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無成老家是河南商丘農村人,十七歲上就招工來到陝西。弟兄五個,四個哥哥都是地道的農民。父親去世的早,母親含辛茹苦把他們弟兄拉扯大。


       


       


       

一九六零年,西安電力建設公司去河南援建,拉物資的車在返回的路上拋錨了。當時已是初冬,黑燈瞎火,又冷又餓。冷不丁從路邊冒出個大小夥子,背了一捆干柴來到車跟前。修車的師傅老王一見是柴火高興了,主動上前要買下他的柴火,小夥子二話沒說,放下柴火就跑了,攔都攔不住。火燒起來了,大夥見了火像見了親娘似的高興。直到車修好了也不見那小夥子來取錢。大夥收拾完東西,正要上車離開時,隻見剛才那小夥子就站在車後邊。老王掏出五塊錢硬要給他,可他就是不要。問他要什麼,他說:“搭便車”。因為是空車,老王一口就答應了。


               


       


       

小夥子高興的一下子就蹦上了車,操一口河南腔衝著遠處喊:“娘,俺走啦,俺去陝西找工作啦!”這時,大夥才注意到,不遠處有微弱的燈光。原來,那兒就是他的家。


       


       


       


       


       

也是緣分吧,一回到公司就看見公司門口貼著一張招工簡章,這一路上大夥都跟小夥子混熟了,覺得小夥子人好,都願意幫幫他。老王還親自把他領到招工辦作了詳細的介紹。雖然文化程度達不到公司要求,但小夥子長得體格強健,也就稀里糊塗過關了。


       

穿上工作服的劉無成越發顯得精神。小夥子長的一米八零的個頭,黑里透紅的臉膛,性格直爽,說話粗聲大氣,干起活來人見人誇,年年都評先進。就是一個小毛病,摳門。不管是單位發獎金,還是年終評上先進,他從不請客。每月發了工資第一時間就把錢彙回老家。那時,吃糧是有標準的。學徒工每月隻有三十斤糧票。你想啊,那麼大的個頭,三十斤根本就不夠。所以他辦的飯票老不夠吃。每到發工資前七八天就鬧饑荒。誰要當著他的面到剩飯,他就毫不掩飾的要過來把剩飯吃光。弄的自己很沒面子。


               


       


       


       


       

六個人住的宿舍里竟找不到有誰吃剩下的碎快饃。時間長了,大夥也就知道他是什麼人了,吃不完,就直接往他碗里到。他也從不見怪,而且來者不拒。好象他從來就沒有吃飽過。後來,隻要有人要到飯,旁邊就有人往劉無成哪邊一指,咳,飯桶在那邊。至此,得了個飯桶的綽號。工作之餘,劉無成還有事沒事往灶房里鑽,見有啥髒活累活就搶著干。夥房的師傅們沒有人不喜歡這個傻大個的小夥子。當然,劉無成在窗口打飯都會比別人多一些。


       


       


       


       


       

七八年過去了,該是劉無成談婚論嫁的年齡了,憑他的名聲,本單位的姑娘是沒有希望了。可論的人才相貌,那可是沒的說。也有好心人給他介紹了幾個外單位的姑娘,可總是談著談著就吹了,原因隻有一個—摳門。和人家姑娘遛馬路,老是不提吃飯的事。因為他口袋里裝的錢從未超過十塊。也有人在單位一打聽,就吹了。到是有一個國棉廠的姑娘和他談的時間最長。可和他一塊兒回了趟老家也吹了。家里窮得要房沒房,要錢沒錢。那時還是農業社,四五個精壯勞力死命的干,一年到頭年還分不到幾百元。每月就指望劉無成寄回家的錢稱鹽灌醋呢。


       


       


       


       


       

