒吸一口涼氣,這是個很重的病人,中晚期肺癌 腦轉移、肝腎功能損害。



由於經濟困難,他沒有接受過正規的治療,隻是靠一些民間偏方維持,見到我時,已經整整一個星期不能進食了。可能是看見了醫生的緣故,他顯得有些激動,還沒張口說話,就開始嘔吐,然後不停地喘息。我趕忙給他倒了杯水,遞了過去。


經過一系列的檢查,很遺憾,他的 腦轉移瘤 是多發性的,已經失去了最佳手術時機。腦轉移瘤 開顱手術是這類病人最後的選擇,是一種搶救性治療。由於 轉移瘤 的孤立存在,手術可以全切除,這是其他腦部 惡性腫瘤很難達到的。如果顱內發生多發轉移灶,手術空間非常有限,手術治療效果一般也不是很理想。


“大夫,您救救我!我的孩子還這麼小……”他眼中含淚,用微弱的聲音哀求我。他的兒子一雙小手緊緊地握著爸爸的手,生怕一鬆手,爸爸就沒了。年輕的妻子在一旁不停地抹眼淚。那一刻,我的心被深深刺痛。



多年的從醫經驗告訴我,中晚期 癌症患者面臨的是更多的精神壓力,許多患者因無法承受而崩潰。對這樣的患者,從身體到內心的修複缺一不可。


從這一天起,在一些 中藥治療之外,我和他製定了一份特殊的治療方案。剛開始由他的妻子陪他進行散步式的行走,進而養養小豬,喂喂小雞,循序漸進地鍛煉手腳的活動功能。他每天與小動物為伍,沉浸在小生命茁壯成長的環境中,重新激發出對生活的信心。


在最初的鍛煉中,他的身體東倒西歪,話也說不清楚,看見公雞打架鬥毆想勸架,可是連個小樹枝都拿不穩。我鼓勵他持之以恒地堅持下去,漸漸地手腳也不那麼費勁了。


再後來,他開始關心別人了。有一次,兒子老師有些咳嗽,他獨自一人挖了一小籃野生的小黃花和魚腥草親自給老師送過去。要知道,這對於一個腦轉移 的病人來說,彎腰是很費勁的。


如今,從第一次見到他,已經過去整整十年了,他定期都會複查,生活質量也不斷提高。我想說的是,盡管康複的路還很長,但隻要有積極樂觀的心態,就能和癌症抗爭下去。


作為一名醫生,我把這個故事告訴朋友們,希望能有更多的癌症患者堅定信心、重拾希望,去感受生命的力量和美好。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