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翻攝自toutiao)

寵物市場出了件怪事,不知道從哪里跑來了一隻大黑狗,把新近開張的寵物店老板魏干咬了,瘋狗咬人不奇怪,奇怪的是它專咬魏干,看到別人就遠遠躲開,這種瘋狗實在少見。

大黑狗是隻母狗,做寵物生意的店主們有經驗,都猜是魏干奪走了它的小狗,狗媽媽這是來報複了,魏干聽了大呼冤枉,他賣的都是名貴的犬種,大黑狗隻是本地的土狗,龍生龍鳳生鳳,難道它會生出藏獒來?

魏干報告了社區民警,要求捕殺大黑狗,民警覺得這事兒挺怪,到寵物市場沒找到大黑狗,目擊者也是各有各的說法,便認為不過是個偶然事件,這些人也是添油加醋尋開心罷了。

過了兩天,魏干出去吃了晚飯回來,正在掏鑰匙開店門,忽聽身後有哈哧哈哧的喘氣聲,沒等他回頭,突覺腿肚子一陣巨痛,緊接著向後一拽,魏干“啪嚓”摔了個大馬趴,回頭一看正是那隻大黑狗,魏干一邊掙紮一邊呼救,大黑狗就是死死咬住他的腿肚子不放,幸好旁邊幾家店還沒有關門,店主們聞聲拿著棍子衝出來,大黑狗這才鬆了口,躥進黑影里一晃就不見了。

天黑狗也黑,追是追不到了,大家趕緊把魏干扶起來,送到防疫站打狂犬疫苗,大黑狗這一口咬得真狠,腿肚子上七八個牙洞一齊流血,看得店主們心驚膽戰,魏干更是又驚又怕,一面罵社區民警不作為,一面給派出所打電話告狀。

告狀引起了副所長老賀的重視,轄區出現瘋狗嚴重危及居民的生命安全,批評了社區民警後,他親自到寵物市場進行了調查,了解完情況也覺得奇怪,又去問魏干是不是惹怒過大黑狗,魏干還是大呼冤枉,說他一直在外地做生意,前幾天才盤下了這個寵物店,接手後忙得腳打後腦勺,哪有工夫出去招惹什麼大黑狗!既然這樣大黑狗肯定是瘋了,老賀決定進行捕殺。

老賀和幾個警察帶了棍棒套索到寵物市場設伏,又通知了各家店主配合,可大黑狗好像知道自己闖了禍,一連幾天沒有出現,派出所本來就警力不足,這樣拖下去也不是個辦法,老賀隻好暫且收兵,他提醒魏干注意防範,請店主們發現大黑狗馬上報告,自己也常去市場內外轉轉。

一天吃過晚飯,老賀帶了警棍電筒又來到寵物市場,轉了一圈兒沒發現情況,正打算回家睡覺,突然看到前面的垃圾箱里跳出來一隻大黑狗,老賀知道自己一個人不可能捉住它,便悄悄跟在它的身後,有道是甕中捉鱉手到擒來,隻要找到它的巢穴就好辦了。

大黑狗沒發現老賀跟蹤,一溜小跑又來到另一個垃圾箱,在里面拱來拱去地找東西吃,街上的燈光昏暗,來去匆匆的路人誰也沒注意到大黑狗,大黑狗也不在意路人,隻管忙著填肚子。

正在這時,前面又走來一個人,大黑狗聽到腳步聲一愣,豎起耳朵吸吸鼻子,突然向那個人猛衝過去,那個人也突然看到了大黑狗,哇呀一聲轉身就逃,大黑狗追那個人,老賀追大黑狗,一邊追一邊吆喝,可大黑狗鐵了心,根本不管身後的追兵,箭一般地追上去把那個人撲倒,老賀衝上去舉起警棍要打大黑狗,可人和狗在地下滾來滾去找不準目標,聽到那個人又是一聲慘叫,老賀情急之下按下的電擊鈕,隻見藍光一閃,那個人和大黑狗同時一聲尖叫,大黑狗跳起來竄進了黑暗里。

老賀顧不得追它,趕緊拿出電筒一照,那個人正是魏干,隻見他滿臉是血,手腕也是血淋淋的,地下還丟著一把尖刀,看來魏干也早有防備,可惜被大黑狗搶先咬住了手腕,老賀把刀收起來,急忙叫來了急救車,送到醫院一檢查才放了心,魏干臉上的傷是被狗爪子撓的,手腕上的咬傷也不嚴重,一番救治之後,老賀又要他好好想想,到底跟大黑狗有過什麼宿怨,魏干驚魂未定,隻會搖頭說不出話來……

這是親眼所見,老賀可以肯定,大黑狗如此仇恨魏干一定有原因,他參觀過警犬訓練基地,訓犬員說狗這東西極通人性,忠誠可靠恩怨分明,決不會無緣無故地攻擊人,它們嗅覺也極其靈敏,嗅過一種味道很久都不會忘記,是不是魏干曾經無意中傷害過大黑狗呢?