轉眼劉無成快三十歲的人了。那年冬天,老家來了封電報,要他回家結婚。也恰逢輪到劉無成休年假,他二話沒說就回老家結婚去了。可同事們納悶,也沒見劉無成回家呀,這連面都沒見就結上婚啦?可不是,劉無成的婚事還真是父母一手操辦的。原來是鄰村的一個姑娘,心高氣傲,年齡閃大了,找不到合適的,整天被爹娘數落。一氣之下,就願意嫁給劉無成,而且啥都不要,隻要年內結婚。作為男方,人家姑娘長的沒彈嫌,又不要彩禮,這還有啥說的,於是就給劉無成發了哪個電報。


       


       


       


       


       

幾個月過去,到了春暖花開的時間,劉無成興高采烈的歸隊了。大夥好一頓熱鬧,又湊份子在飯館搓了一頓。酒席間,劉無成向大家透漏,媳婦已經懷孕了,年底就等著抱兒子了。趁著酒性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直誇他;這老實人辦事就是效率高,刀下見菜,彈無虛發。


       


       


       


       


       

結了婚的劉無成比以前干得更起勁了,隻要有加班的機會,他一次也不放過,誰要和他爭,他就和誰急。月初一開資就往銀行趕,比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初冬,又一封電報;兒子順利出生,勿念。


       


       


       


       


       

至此,一連五六年,劉無成都是年底休假,春天歸隊。而且每年都有一個兒子出生,簡直比開奧運會都準點。平時下了班,劉無成就喜歡坐在馬路邊看南來北往的人群。尤其夏天喜歡看那些穿著花花綠綠的年輕少婦。工長楊大哥就在工間休息時拍著劉無成的肩膀說:“兄弟,是不是想家了?在大街上盯著人家的小媳婦看。”劉無成騰的滿臉通紅,小聲說:“我都結婚六七年了,老是冬天回家,春天歸隊。就是想,想知道我孩他娘夏天穿的是什麼?是花的呢,還是白的?是紅的呢,還是綠的?”也是,楊大哥心里咯噔一下,要說這個小小的願望也不難實現。可是對劉無成來說就很難,把媳婦接來吧,六個兒子一個挨一個,來回費用太高。夏天回去吧,又舍不得夏天的加班費。


       


       


       


       


       

有一年盛夏時節,在全公司半年總結大會上。被評為勞模的劉無成帶著光榮花接受記者的采訪,女記者問他:“你有什麼新理想嗎”?劉無成一緊張,把新理想,聽成了心里想。臉紅了半天才說:“我心里想……我想回家,看看我孩他娘…….”


       


       


       


       


       

一句話沒說完,台下就爆發出一片笑聲。剩下的半句嚇的劉無成沒敢說出來。女記者也被他的憨態逗樂了。


       


       


       


       


       

按公司規定高空作業五十五歲就該退休了。劉無成辦退的那會兒,剛好是夏天。同事們開他玩笑;老劉啊,這下子可以實現你的理想了,過幾天,手續辦完就能見到孩他娘了。他笑笑沒言語。沒幾天,他的小兒子來接班,帶來孩他娘一封信。信上說村里人給老五說了個媳婦,雙方見面後都很滿意,女方要一萬元彩禮,無論如何要趕半個月湊齊。劉無成的計劃又被打亂了,手頭準備帶回家的隻有三千塊錢。一個要退休的人怎麼好開口向別人借錢,就算你開了口,又有誰願意借給你呢。看來,這個夏季還是回不去了。


       


       


       


       


       

那幾天,剛好工地上有一大批焊工活是按件計酬。得到這個消息,劉無成別提有多高興了。天天找領導,軟磨硬纏,托人說情,領導實在磨不開面皮就答應給他分一些。但要簽一份協議;安全自負。劉無成滿口答應,連夜帶著小兒子就上了工地。幾天下來,他日夜苦干,提前干完了承包活。


       


       


       

