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就從我過馬路說起吧。

那天正好是立秋,天氣還是很熱,並沒有轉涼的意思,不過下了小雨。我從報社騎著我的捷安特自行車回家,我家住在窮人小區,雖然我們那兒經濟還算好,我旁邊還有一個叫盛錦園的小區,是高檔小區,我進都沒進去過。走到北馬路的時候我在馬路中間我看到了一個黑色的錢包,我看旁邊並沒有車,所以趕緊騎過去,彎下腰去撿,我撿起來打開一看,趕緊扔了,一下子騎車子飛奔過馬路,回頭的時候正好看見一輛大車從馬路上呼嘯而過的聲音,就在我剛才停住的位置上。

我沒敢停留,趕緊飛奔回了家,等到回到家里關上房門,冷汗還在不住地往下流,因為我看到的那個錢包里裝的居然是冥幣,紅色的和人民幣幾乎沒什麼分別,隻不過毛爺爺變成了閻王,中國人民銀行變成了中國天地銀行,連面值都居然都是一張一百的。

其實我也不是貪心,但是一來馬路上出現一個錢包誰都會撿的,二是我真的沒錢,有錢的話我就不用住在這兒了。畢竟我是實習記者,工資什麼的都不上標準,存車子的錢都快交不起了。

正好第二天我休息,車庫大媽就催我交停車錢,我跟車庫大媽說一年一百也挺多,能不能下個月再交錢,我本來就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她樂了樂,居然說行,而且還幫我墊上了,要知道她本身也是十分困難的。車庫大媽不是管車庫的,她隻是幫著管車庫的人收錢看車子的,而自己住在一個鐵皮車庫改的房子里,我沒忍心讓她墊,還是把錢交了,那天我沒什麼事,大媽還請我去她家里坐,說我和他兒子像,個子都不高,我居然去了。

她家里實在是太困難,她的家里用的是電燈泡,由於是鐵皮車庫,所以一整天都見不到陽光,灶台和屋子都是一起的,一邊是灶台一邊就是床,沒有衛生間,她去上廁所可能隻能去車庫旁邊小賣部家里,我猜的。她說她是和兒子住在一起的,但是兒子出門打工了,所以隻剩下了她一個人在家,不過他說她也馬上就不住這地方了。

我問她為什麼,她說本來不告訴別人比較好,但是覺得我實惠,就跟我說了。原來她的兒子在工地打工,三年來攢了八萬多塊錢,明年再干一年就可以去買一個單間母子倆住了,我很為她高興,還恭喜她了好一陣,她還給我看她兒子的照片。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我怎麼也沒成想,她的兒子我居然認識,認識的方式還很特別,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

我雖然是實習記者,但是我們家報紙重視時效性,所以新人總要被派去現場鍛煉,上周我和一個師兄就一起去報道過新聞,那個新聞讓我做了將近一周的噩夢,因為我第一次見到死人。

那是一個工地上的跳樓事件,一個工人從還沒有竣工的高樓腳手架上跳了下來,跳樓的具體原因還不知道,據傳言是老板拖欠工資,但是經過查證,他跳樓的這件事發生在老板把好幾年的工資一起結給他之後,所以他跳樓的原因也就不明不白了。這件事我不是很關注,我受不了的是看到那個死去的工人,警察來的時候他的屍體正在被抬走,他的臉居然沒有摔爛,但是半邊臉塌了下去,脖子窩著,腦漿就留在地上,眼睛還睜著,我看了一眼,就吐了出來。

但是即使我看了一眼,我也知道那就是車庫大媽的兒子,因為那一眼的印象實在太深了,那樣的一張臉,我不會再看到第二張了。

看著大媽開心的語氣,我就知道她並不知道自己兒子已經死了的事實,我也沒敢告訴她,畢竟她歲數也不小了,我怕她受不了這種刺激,我坐了一會就走了,走了的時候她笑嘻嘻地送我回去。我看著她笑,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三天我就去上班了,早上師兄跑到我身邊,跟我說工人跳樓的事情,原來那個工人跳樓的原因不是他的老板不發給他工資,而是工資發跟沒有發的效果是一樣的,因為那些錢都是假幣,打眼一看根本看不出來,但是根本過不了驗鈔機。工人當然不服,就去找老板理論,老板說他給的明明是真錢,假錢肯定是他自己掉包了,工人一沒有錢,二沒有關系,文化水平還不高,不懂得用媒體和法律維權,心里一上火,居然就從樓上跳了下去,那八萬塊假幣也不知道哪兒去了。

我剛聽完,腦袋里就出現了車庫大媽的形象,她可真可憐,還等著兒子給他買新房子呢,可是兒子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當時我心里有一個念頭,要是我能執行法律,一定要殺了這個老板。

師兄講完,看我想得認真,就樂了,他問我是不是想殺了那個老板,我點點頭,當然了,是人都會想殺了他。

他又接著說,這個世界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根本用不著人動手。他說得莫名其妙,我當然要追問下去,追問下去才知道原來那個老板已經死了,就在前天的下午。死因是出車禍。我覺得很好奇,畢竟這也太巧合了,所以繼續聽,原來那天下午他的車壞了,居然心血來潮不知道問誰借了一個捷安特自行車騎回家,騎到北馬路的時候不知怎地就出了車禍,被一個吉普車撞飛了,死的時候手上握著一個黑色的錢包,里面是空的。

他家就住在盛錦園。

我聽得忽然起了一身冷汗。難道,冥幣是那個工人的鬼魂弄的?難道,那天我差一點就做了那個老板的替死鬼?

可能那天他本來要找的是那個老板,但是我也一樣騎了一個捷安特自行車,所以他認錯人了,就在我撿起錢包的時候,他知道自己認錯人了,所以冥幣顯了原形,讓我逃過了一劫,之後那個老板過馬路的時候以為撿到的是人民幣,所以他死了。

知道了這些之後我突然覺得自己有照顧車庫大媽的義務,所以下班之後我又去找她。她說就在昨天我走了之後,晚上的時候她的兒子回來了,他說一年之後就接她去住大房子,還給她帶來了一個小黑箱子,黑箱子里面裝了八萬塊錢,兒子說先攢著,不許動,所以她就都放在床底下了。我知道她的兒子早就死了,說不定是她做夢,但是我卻又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個黑箱子躺在床底下。我想可能是兒子死了之後放心不下媽媽,所以才托夢給朋友回來探望送錢的吧。

後來我一直幫忙照顧她,也總和她說她的兒子可能最近很忙,等過一陣馬上就會來接她去大房子的。有一天我趁著她不注意,把箱子偷偷打開,卻發現里面居然全部都是冥幣,總共有七遝半,一遝一百張左右,我覺得應該有八遝才對,我想,少了那半遝應該在死了的工地老板手上,而它們差一點就到了我的手上。

一年之後,我的實習結束了,我成為了正式的記者,大媽有一天突發心髒病去世了。她並沒有心髒病,我也從來沒有聽她說過自己心髒不好,反正她就那麼去了,死的那天是中午,暖暖的。我到了下班才發現她的屍體,那時候她都死透了,嘴角還掛著笑。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