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它死,它也不讓你活!
   

  為什麼說釣魚對身體不好?因為水是陰性,人是陽性,一個人面對一大片水,就像是一根蠟燭掉進水庫里,你說釣魚者身體能好嗎?
  魚雖是低微物類,但也有神識,也知貪生怕死,與人無異。釣魚無論如何算不上一種高雅的運動,充其量隻是一種殺戮,把自己短暫的快樂建立在魚兒無窮的痛苦之上!全國90%的釣魚者,身體都不好,家庭經常出現問題。看以下實例,再對照一下您自己的實際,放下釣竿吧!
   體會魚之疼,從此不釣魚

    這是我的一段經曆,希望給喜歡釣魚的朋友提個醒。讀小學時和初中時候曾喜歡釣魚,那時的小城市周圍騎車半小時以上都能找到幾條野河,周末有時和大人約好搭了他們便車去釣魚,一釣就是一天。



       


  


有時候,自己5點鍾騎了自行車出去,下午3點回來,一天的收獲雖然不是很多,總是有一兩條大魚。直到一次經曆之後,就再也沒有釣過魚。



       


  


一年,朋友父親過世,我當時幫忙料理後事,很晚才休息。一大早起來要去參加葬禮,也許是太累了,也許是在太平間呆得久了,那天早上竟莫明其妙摔了一跤,臉朝下,頓時血就從嘴中流了出來,滿嘴都是血。



       


  


父母以為是門牙磕掉了,仔細一看,是下嘴唇的內側被牙齒嗑破了一個大口子,血不斷的湧出來。趕往醫院,醫生拿出針給我縫傷口,我沒讓打麻藥,想就幾針應該可以挺住。



       


  


接下來的場景讓我終身難忘,針形和漁鉤相似極了,是個彎鉤形狀的,然後讓我張開嘴,翻開嘴唇,一針彎過去,線也跟著穿過我的內側嘴唇皮,縫了4針。疼倒是忘記了,我隻是覺得自己和魚一樣,被釣過的魚肯定有這樣的感覺,太痛苦了!之後,我再也不釣魚了。



       


  


我永遠記得這件事,所以每次到水庫,有人垂釣的地方,我就忍不住,去請求釣魚的人們,一個個去告訴他們,但願大家不要重蹈這血淚的覆轍!有的人不理會我,不相信冷眼地看著我,但大多數人還是願意把釣竿收起來,很多人不懂。



       


  


其實動物也是生命,每種動物都有自己的神識,它都有渴求生命的欲望,我們傷害它們,它們就會來報複我們,很簡單的,行為的反作用力而已。就像用勁打別人,自己的手也會很疼。



       


  


勸親友別釣魚        


  父親是位釣魚老手,無論技術上,或魚訊都很清楚熟練。手釣時,一盞小燈直照浮標,隻要浮標上下浮動或閃動,揚竿一拉,少有落空。每當拆鉤時,有時魚嘴魚眼都給鉤破了,而魚嘴還一張一合喃喃的,似是埋怨,又象是咒罵。



       


  


輪釣時,鰻魚更是可憐,由於鰻魚吃東西是用吞食的,所以連魚鉤一起吞到肚子里,每當拉起時,鰻魚絞痛的身形扭成一團,狀似非常痛苦,如今想起釣魚是殘酷,也真是可怕!



       


  


高中畢業不久,父親突然得胃癌了,全家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父親送醫時,醫生剖腹檢視後,又將之縫合,搖搖頭說:“沒有救了。”如此輾轉送醫,剖腹縫合,經曆三次,最後一次在家人要求下,勉強將胃切除,其實癌細胞已擴散到其它部位了。



       


  


父親肚子日漸擴大,每當呻吟哀號,翻來滾去時,我總是想到鰻魚被釣上,掙紮成團的情形,同時也想到父親釣魚返家殺魚剖肚,就和他在手術台上的剖腹手術並無兩樣啊!就這樣痛苦哀嚎了數月,父親終於與世長辭了。



       


  


雖然家父一生行善,但是以釣魚為嗜好,為娛樂,殘殺眾生無數,雖有長壽相,但殺生是最容易折壽的,而且殺生反作用力是最難承當的。



       


  


我要奉勸以釣魚為嗜好的人們,殺生反作用力最是可怕,釣魚是殺生的行為,不應當把它當做樂趣,趕快回頭吧!



       


  


“釣魚隊”的消亡        


  我父母住的職工家屬院,曾經有個知名的釣魚隊。小時候每天早晨,就會聽到樓下“突突”的摩托車發動的聲音,這是“釣魚隊”出發了。每逢周末,釣魚隊更是樂此不疲地去郊區釣魚,後來我離家負笈南北,釣魚隊的消息就知之甚少了。



       


  


2006年春節回家過年,聽母親說樓上老張家搬新房子,死後還留下座新房子雲雲。一問才知,作為釣魚隊的最後一名成員,老張已經於幾年前死於癌症!至此,釣魚隊所有成員幾乎全部中年早亡!以魚兒的痛苦為樂趣的釣魚隊悲慘地消亡了……



       


  


萬勿毒魚、炸魚、電魚,下場極其慘烈!        


  炸魚能手現報:我住處離湘江隻有三公里路,常常聽到江上有放炮的聲音,原來有一個26歲的青年,名叫唐富來,以炸魚為生。他的炸魚技術很高,被當地人稱為“炸魚能手”。被他炸死的魚,何止千千萬萬,他因此也發了一筆小財。



       


  


常言道:“善惡到頭終有報”。1970年夏天一個早晨,他照例帶了炸藥劃著小木船去江上炸魚,忽然看見一條大魚跳出水面,他立即點燃手中的炸藥導火線,之後卻突然鬼迷心竅一樣,拿著燃燒的導火線不放,有人高聲叫他快丟呀,他也聽不見!



       


  


霎時,轟隆一聲,炸魚能手血肉橫飛,慘死在炸魚的地方,妻子兒女趕來悲痛欲絕,四鄰親友也都搖頭歎息。沒想反作用力來的這麼快,這麼強!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