經過質檢,他干的活質量最好,上萬件活竟連一件次品都沒有。為此,驚動了甲方代表,提名要見一見這位焊工高手,還額外獎給他兩千元。當甲方代表聽說他就要退休的時候,遺憾的對公司領導說:“你們失去了這麼好的一位焊工,是貴公司的一個重大損失。他有徒弟嗎”?一句話把公司領導給問住了。說實話,這些年,公司都是吃的大鍋飯,也沒有機會比一比誰的手藝高。再說,劉無成是個隻知埋頭苦干,腦子有點呆笨的人,從來沒有人認真觀察過他干的活,青工們也沒有人瞧得起他。誰會願意給他當徒弟呀。甲方代表臨走對公司領導一再要求,一定要想辦法留下這位焊工高手,如果劉無成能留用的話,他會考慮把二期工程也交給公司來完成。看來,劉無成是勢在必留了。劉無成在這次承包中淨掙了八千元,加上獎金剛好整一萬元。一下子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


       


       


       


       


       

公司領導這次才真正認識了這位不起眼的焊工高手。立即讓人事部下了特聘書。不但繼續留用劉無成,還給他連跳兩級工資。任用期三年。拿到聘任書,別提劉無成有多高興了。當天劉無成就上了工地。領導還特意安排他帶了兩個徒弟,其中就有他的小兒子。消息一傳開,劉無成一下子成了公司的風雲人物。公司上下議論紛紛,好象發現了什麼財寶似的。有人神秘的說,這叫蠍子運,毒勁全在尾巴上。


       


       


       


       


       

在工地上,劉無成是哪里有困難他就在哪里干,那里是關鍵,就讓他在哪里把關。一時間,讓人感到劉無成真的很重要。在一期工程交工的時候,各項指數都達標。甲方代表非常滿意。當天就簽定了二期工程的協議。劉無成又一次讓全公司的人刮目相看。


       


       


       


       


       

交接完工程,已經是初冬時節了,雖然還沒有到劉無成休年假的老時間,但領導考慮到眼下工程已告一段落,特批劉無成提前休假。這次劉無成回家也算是衣錦還鄉了,公司領導恰巧要去河南參加一個招標會議,剛好路過他家門口。於是就讓他搭了趟便車。到家門口時,領導還特意下車去他家里坐了幾分鍾。這可驚動了全村的老少爺們,象趕廟會似的來看熱鬧。這是劉無成一生中最值得驕傲的事。


       


       


       


       


       

1996年的春天來臨了,劉無成象往年一樣興高采烈的回到工地。和往年不同的是,他已經教成了十幾個徒弟,而且個個都是技術過硬。在工地他算是一呼百應了。誰還敢瞧不起他!


       


       


       


       


       

還有一個好消息,公司下一個工地就在河南,距離劉無成的家隻有三十多里地,下了班騎自行車都能回家。大夥見了他就開玩笑:“劉師傅,今年夏天就能看見嫂子了吧”他隻是笑笑,不言語。


       


       


       

哪天,一切都象往常一樣,工地上大型塔吊正在吊裝氣輪機組,眼看著這個工地就該結束了。可就在這時,由於春雨剛過地面濕滑,剛剛起吊的工件鋼繩滑動,塔吊突然歪斜決斷了鋼繩,十幾噸重的工件淩空落下。說時遲,那時快,正在干活的劉無成一個箭步衝過去,推開了還在發愣的徒弟薑小風,可他自己卻被落下的工件砸個正著……


       


       


       


       


       

劉無成經搶救無效死亡。但他卻在危急關頭救下了自己的徒弟薑小風,成了名副其實的英雄和烈士。在劉無成的追悼大會上,很多人都自發的上台發言,有好多人竟痛哭失聲。他真是一個好人。公司上千人超過半數的人都來送他。在去火葬廠的路上,人們自發的排成長隊,步行二三里送他歸天。其場面的宏大決不亞於一個市長。


       


       


       

劉無成走了,公司給了他家里一筆不小的撫恤金。薑小風專程護送他的骨灰,去了他的老家,並磕頭拜了師母作干娘。可是,人們心里都知道,劉無成有一個心願已無法實現了,那就是;從來沒有看見過孩他娘夏天穿的是啥衣服,是花的呢,還是白的,紅的呢,還是綠的?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