回到所里,老賀拿出來那把尖刀,一看原來是仿造的軍用匕首,按規定屬於管製刀具,買賣這種刀具都是違法行為,老賀決定等魏干平靜下來再追查匕首的來源,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找到大黑狗的去向。

老賀通知民警到各個社區和居委會尋找線索,當天下午,緊鄰市醫院的居民報告,他們經常看到有一隻大黑狗在附近出沒,不知道是不是醫院里養的。

醫院里怎麼會允許養狗?老賀奇怪了,趕到醫院保衛科一調查才知道,確實有一隻大黑狗不知從哪里鑽進醫院,每天晚上都要圍著住院樓轉悠,醫院擔心它驚嚇了病人,派保衛人員巡邏驅趕,可是大黑狗非常狡猾,看見保衛人員一溜就不見了,經過檢查,保衛人員在醫院圍欄下面發現了一個洞,大黑狗顯然就是從洞里鑽進來的,他們今天把洞堵上,可大黑狗明天又在別處掏洞進來,他們也為此傷透了腦筋。

大黑狗一定要進醫院做什麼?保衛人員認為它是來找病人扔掉的殘羹剩飯,病人的飯菜肯定好吃,大黑狗這是吃慣甜頭了。不管它是不是吃慣甜頭,這正是抓捕大黑狗的絕好時機,老賀決定晚上帶人在住院樓附近埋伏,請醫院保衛人員在圍欄外面監視,隻要大黑狗一進來就把洞堵上,看它還能往哪里逃!

當天晚上一切安排就緒,老賀藏在住院樓外面的花壇里,要大家不要輕舉妄動,聽到他的命令再同時行動。

埋伏到將近十點的時候,老賀看到一個黑影悄悄從圍欄方向溜過來,借著病房里射出的燈光,老賀馬上就認出了那隻大黑狗,大黑狗卻沒有到處找吃的,它圍著住院樓轉了一圈兒,最後在樓外的大樹旁邊蹲下來,目不轉睛地望著那些窗口不動了。

老賀本來要等它鑽進垃圾箱再下令行動,可是耐心地等了半個多小時,大黑狗還是一動不動地蹲著,不能再拖下去了,老賀拿起對講機剛要下令行動,大黑狗突然衝著住院樓輕聲嗚咽起來,那聲音淒淒慘慘的,很像傷心人在哭泣,聽得老賀直心酸,再仔細看看大黑狗,在病房里的燈光映照下,它的眼里似乎閃著淚光,老賀腦子里突然閃過一個念頭:莫非樓里住著它的主人?老賀發出了命令:“停止行動,全體撤退!”

經過仔細的查找,大黑狗的主人找到了,第二天夜里,當大黑狗又在樹下嗚咽時,老賀把它的主人用輪椅推出了住院樓,大黑狗剛要逃跑,突然又站住了,吸了幾下鼻子就衝了過來,它一頭紮進主人的懷里,搖著尾巴大聲嗚咽起來,主人抱著大黑狗,眼淚就像斷線的珠子……

魏干低價轉賣了自己的寵物商店,正等著跟買方交接的時候,老賀和兩個警察牽著大黑狗一湧而入,看到拚命要撲上來的大黑狗,魏干嚇得連連後退:“你們、你們怎麼還不打死這條瘋狗!”門外一聲大喝:“你才是喪心病狂的瘋狗!”警察推著大黑狗的主人進來了,面對渾身顫抖的魏干,老賀亮出了那把封在塑料袋里的匕首:“經檢驗,刀柄上殘留的血跡跟被害人吻合,這就是你用的凶器!”魏干身子一軟癱在了地下。

真相大白了:魏干原來是個竊賊,他半夜里潛入郊區的一家富戶,盜竊中被主人發現變盜為搶,喪心病狂地殺人滅口,栓在院子里的大黑狗聽到了搏鬥聲,拚命掙斷了鏈子衝了過來,就在魏干翻上院牆逃跑時,被大黑狗趕上咬了一口,深深記住了他身上的味道。

罪犯們都自以為聰明,魏干知道警察肯定要在周邊設卡攔截,不但沒有外逃反而來到市區,用搶來的錢盤下了一家寵物店,他以為殺了人死無對證,不知慌亂中沒有刺中要害,多虧大黑狗叫開了鄰居的門,也多虧鄰居正好有車,報完警就馬上把主人送進了市醫院。

大黑狗雖然趁亂跟著上了車,可是沒辦法進醫院,隻好夜里鑽進去等待主人,它白天四處遊蕩尋找食物,遊蕩中嗅到附近有同類的氣味,循著氣味來到寵物市場,發現了魏干就變成了“瘋狗”……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